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万君超:大风堂琴事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3/12/10]
今传世的三张所谓唐琴,因琴背均镌刻有“春雷”二字,故名曰“春雷琴”,分别为旅顺博物馆、张大千(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古琴家汪孟舒(今归古琴郑珉中)三家所藏。三琴均自称为宋徽宗宣和内府百琴堂御藏,有关“春雷琴”之流传屡经历代记载,而存世“春雷琴”所自证或引证的史料皆大同小异。但此三琴是否真为宋徽宣和内府御藏唐琴?今人争议颇多。而张大千旧藏“春雷琴”,已被绝大多数研究者否定是“唐琴”。

有关张大千所藏连珠式“春雷琴”,许启泰《张大千的八德园世界》(台湾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一书说:“旧时文人有琴棋书画四艺之说,大千除精于书画,也颇喜音律,当年在八德园中曾珍藏有天下第一名琴——‘春雷’。此琴宋时藏在宣和殿,为徽宗‘百琴堂’第一,靖康变后,流入金,为金章宗所得,成‘明昌御府’第一。章宗死,挟以殉葬,十六年后复出人间,丝毫未损,复为天下名琴之冠,宋周密称为‘天地间尤物’。元朝入耶律楚材之手,又转赠万松老人,此后就不知去向。民国后,大千初见此琴于岭南何冠五的田溪书屋,何经商失败后,又入汪精卫之兄汪兆镛之手,再为大千所得。名琴家容天圻曾弹过此琴,说它不论是散音、泛音、按音、走音,无不清樾宽圆,真是轻、松、脆、滑,无美不备,无怪乎,千百年来,一直推为天下名琴第一。”汪兆镛卒于1939年,故张大千购入此琴时间或许在汪氏卒后(约上世纪40年代初)。但上述文字中,除民国时期的流传过程较为清晰之外,其他均无法求证落实,诸多出自于张大千自由心证。且此琴修复之处颇多,有古琴研究专家认为或有可能是一张经过修补的南宋之琴。琴背草书“春雷”二字系后人摹刻,另还镌刻有诸多的题跋名款。

周士心《我与大千居士》(海豚出版社2011年版)一书的《重访环荜盦》中,记录了周氏于1975年7月所见“春雷琴”的详情:“春雷琴制作厚重,典型宽绰,有庙堂气概,玉轸玉徽,古意昂然。其中有一根弦断了,振原兄略加调整,之后在未断的弦上,试弹了一下,觉得音质至美,但该是久未操弄所致,稍有暗涩之感。”周氏还写道:“我对大千先生说:‘宋徽宗有一轴《听琴图》,图中古琴可能也就是这床春雷琴,那幅画纸色如新(万君超按:应是绢本),有蔡京题字。’大千先生说:‘此画现在大陆,确是一张好画。’我们有此机会,得以亲眼观赏,亲手观摩此琴,亦是一种缘法。这床琴既是宣和殿百琴堂藏琴之冠,想必经宋徽宗宝爱操弄。”周士心上述所言疑似奉承,亦稍感“肉麻”,故当不得真。张大千是一个“老江湖”,所以他没有接周氏之口,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张大千环荜盦中还有一张“雪夜冰”琴,张心一(保罗)称“至少够得上宋初琴”。传世“雪夜冰”古琴有神农式和仲尼式两种,大风堂所藏当是仲尼式元代之琴。

张大千后来写有一篇《吕振原见访环碧庵抚琴为乐》(见《张大千先生诗文集》,台北故宫博物院1993年版)题跋略记上述雅集,其中有云:“吕振原兄见访环碧庵,更出宋琴为鼓高山流水,一再弄时,王渤生兄亦在坐中,俱属门外,但觉风生习习,水声淙淙。予戏引先师语谓渤生曰:‘今日之会,吾与子其为牛乎?’因相与哑然。”张大千对古琴之道,自称“门外”,自喻为“牛”听琴。但他或许想追求一种倾听天籁之音的感觉,一种今之古境的氛围,一种纯粹的心灵愉悦。在张大千逝世之后,家人根据其生前遗嘱,将“春雷琴”捐赠台北故宫博物院。

在大风堂一百二十余位弟子中,女弟子叶名珮是唯一一位造诣深厚的古琴家,浙江温州人。1946年11月,在上海的李秋君瓯湘馆中拜门。她约在1944年时,拜浙派古琴名家徐元白学琴。翌年拜苏州籍女画家顾青瑶学画。陈定山《春申旧闻》(台湾世界文物出版社1967年版)续集《瓯湘余韵》中有云:

有叶铭佩者善弹琴,垂髫少女,年仅十五,固秋君弟子,大千画,秋君辄令铭佩弹琴座间,为《平沙落雁》之操,大千拂髯吮毫,欣赏靡已。铭佩亦倾倒大千,事之为师。于是,虽大千不画时,铭佩亦为之弹琴。南熏一曲,鹤梦蘧然,大千倚榻鼾起,铭佩犹为之鼓弦不已。既而,大千西行入蜀,铭佩竟随乃师而去。秋君帘卷黄花,亦惟自叹迟暮而已。

陈氏文中有多处误记。叶出生于1929年,是苏州籍女画家顾青瑶弟子,非李秋君弟子。1946年11月拜张大千为师时,叶17岁,她请顾青瑶托李秋君介绍入门。传说拜师之前,张大千先以自藏一张古琴,让叶名珮演奏。张大千听后极为赞赏,遂收为弟子。但叶名珮后来是否真的写过“绝情信”,她晚年曾予以明确的否认。陈文是一家之说的“孤证”,或叶有所隐讳。但不可否认,“记忆”往往对“真实”具有难以想象的杀伤力,古今中外皆然。

大风堂弟子巢章甫(1910—1954)在《海天楼艺话》(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年版)一书的《叶世琴》中又有一说:“同学叶世琴女士,善弹琴。沪上一夕举赛会,大千夫子往聆。裙履长幼杂集,皆待叶老师至,然后启奏,则以为皤然长老,乃为无髫少女,年不及笄,大奇赏之。叶素慕师名(万君超注:即张大千),知莅临,遂托人介执贽所下,盖前年事。”前年即1946年。从上可知,叶名珮又名叶世琴。1950年后,她在川北军区文工团从事美术工作,擅长工笔仕女人物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大千并非是古琴家,也难言真正懂得多少的音律,仅谈得上是喜好或嗜古而已。他收藏古琴,以及收女琴家为弟子,具有一种风雅的象征意义,也不妨说是他自我营销中的一种智谋或策略吧。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