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中山古都地势绝妙:文物精美无双

[来源:燕赵晚报]  [2013/11/1]
中山古都地势绝妙

中山古国在今天受到人们的重视,不仅在于它的历史,更在于它的文物。纵观同一时期中原众多古城,能够与中山古城出土文物数量和品位相媲美的,屈指可数。诚如石家庄市文物局副局长张献中所言,中山古城的出土文物为战国时期的文化遗存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不仅在全国是响当当的,出国巡展,连世界也为之惊艳。让我们透过这些文物,回到那个时代,回到那时中山国人的生活……

□文/图 本报记者 安春华

天造地设的国都

“我们现在就进入中山国都城了。中山国都城范围,南北长约4.5公里,东西宽约4公里。”坐在车里听中山古城遗址管理所所长黄军虎介绍,我猛然一惊:有这么大?在我印象里,正定府城周长24里,赵州州城周长13里,天长县城周长3里,即使灵寿古城为不规则桃形,周长未必等于南北、东西长度的乘二再相加,但真要去量一量的话,规模恐怕也超过上述古城了。“战国时期的都城都比较大。”黄军虎解释说。

在这个桃形古城的最南端也就是“桃尖”处,黄军虎及工作人员谷红肖带我看了一段城墙遗址。还能看出这高出地面数米的土墙上一层一层的夯筑痕迹,每层厚度比现在的砖还要厚些。墙根下,就是黄壁庄水库。说实话,对我来说,夯土城墙并没引起太大感觉,因为类似的城墙我也见过一些,倒是这城墙周围的环境,让人留连。开阔的水面,嬉戏的白鹅,寂静的果园,悠闲吃草的耕牛,一派自然舒适的田园风光。而城墙根下的水湾,黄军虎认为极有可能是古中山国人停船登城之处。

事实上,中山国君把复国的都城选在这儿,堪称绝妙。这里位于太行山与华北平原交界处,地貌以丘陵台地为主,既方便搞城市建设,战略上又进可攻、退可守。城北,东灵山、西灵山似两座天然屏障,南边,东流而去的滹沱河构成天堑。东西两侧,各有一条发源于灵山的小河向南注入滹沱——连开挖护城河的事都可以省去了。而城内北部,则有一座小黄山矗立,既可用于军事上的登高瞭望,又符合中山国人把山圈在城内的风俗(“俗以山中邑中”)。不能不说,黄壁庄水库北岸这块土地,是理想的都城城址。

敛土盛土,其声沙沙,填土倒土,其声轰轰,捣土夯土,其声登登,削高拍平,其声砰砰,百堵垣墙,一齐动工,丈二大鼓,难胜其声。

这是《诗经》里描绘周文王的祖父率领部族在岐山脚下建立国家的情景。想来中山国人在桓公率领下筑起他们新的国都,场面也一样热烈,因为那时,复国的热情正在他们心中激荡。已近不惑之年的桓公,年幼时“不恤国政”被魏灭国,如今他成年了,也成熟了。“要建就建一流的都城!”他一定下过这样的决心,不然,占地三万亩还多的灵寿城,怎样跻身“国际”一流大都市!没错,灵寿城堪称一流。《故国中山》的作者程雪莉,搜集了战国七雄的都城资料,经与齐国临淄、赵国邯郸、韩国郑韩、燕国下都、楚国郢城等一一比较,发现灵寿城的规模和七雄之都城旗鼓相当。城池面积不相上下,甚至超越,建筑形式皆有类似,比如灵寿城也和赵都、齐都一样,有不相连的大城、小城之分,灵寿城的小城在大城东侧,今灵寿县境内,其方形城墙尚有三面保存较好,城中的夯土高台“召王台”也依然还在。再比如灵寿城与郑韩城、燕下都一样,城内都有南北向隔墙,将城分为东西两部分。灵寿城的东半部分,自北向南分布着小黄山、宫殿区、官署区、作坊区和居住区。西半部分自北向南分布着桓公墓、成公墓、市肆活动区等。另在城外西边,还有中山王  的墓葬区。

以上各功能区的分辨,并不是后人随意推测,全部是以考古发掘为依据。比如大面积的夯土高台、排列有序的柱础石、“大号”板瓦筒瓦出现的地方,可以推断为宫殿区。由于中山国在燕、赵两大国间夹缝里求生存,都城高度设防,在城垣的几处要害部位(如北城垣和西城垣门阙旁、南城垣临滹沱河处)都修建了“城垛”,它们与城基相连,但外凸或内凹,作用与正定城上的“大垛子”相类。位于今灵寿县境内的“小城”,后人分析也主要是起军事防御作用。

十万之众的繁华都市

如此规模宏大的都城,当时生活着多少人?都是些什么人?有学者研究说,灵寿城的人口规模不超过十万,城内除了王公贵族、官员及军队以外,还生活着士、农、工、商等各个阶层。

中山国人以何为生?这涉及到中山国人的民族属性。如今,这仍是学者们研究和争论的话题。省博物馆中山国文物展览中,直接介绍中山国是由少数民族(白狄族鲜虞部落)建立的国家。而认为中山国由陕西东迁而来的学者,也不否认到达河北后占据原鲜虞国国土,与鲜虞人混居的事实。大量出土文物证明,中山国人有相当一部分保持着游牧民族的传统,如仿照游牧民族盛水皮囊制作的“络绳纹铜器”,游牧民族爱在衣服上装饰的“虎形金饰片”,在中山国国土上都有发现。游牧、狩猎,山林、动物——即使已不需要再像灭国时那样躲进太行山里避难,即使已经在城中安享富贵,这些影像和记忆仍然无法淡出王公贵族们的脑海。狩猎成了他们一大爱好,且不说那些出土的精巧的狩猎帐蓬部件,仅一件“狩猎纹铜盖豆”,就足以说明:不大的铜盖豆上竟刻划了近百个动物形象,伪装成鸟兽的猎人们或刺或逐,场景鲜活再现。

与牧业同时存在的是农业。中山国南部历来是农耕生活区,都城灵寿沃野百里,城址内发现了制作铁农具的作坊,出土了大量铁农具,说明这一带人们过着定居的生活。尤其到中山国后期,随着游牧民族融入中原,农业的地位也就更加重要。中山王  墓中出土了世界最早的实物酒,如果没有大量粮食,酿酒是不可能实现的。当年考古工作者把酒从铜壶里倒出来时,酒香依旧浓郁,淡绿色和深绿色的两种酒体,如今封存在省博物馆的库房内。无怪乎后人要在《搜神记》里讲述中山国人“能造千日酒,饮之千日醉”的神奇传说。

至于中山国的手工业,其发达程度更是无需多说。不必一一去数那发掘出来的作坊遗址,只需到省博物馆看看实物展出就行了。省博物馆研究人员对中山国艺术品的评价是:“代表了战国时代工艺技术的最高水平,较中原各国手工艺品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至于后来两汉时期历代中山王墓中出土的铜器,从鎏金银、错金银、松石玛瑙镶嵌等工艺上,还能看出战国中山艺术风格的痕迹。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