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两锭故宫藏墨品赏析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7]
[img]uploadpic/201311/2013110743869877.jpg[/img]图1

[img]uploadpic/201311/2013110743873889.jpg[/img]图2

上海 蔡鑫泉
西汶艺术网
张子高先生云:“古人谓古物文字可纠史传之失,不信然欤!”许多明清古墨上有名款、年款,为研究相关史事提供了信息,因而引起收藏家的注意。故宫藏孙瑞卿寥天一墨、汪鸿渐和羹补衮墨堪称两例。

孙瑞卿寥天一墨

张子高先生原藏,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在《四家藏墨图录》中,张子高先生作了详细说明:

孙瑞卿寥天一右墨如图(图1),重三十四点七克。此亦石公旧藏,其述知白斋墨谱跋尾有云:“郭氏此书近印与初印不同。曩(nu1CEng,以往)见底本以孙玉泉寥天一一笏,通体蛇皮纹,古泽可鉴。近印者则取一吴鸿渐玄虬脂代之,故此笏重见。玉泉墨已于戊寅归余斋,欢喜志之。”墨边阑旧曾加金,尚隐约可见。又下端微磨,坚光如玉。瑞卿时代大抵与程方相近而稍后。万年少墨表所列玄府璆琳长方大锭署年万历己亥,往游厂肆曾见一同式残品则署万历丙午,同属万历下半期。又此墨标题与汪氏铭文概本于于鲁,方氏所制见漫堂续墨品,只是形制较小,而署年乙未以为时差早。

正如先生所说,“此墨标题与汪氏铭文概本于于鲁”。查汪伯玉《非烟铭》:“清则豨(xu12B)也膏,轻则麋也角。玄德非馨,太冲惟漠。”(图2)其中豨古书上指猪;麋指麋鹿,也叫四不像。古来有用麋鹿角制胶的说法。这里有讽喻之意:说什么用猪油制得的烟好,用麋角制胶好,但此墨铭曰:“轻则豨也膏,清则麋也角。玄德非馨,太冲惟漠。”两者有着明显区别:“轻”“清”二字的位置对换。这种差别有何意义?

“清(轻)则麋也角”指的是胶。胶最主要在于纯净、清澈,形容以清为妥。沈继孙《墨法集要》:“临熔之际,用慢火煎,长竹箪不住手搅,候之沫消,清澈为度。煮化得胶清,墨乃不腻,此最紧要大法。”谢崧岱《南学制墨答记》:“胶,无论牛驴,皆可入墨,总以亮为上,蒸化之水清者为上。”《墨录》:“古墨法云,烟细胶新,杵熟蒸匀,色不染手,光可射人。”谢崧岱《论墨绝句诗》:“和胶无法累桐松,始信《墨经》语透宗。竟被倪迂全道破,不关轻重在清浓。”又云:“晁氏《墨经》谓胶不如法,即上等煤,墨亦不佳。如得胶法,虽次烟,亦成善墨。此确不可易之理。倪云林评沈学翁,烟细胶清,更为扼要之论。人言‘胶轻’,何尝不是。然‘轻’而不‘清’,犹之‘重’也。可见古人下字不苟。”古人泛论“胶轻”,还可能与用量有关。胶的用量与很多因素有关,并无定制。古墨文献中有五两胶说、对胶说。对胶工艺在五两胶之后,是对五两胶工艺的改进。确切地说,此为和烟的方法论,而不是对胶本身的质量而言。方瑞生以为“墨以清远为第一”。墨要清远,当然胶要清。综上所述,“清”才是用胶的第一要务。因此,“清则麋也角”的说法更为准确。

“轻(清)则豨也膏”指的是烟。烟可以形容为轻,也可以形容为清。“轻”针对的是烟的微粒的大小,是质地;“清”则是形容形态。显然,微粒的大小决定了清浊的程度。《程氏墨苑》龙膏烟瑞图朱化孚赞曰:“龙膏为烟玄以轻,其功不朽德惟馨,谁其铭之朱岱晟。”谢崧岱《南学制墨剳记》:“烟性最轻,无水即飞”。汪仲淹《墨书》:“火力微,烟缓而细,乃取为上剂。火力稍微,烟缓而清者为中剂。”《墨海·玄鲭录·具眼一》:“烟细胶新,杵熟烝匀。色不染手,光可射人。(《古墨法》)”《墨海·玄鲭录·审余二》:“沈珪出意取古松煤杂用松脂、漆渣烧之,得烟极精细,名漆烟。”《墨海卷三·广说合》:“中而力定,烟缓而细,乃为上剂。”朱之蕃:“桐烟中半投漆汁,火不能燿。渐减而投三分之一,熒然星灿,耿然珠圆,焰不四灼而烟轻如碧天颢彩,始在有无之间,继微拂而徐积之,尽一石仅得烟十数两。和剂既成,不借色于金珠而清光溢目,不借馥于龙麝而幽韵袭人。”“清则麋也角”是从质地来说的,描述烟也应以同一角度为宜。况且同一句中用两个“清”,于语句音韵不利。因此,以“轻则豨也膏”更为适当。以方于鲁对墨本质的理解,“轻则豨也膏,清则麋也角”更为可信。

值得注意的是,《太函集》也录为“清则豨也膏,轻则麋也角”。很可能书录时因谐音致误。这一点容易理解,书录者以及寥天一铭题画者对于墨本质的理解,无疑要逊于方于鲁,差错在所难免。《墨表》所列玄府璆琳墨,一面铭“万福攸同”,一面铭“玄府璆琳”并年款,与孙瑞卿寥天一墨可比性较差。宋牧仲《漫堂续墨品》载方于鲁寥天一墨铭“轻则豨也膏,清则麋也角”,描述与孙瑞卿寥天一墨大致一致。孙瑞卿是著名制墨家,自然对墨本质也有深刻理解,能够明白“轻则豨也膏,清则麋也角”的寓意。因而在仿制时,没有按照图谱,而是按照实物。于今,《漫堂续墨品》所录寥天一墨已踪迹不见,孙瑞卿寥天一墨便成了说明方于鲁制墨观念、勘正《方氏墨谱》《太函集》非烟铭之误的硕果仅存的文物珍品了。

孙瑞卿寥天一墨通体蛇皮纹,坚光如玉,历史人文价值非同一般,真是一锭秀外慧中、内蕴丰富的珍贵文物。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