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向京与瞿广慈:雕塑幸福或忧伤

[来源:晶报]  [2013/12/6]
12月1日,雕塑家瞿广慈、向京夫妇现身深圳欢乐海岸,不仅举办了一场有关雕塑艺术的讲座,更齐齐亮相其华南区首家艺术品旗舰店“稀奇”。在这里,两位雕塑家多年来创作的最为著名的雕塑作品均一一展出,包括“我看到了幸福”系列、“彩虹天使”系列以及与世界顶级品牌合作推出的椅子、箱包等各种艺术衍生品,深圳的文艺青年有福了!在活动现场,瞿广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坦言,“稀奇”是他们夫妇的艺术作品,也是最有品质最有个性最独一无二的礼物。

晶报记者 尹维颖

“稀奇”的礼物

12月1日,周日,深圳欢乐海岸。冬日暖阳,天空湛蓝,风从湖边徐徐而来,咖啡的清香在空气中蔓延。向京与瞿广慈的“稀奇”来了,就在临湖的一座独立的小房子里,穿过落地玻璃窗,《这个世界会好吗?》、《龙王》、《兔男郎》、《仙桃与蛋糕》、《站在高岗上》等系列作品,静静地错落有致地坐落在不同的角落。

一个梳着童花头的小女孩子,穿粉红衣服,小嘴巴嘟着,嘴角上扬,仰着充满好奇的小脑袋,闭着眼睛,感知着世界的一切美好。这个叫做“我看到了幸福”的礼物,因为曾是著名导演冯小刚送给邓超与孙俪的结婚礼物,而在普通大众中迅速走俏。在“稀奇”深圳店内,这个小女孩被鲜花簇拥,站在一个古典范的箱子里,她的表情里,有着童稚般的小幸福。这是艺术家向京的作品,她在国内的受欢迎程度,超乎想象。而瞿广慈的《彩虹天使》系列,红色、黄色、紫色、白色、粉色……五彩缤纷的颜色,他们长着西方天使的翅膀,却拥有东方人的面孔,他们是艺术家心目中的天使,是能传递出东西方双重文化的结合体,是幸福与美好的使者。

“神雕侠侣”谈情说爱论艺术

穿着粉色毛衣外套的瞿广慈招呼着每一位客人,太太向京打扮随意不施粉黛,她微笑中带着羞涩,不善言辞的样子,但艺术家的气场却始终萦绕。我们坐在临湖的白色藤椅上聊天,瞿广慈几乎是夫妇两人的发言人,几乎所有的观点都由他代表阐述,向京坐在旁边,适时地点头称道,适时地为先生替上一杯纯净水,或者一个人看看手中那款旧手机。向京不善于迎合任何人,她习惯性被艺术包裹,活在不受干扰的世界里,让人心生敬意。

向京曾出版《我看到了幸福》,她在那篇《一个人的残废》里描述了与先生瞿广慈的恋爱与婚姻。中央美院雕塑系的教室里,瞿广慈在散落在地上的影像作品中,看到了一寸照片上向京单薄清秀的脸,那时候,向京乐于做兄长实验影像作品的女模特,她与瞿广慈就这样认识恋爱并走进婚姻。新婚的两人在昌平最靠近城里的东小口村租了个小院,向京一边做雕塑,一边在《大众电影》杂志社上班做美编。“租了房子后,还是冻得半死,因为我们俩都不会点炉子。我经常回家睡,每次回家,都担心广慈会不会在屋里被熏死。……他那时候准备考研,每天关起门来读书,读得累了,他就昏睡过去,什么也听不见,我敲门怎么也敲不醒,把我急得,围着房子喊,我想完了,完了,广慈死了。”正是这段共甘共苦的生活,向京坦言,共同拥有的东西太多了,分都分不开。“两个人要是配的话,什么都配,少一个人,另外一个就是残废”。而瞿广慈曾在接受访问时表示,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娶了向京。他说:“我经常把向京作为一面镜子,照射我不对的地方,我也尽可能把我身上最好的一面给她。毫无疑问,当我把她当成一面照妖镜的时候,也能把我身上所有不好的东西都鉴别出来,我希望我能给予她正面能量,使这面镜子一直很亮、很透、很光洁。”

在当日的采访现场,两人的眼神交流与默契,无处不在。向京表示,她习惯早睡早起,每天早早入睡,清晨6点起床,她喜欢看到阳光,在光线很好的时段到工作室长时间地做事。而瞿广慈除了创作之外,还要负责“稀奇”的各种推广,与各种人打交道,谈价钱,谈市场。在来深圳的前一天晚上,他凌晨2点多才睡觉,第二天6点多依然早起,与朋友打一场高尔夫球,下午的讲座依然讲得神采飞扬。

不介意“艺术商人”称呼

“稀奇”是雕塑家向京与瞿广慈名字拼音第一个字母X Q的组合,是爱与艺术的结晶。如今,是两人事业最好的时候,他们在北京、上海与深圳等一线城市,都让“稀奇”落了地,找到了知音。瞿广慈颇为得意地透露,全世界如雷贯耳的品牌在中国的最高管理层,都来买“稀奇”的东西作为礼物,这让他感受到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的价值所在。他坦言,他要让当代艺术真正走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在他看来,“稀奇”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个性化的礼物,无法复制,可以与人分享愉悦。

谈到如今被人称为“艺术商人”,瞿广慈表示,虽然商人这个名词往往跟“奸商”联系在一起,但如今这个时代,艺术貌似可有可无,好的艺术品在媒体上获得的版面甚至还不如一个二流明星的绯闻,这是无奈的现实。“但艺术产品能够卖得好,也是其自身生命力的表达,至于别人说我是艺术家还是商人,一点都不重要,最可怕的是,作为艺术家,没有人评价你。”他坦言,每个艺术品消费者购买时的出发点千奇百怪,作为一个艺术家,他不可能迎合任何一个人,他只能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在这个精彩的时代,做出自己对人生的阐释。

向京坦言,当代艺术越来越缺乏营养和想像力,好的艺术家很少,大家都追求一时的有趣不是艺术的永恒性,艺术和设计越来越像。“我特别喜欢在展览现场看别人看我作品的样子,我一直认为艺术是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观者其实看的是自己。我也特别希望,我的作品能给予这种心理映射的东西。”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