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西夏绢画三相图鉴藏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5]
图5

地狱变相是宗教绘画中常见的主题之一,也是佛教方便教化的一种独特艺术形式,同其他“变相”作品一样,用图画雕塑等具象的艺术手法诠释经文。在我国古代庞大的艺术体系里,“地狱变相”作为说教类的作品曾一度十分盛行。“地狱”一说在人类文化历史中极为常见,地狱作为极乐世界的对应,承载着人间罪孽的惩罚功能——入地狱者必须经受严刑拷打和万般折磨才能赎罪,进而超生。这种观念,意在劝人们在活着的时候多做善事、多积德。当时,这种思想虽属迷信,但也反映了普通民众的善恶观和社会道德标尺。

四神,也叫作四象、四灵,即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是我国古代人民崇拜的威武而有灵性的动物神,这四组动物,也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四方之神灵。春秋战国时期,由于五行学说盛行,所以四象也被配色成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两汉时期,四象演化成为道教所信奉的神灵,故而四象也随即被称为四灵。佛教传入中国后,儒释道合流,“四神”也成为护法灵物,所以其形象也偶或出现于佛教艺术的创作中。

三、人世间相

人世间相位于画面中部,约占总画面的二分之一。此部分共描绘人世间各类场景18个,共计出现人物56人,家畜(猪、羊、牛、马)、动物(虎、豹、鹿、野猪) 30余头。

这一部分的构图布局,也是自左向右。开端一组描写西夏社会农业和手工业生产场景的画面,上部绘农夫10余人,分别进行牛耕、耙耨、下种、 耘禾及收刈、登场、堆垛的劳作;下部绘推车运炭、担水及二人抡锤锻铁的画面;接着绘三名妇女,一人坐于织机前纺织,二人立于桑树下采桑(见附图六)。这些写实的描绘,反映了当时西夏社会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情景,可称为形象记录西夏国男耕女织的画卷。与采桑场面相连接的,是一系列生活和习武的小场景,分别为宰猪、弈棋、牧羊、宴享、家居、练武、射箭、斗牛、摔跤,构图布局独立成章,人物造型准确而富有情趣,犹如一幅幅写生小品,真实的表现了西夏国中下层人民生活的俗世百态。

图6

图7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人世间相”这部分中,占据幅面最大,而且居于显著位置的,是贵人出行畋猎和勇士赛马、夺羊的场景描绘。前者描绘贵人夫妇分别乘牛、马所拉小车(一亭式尖顶,一卷棚顶),前有两个武士和两个文吏骑马前导,武士甲胄执戟,文吏风帽长衣执旗,后有8名仆人婢女跟随;仪仗前,起伏连绵的山林间,一些头戴尖顶盔的骑士,正纵马拉弓,追射四处奔跑的虎豹狐鹿(见附图七)。勇士夺羊活动的场景描绘,构图集中而富于动感:一群赤裸上身的粗壮汉子,骑马夺羊,而此时的羊,已被两个壮汉各执一端,争抢不下——人物的表情,马匹的动态,与情景的紧张感,都描绘的十分准确传神(见附图八)。

图8

四、西夏“三相图”的历史和艺术价值

如果从文化类型上分,这幅新发现的西夏国“三相图”,无疑属佛教文化的遗存。然而,今天详细品读该画的内容,就会发现,本画的“人世间相”的内容,恰恰是其精华的部分:画面所描绘的种种人世间场景,风俗画式的再现了距今近千年的一些历史细节,为我们提供了当时农业手工业、家居民俗、军事体育、骑射狩猎等形象的资料,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

西夏,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里一个成员,曾经活跃在公元十一至十三世纪中国历史的舞台上,对古代西北地区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建设,作出过较大的贡献。遗憾的是,相比同时期的其它王朝,今天我们对西夏国历史和文化的了解研究,还不够细致深入,具体说到西夏的绘画艺术,更是知之尚少;而形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主要是文献记录与实物资料的缺乏。目前所能见到的西夏绘画作品中,大多是佛教内容的壁画、木板画,近年虽然出土了一些绢、纸类绘画,但几乎都是线描佛像,而且保存不好,面世者多为残帛断缣。本文所述“三相图”,蕴含深厚,内容丰富,构图繁密,用笔细劲,敷色精准,尺幅阔大,可谓是一件历尽沧桑而保存完整的鸿篇巨制!

“三相图” 就艺术性而论,虽然难于同南北朝、隋唐和同时期的两宋绘画相媲美,但从中国佛教美术史和民族美术史的角度看,它的传承关系,它独具的时代特点和民族特点,是不应被忽视的。若论此图技法,主要表现在在人物刻画方面,如对“药师三尊”的描绘,在构图,造型、勾描、敷彩等方面,即远宗唐法,近承宋风;对人物形体及衣带部分,运用铁线、莼菜条、兰叶描法,画山石则用折芦描,发挥了线描这种中国绘画特有的艺术语言。毋庸讳言,此图作者描绘佛教人物和马,造型准确,形象生动,有驾轻就熟之感,但所绘山石林木及一些背景动物,则令人感到技巧稚嫩和笔法不甚成熟。如狩猎场面中山石林木的画法,仍停留在唐代张彦远所论北朝山水画 :“人大于山,水不容泛”、“树若分臂布指”的幼稚阶段。

西夏的绘画艺术,是中国美术史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既是一个民族、一代王朝的文化结晶,又以自己鲜明的民族特点和地方特征,传承、发展和充实了中华民族的古代艺术的宝库。我们对西夏绘画艺术的发现和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而鸿篇巨制“三相图”的发现,无疑对深入研究西夏绘画,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