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被遮蔽的画家与被忽略的传承

[来源:东方早报]  [2013/11/4]
[img]uploadpic/201311/2013110437777197.jpg[/img]封面用图:书画理论家、美术史家郎绍君。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img]uploadpic/201311/2013110437778081.jpg[/img]萧海春、郎绍君、顾村言(从左至右)在松江“九峰三泖”三人谈现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中国经济起飞,文化也随之起飞。但是文化起飞不仅是发展文化产业,还应该有真正的艺术。比如书画,究其本质来讲,是非功利的。”知名书画评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后导师郎绍君最近与《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的对话中如是说。他认为,由于种种原因,除了不少画家被遮蔽外,中国画独有的传承方式也在教育中被忽略了。

顾村言

70多岁的郎绍君先生温文尔雅,身体不是太好,讲话不快,声音也很轻,然而谈起当下中国书画面临的种种问题,却沉甸甸的,让人深思。

“当代中国经济起飞,文化也随之起飞。但是文化起飞不仅是发展文化产业,还应该有真正的艺术。比如书画,究其本质,是非功利的,我们需要更多非功利的艺术探求。”郎绍君10月28日站在“2013文化中国年度人物大奖”的颁奖台上如是说。

或许,正因为秉持一种非功利的坚守,他才能始终目光如炬,为中国书画抽丝剥茧、明辨良莠,在鱼龙混杂的当代书画界坚持一代文人的风骨。

郎绍君一直关注着中国书画的传承与发展,关注上海的艺术界,在到上海参与东方早报与绿城·苏州桃花源联合主办的“2013文化中国年度人物大奖”之际,《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约请郎绍君先生与“2012文化中国年度人物大奖”获得者、知名画家萧海春在松江“九峰三泖”画室进行三方对话。
西汶艺术网
现代美术史上的遗忘

顾村言:郎老师,前不久《中国文化》上发表了您关于萧俊贤的文章,今天我想就先从萧俊贤先生谈起(萧俊贤在民国时期主持国立北平艺专国画系达十年之久,一度任代理校长,后辞职居上海以卖画为生,1949年病逝),现在上海知道萧俊贤先生的已经不多了,我觉得您研究萧俊贤也包含了自己在艺术上的寄托,您能不能介绍一下?

郎绍君:近二十年来,我是比较关注20世纪被遗忘的画家。由于种种原因,有一批在20世纪前半期很有成就、很有影响的国画家,逐渐被遗忘了。如萧俊贤、林风眠、陶冷月、方人定、胡佩衡、吴琴木等等。遗忘有正常的,有不正常的。我关注的,是不正常的遗忘,被迫的、不应该遗忘的遗忘。

顾村言:其实是一些外来因素导致他们被遗忘。

郎绍君:对。不是他们的艺术不好,缺乏贡献。他们的被重新关注,一是美术史学界的研究活动,二是市场的作用。后者的力量尤大。当然,市场对画家的关注往往有畸形现象,如把小画家炒成“大师”,把大画家看成“小名家”。市场上的“大家”、“小名家”主要是以价格衡量的。像萧俊贤、陈师曾这样的画家,都是一流的,曾经有很大的影响。不能单从画价衡量他们。

顾村言:现代美术史或许就像现代文学史需要重新认识一样。您在对中国画史进行梳理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拨乱反正的寄托在里面?

郎绍君:希望作一点去蔽的工作。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做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主要针对两个方面,一是重新研究一些画家,二是重新认知一些美术现象,前者宏观一些,后者微观一些,大体说来,做个案多一点。
西汶艺术网
顾村言:从艺术本身的价值上来梳理和定位画家。

萧海春:当时一些画家被遗忘,应该说多是政治原因。

郎绍君:大家熟悉的画家,如齐白石徐悲鸿等等,未必是真熟悉。我曾用“熟悉的遮蔽”来形容这一现象。我做齐白石最初出于喜欢他的画,在梳理有关材料过程中,发现过去对齐白石的宣传和评价有诸多可商榷、被扭曲的地方。或者说,对齐白石有种种不正当的误读。如从他的木匠出身判定其政治态度,用政治意识形态衡量他的艺术,回避他生平中与重要历史人物的关系等等。

顾村言:就像鲁迅当年被利用一样,齐白石也是因为政治需要被利用的。

郎绍君:政治利用艺术,是普遍现象,未必都没有意义,这也是历史的一部分,也是艺术史研究的对象。比如1927年齐白石画了一个算盘,名为《发财图》。他在跋文中称算盘“欲人钱财而不施危险,乃仁具耳。”与靠着做官、抢劫发财不同。在1950年代,这幅画被权威人士以阶级斗争理论解释为“攻击剥削阶级”。这种误读现象,也是美术史工作者应该关心的。

顾村言:这是根据实际的需要来解读,就是一个实用主义。

萧海春:其实齐白石的意思就是合理地敛财。

郎绍君:齐白石成长过程中,得到了很多同乡、同门和著名人士如胡沁园、王湘绮、湘潭黎家,以及夏寿田、郭葆生等等的关爱和帮助,用50年代权力话语说,这些人叫“地主、官僚、反动军人”。当时的宣传回避了这些内容,齐白石被授与“优秀人民艺术家”称号,选为美协主席,享受崇高声誉。到“文革”期间,已经去世的齐白石又成了“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老财迷”加以鞭挞批判。这类遭遇和现象,不是艺术社会学应该研究的好对象吗?

顾村言:其实当时的士绅社会是中国社会一个很好的基础。

郎绍君:所以重写齐白石是必要的。

顾村言:也就是从艺术的本位和人文的本位来理解这个东西。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