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近代微刻山水象牙牌饰清赏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21]
[img]uploadpic/201311/2013112147192773.jpg[/img]近代微刻山水象牙牌饰局部

[img]uploadpic/201311/2013112147197289.jpg[/img]近代微刻山水象牙牌饰局部

[img]uploadpic/201311/2013112147200009.jpg[/img]近代微刻山水象牙牌饰局部

陕西  王莉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微刻象牙牌饰,为书房案头雅玩,是插屏内心,也称插牌,刻于民国。此牌饰宽3.2厘米,高6.1厘米,厚仅0.22厘米,重8克,为1952年时原陕西省博物馆收购吴云櫵先生之物。其色泽黄亮,手感光润,比较馆藏其他牙器质地,或断面网纹、或雀丝遍布、或纹理多变、或疏密相间,而此牌饰质地细腻,结构紧密,仅侧有少许竖纹,体现出微刻象牙牌饰选材之考究。

此牌面浅刻“水墨”山水,意境悠远,清新雅致,虽见方寸,却场景宏大。其绘画错落有致,以江面、山石为主体,分为岸边、江面、山石等部分。以树木、屋舍等刻画近景,以平行的水波纹表现江面,其上飞鸟密布。江中,一只小船向远方驶去……以简笔勾勒船体,船尾置帆,上载一人,似有重物。“旦”前之山水,似明犹暗,万物复苏,树木晃动,花草倾斜,飞鸟盘旋,行人已航。山石间,云雾缭绕,肃穆沉静。馆藏牌饰线刻、斜刻、皴擦等技法并用,以黑白对比尽显“水墨”之韵,如屋舍与水波纹用线刻,山石则斜刻皴擦。以“轻重疏密”之刀法表现“虚实浓淡”之画面,寓意深远。

画面右上角两列八字刻书:“溪流深山,光绿未明”。其寓意深刻,与画面表现“旦”前之景物相符。左上角落款:“张文增刻”。

张文增已不可考。据资料,近代象牙微刻(浅刻),以扬州牙刻为代表,涌现出于啸轩、何其愚、黄汉侯等微雕大家,而扬州牙刻诸家又以于硕最为知名,作品流传甚广。“上海博物馆收藏于硕象牙浅刻、微刻作品二十余件,以插牌为主。”细观于硕先生微刻之插牌,精美雅致,题材多为山水。作品所表现之山石、树木、流水、楼阁等皆精细、工整;所刻之人物,形象生动,神态各异,有的插牌人数众多,无不丝丝入扣,表现微妙。如已发表的“浅刻山水象牙插牌”、“微刻文姬归汉图插牌”、“微刻金谷园图插牌”等。于硕之微刻插牌除画面精致外,又于方寸之上微刻各种文学作品,如《胡笳十八拍》、《金谷园序》等,所刻文字皆置于画面上部留白处,即插牌的正面,体现出于硕先生非凡之艺术功力。

与于硕先生作品相比,馆藏插牌展示出别样的风格,更具文人气息。正面山水,背刻古文。微刻之画面洒脱,疏密有致,收放自如。执手细看,诗情画意跃然眼前,浓浓的生活气息与浓浓的文人气息相结合。放大观察,则更显生动。岸边树木古朴优雅,姿态婀娜,不仅慨然长叹,惊叹微刻艺术之伟大,惊叹馆藏微刻牌饰之精美。如上所述,画面表现“旦”前,近景清晰,远景朦胧。寒风下倾斜的花草,隐显于云雾中的高山峻岭等无不刻画入微,将行人丰富的精神世界寄予沉寂的山水中。黎明前,主人离开“溪流深山”之小屋,虽光线昏暗,寒风飕飕也不畏惧,并以“未明”题词,暗指时事之蹉跎。背刻小楷精致纤细,排列有序,在三十倍放大镜下可见完整字体。共计21列,约1090字,包含两篇古文,均取自宋代名篇。王禹偁之《待漏院记》全文,李觏《袁州州学记》的大部分文字,分别以“为相”、“教育”为内容,表现出现实主义作家的直率与豁达。

牌饰画面与书刻在选材上破费功夫,极具匠心。面刻山水表现“溪流深山,光绿未明”之景致。背古文《待漏院记》剖析“东方未明”“待漏之际”“于焉以息”之众生面。二者的结合点是“旦”前“未明”之时。

刻文《待漏院记》,与《古文观止》(1988年岳麓书社出版)收录此文相较,基本内容相符,仅个别字词有异。其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1、参照的版本不同,如“上有忧也”刻文为:“上有忧色”,“用”刻文为:“用之”等。此类现象为考证原文的部分字词提供了依据。2、见于微刻条件的限制,所产生的一些疏忽,如文字前后颠倒、缺笔、别字、加字、缺字等。3、文字应用的习惯的展示。刻文中出现个别简化字,也是牌饰时代特征的反映。

王禹偁(954—1001年),字元之,济州巨野(今山东)人。太平兴国八年(983年)进士,历任长洲知县、右拾遗、翰林学士、知制诰等。遇事敢言,屡遭贬谪。北宋初著名的文学家,著有《小畜集》。提倡“文以载道”又“传道明心”。其超越俗世之追求,表现出对时政的敏锐洞察。

《待漏院记》以“记”的形式表达非“记”之内容。宋代游记继承唐代游记之遗风,多描绘山川景色、亭台楼阁等,借景抒情。畅游其间又怀才不遇,或依恋赞赏,或愤世嫉俗,或抒命运之波折,或发报国无门之郁等。《待漏院记》仅用“北阙向曙,东方未明”、“金门未辟,玉漏犹滴”等句描述场景,以景为阐发之端,详述“为相”的根本,为警示之文,或称谏文,应归入散文。正如文章结尾所言:“请志院壁,用之规于执政者。”

《待漏院记》音韵跌宕,言辞犀利;视角独特,针砭有据。其内容与牌饰微刻山水深远之意境相符。作为重臣,宰相的思想与行为关系着社稷的兴盛与存亡。于此相和,教育在人性构建中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紧接《待漏院记》,于刻文13列中段刻续《袁州州学记》。《袁州州学记》后三句:“若其弄笔墨以徼利达而已,岂徒二三子之羞,抑亦为国者之忧。”未刻录。其意与《待漏院记》部分内容重复,故去除不刻,以“是惟朝家教学之意”作为结语,则更具新意,又前后照应,通篇一体。刻文与《古文观止》收录之《袁州州学记》基本相符,个别词语有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觏(1009—1059年),字泰伯,号盱江先生,是北宋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与改革家。刻文加入李觏《袁州州学记》是馆藏牌饰选材的又一特色,也是牌饰内容安排上的一大突破。馆藏牌饰选材(包括画面选材与刻文选材),采用了层层递进的方式完善内涵。先是以“未明”为索引词,将正面浅刻之山水与背面微刻之《待漏院记》结合。之后,以《待漏院记》引出《袁州州学记》,指出教育的重要作用,引申《待漏院记》内容。两篇古文以“记”为名又都非“记”,也是牌饰刻文选材的一个切入点。馆藏微刻象牙牌饰小巧精致,画面洒脱,刻文丰富,又暗藏“玄机”。其内容紧密相连,环环相扣,妙不可言。雅玩之余,感悟多多。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