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刀横沙场两千年

[来源:广州日报]  [2013/11/4]
明刀:

优于前朝亦不输西亚东洋

宋代时,因为主要军事策略转变为以防御战为主,又由于铠甲不断发展,宋朝军队开始重视远射兵器和打击兵器,钢铁刀作为短兵则退居辅助地位。

但这种情况并未一直持续下去。到了明代,随着火器迅速发展并大量装备于军队,重甲在战场上反而失去了效用,而其笨重、不方便行动的缺点因此凸显,薄甲重返战场,钢铁刀也因此重获新生。

明朝钢铁刀当中,最有知名度的是戚继光部队在抗倭战争中所使用的单手腰刀。这种腰刀最早在明太祖洪武年已经出现。皇甫江认为,它实际上与前朝的蒙古弯刀关联密切,长度仅3尺,狭身而曲刃,形似柳叶,刃薄尖锋,割刺皆宜。而当时倭寇所采用的倭刀,又称长刀,刀长5尺,刀刃采用包钢法精心锻造而成,非常坚硬锋利,刀柄又可双手持握。大力劈斩之下,明军的单手腰刀根本无法抵抗。“蒙古弯刀其实更适合在马上使用,如果是步兵作战,就必须得配盾牌。但即便是配盾牌,还是打不过倭寇。最终戚继光非常聪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发明出‘鸳鸯阵’的打法,以十一人为一队,通过刀与牌、长与短的配合,发挥了不同兵器的效能,且把防守和进攻融为一体,最终斩杀了大量的倭寇。这其实算是最早的特种作战小组。”

“戚继光最终也吸收了倭刀的优势,发明出一种倭式长刀。全长超过两米,也是双手握柄搏杀,劈砍力极强。但这种仿倭长刀并没有用来对付倭寇。它出现在嘉靖以后,主要是用来对付蒙古等北方游牧民族。其功能主要有二,一为步兵对付敌军骑兵,斩马腿马头;一为鸟铳手的自卫武器,贼人逼近时用之。”

有观点以戚继光抗倭的事例为依据,得出明刀不如日本刀杀伤力强的结论,皇甫江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客观。“日本刀是双手持握的攻击兵器;明腰刀是单手使用的辅助兵器,将二者相比并不公平;事实上,明嘉靖后出现的长达2米的仿倭长刀,其功能比日本刀应该只强不弱。”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明刀不如日本刀精致,制造粗糙。如果单从外装上看的话,大部分明刀确实不如倭刀装饰精美,但明刀多是军队的制式武器,而日本武士所持之刀通常被其视为生命,大多是私人定制,属于贵重用品,甚至可世代相传,当然比明代由国家配备的军刀要细致精美。但如果从刀刃质量看,目前存世之明代刀剑实物和部分研磨过的样品,丝毫不逊于倭刀。嵌钢和夹钢工艺在明代已经炉火纯青,当时的工匠甚至已经完全掌握了从中西亚传播过来的大马士革刀的制作方法,同时予以改进,出现了旋焊嵌钢和旋焊马齿夹钢等工艺。同时,唐朝以来最高等级的包钢工艺也没有失传,但多在贵重刀剑上使用。明代刀剑,实在优越于前朝,亦不输于西亚东洋。”

清刀:

乾隆推进御制佩刀

大清王朝是在马背上得的天下。他们固执地认为只要弓马、刀剑娴熟,就必将战无不胜。也因此,在清中早期近150年的时间里,钢铁刀迎来了最后一个黄金年代。
西汶艺术网
首先是在战场上,钢铁刀是主要的格斗兵器。军用战刀从实战出发,更加专业化,既有配备八旗、绿营兵丁日常携带使用的佩刀,也有供藤牌营、云梯兵使用的单手战刀;有马步皆宜、平时类似佩刀拄在腰间的狭刃双手长刀,也有纯粹由步兵在战场上使用,双手持握大力劈杀的宽刃砍刀等,不一而足。

清王朝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文武百官都带刀、不带剑的朝代。皇帝们对钢铁刀的喜爱也是空前绝后的。《皇朝礼器图式》(后文简称《图式》)对钢刀的应用做了非常详尽的规定。但皇甫江同时指出,尽管《图式》对不同级别、种类之间的刀的规格、形态、外装、配饰乃至用料均有严格的规定,但在实际情况中,实物与《图式》存在区别的情形并不罕见。“比如《图式》一共记载六种皇室佩刀的制式,北京故宫博物院、军事博物馆以及国外的数家大博物馆中均不乏实物,但其中大多数与《图式》说明的形制、规格并不完全相符,有的甚至差别很大。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天字一号‘炼精’宝刀,贵为皇帝大阅佩刀,但鞘柄的装饰却与《图式》完全不同。分别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小神锋’和法国军事博物馆的皇帝吉礼随侍佩刀在尺寸、细节上也有显著差别。除皇室佩刀外,《图式》还记录了其他17种职官佩刀和兵丁战刀,同目前国内外藏家手中相当数量的实物比较,两者形制尺寸完全相符者很少。”

究其原因,皇甫江分析:《图式》成书于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校补于乾隆三十一年(公元1766年),其中记载的各类刀制最早钦定于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严格地说,《图式》规定适用范围只是在公元1748年至1766年的18年之间,也就是乾隆中期制造的各类佩刀和战刀。即使在公元1766年《图式》定稿后,乾隆帝对其御用、御制的佩刀,在设计、制造中也会不断改进。事实上,已经完成的佩刀,甚至都会有所改变。如香港苏富比2006年春季拍卖会上的乾隆御制天字十七号“宝腾”佩刀,据史料记载制造于乾隆四十九年(公元1784年),存于宁寿宫内,原编号为地字一七号。乾隆五十八年,乾隆帝下令将其撤出,并改序为天字十七号。“所以说,如果藏家想要依靠《图式》来按图索骥,将是一件非常扯淡的事。我们可以将《图式》看做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其中有一些规定确实非常重要,比如东珠、明黄色缠丝、蓝色缠丝的使用范围都是非常严格的,但也无需拘泥。”皇甫江说。

乾隆六十年(公元1795年),最后一批御制宝刀的问世,仿若中国刀剑的最后辉煌。乾隆后期,官兵不愿意再受习武练兵之苦,戎装骑射传统尽抛,刀剑也开始粗制滥造,徒具其形者不在少数。短短40年后,西方列强以坚船利炮轰开大清国门,冷兵器与旧式火器几乎同步进入坟墓,被西洋刀剑和现代枪炮所代替。光绪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清廷改建新军,使用西式佩刀,标走着中国刀剑退出历史舞台。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