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珍本书频创天价:拍卖引发的风波随之增加

[来源:深圳晚报]  [2013/12/11]
[img]uploadpic/201312/2013121150317537.jpg[/img]鲁迅和郑振铎1933年编辑的《北平笺谱》

记者 李福莹

如今,一些珍本书或手稿在拍卖市场上纷纷创下“天价”,堪比“文物”。比如今年11月在美国苏富比拍卖行拍卖的《海湾圣诗》,成交价达1420万美元;今年5月,鲁迅手书《古小说钩沉》的一页手稿被拍出690万元;曾国藩手书家训以230万元高价成交……

而就在珍本书、手稿频频创下“天价”的时候,因拍卖而引起的风波不断增加,比如杨绛先生抗议钱锺书信件被拍卖、周作人后人状告《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手稿被拍卖等等。

著名学者止庵表示,人们对于珍本书和手稿的追捧和爱惜由来已久,如今拍出“天价”也属正常。但因拍卖而引起的争议,每一件都有自己的“复杂性”。而内地最具规模的二手书店之一布衣书局老板胡同也表示,“物以稀为贵”,珍本书因其自身的重要性和稀缺性(甚至于是唯一性)而受到藏家重视,价格稍高并不意外。

珍本书收藏有传统

止庵介绍,珍本书、手稿收藏,在西方有多年的传统。什么是珍本书呢?基本符合收藏的规律:稀少,不可复制,有人要。比如拍出天价的《海湾圣诗》就是珍本书,如今离我们“最新”的珍本书,应该是《哈利波特》第一版,因为当时印得太少了。

胡同告诉本报记者,内地图书拍卖跟国内艺术品拍卖的历史几乎一样长,在1993年9月,中国书店首创书店办“稀见图书拍卖会”,开启内地图书拍卖先河。如今有十余家拍卖公司将古籍(古旧书,名人墨迹)拍卖当做常规项目进行运作,每年有数十场万余件拍品与藏家见面。虽然近两年呈现低谷态势,但是并不影响重要拍品的成功拍卖,比如“过云楼藏书”以及“梁氏档案”等。

作为萻s”                      .blkContainerSblk{                          width: auto;                      }                      .artInfo{                          border-bottom: none;                          padding-bottom: 0px;                      }                      .blkContainerPblk{                          border:none;                      }                      .blkContainerSblkCon{padding:0;margin: 20px auto; }                      .blkContainerSblkCon p{                          margin:15px auto;                          width:586px;                      }                                                          2013年12月09日 08:30   深圳晚报   我有话说死辔拿鞯暮奂#际榛蛘呤指甯抢返闹苯蛹锹颊撸性亓思窃匚淖趾臀难u431约袄返墓u3B4堋N谓┠昀矗嗣歉芯跽浔臼榛蚴指迮穆舫氏殖觥霸嚼丛饺取钡南窒螅光址治觯皇侵泄说耐蹲史较颍咏鹑谑谐 ⒎康夭谐。鸾プ频绞詹厥谐 6侵泄嗽谑詹厣希右叭员冉险话阒皇詹刈约褐赖亩鳌C骷业氖指寤蛘浔臼榕某鎏旒郏彩且患堋罢!钡氖隆>烤怪挡恢的敲炊嗲兀课颐俏薮悠兰郏蛭穆敉耆恰耙桓鲈复颍桓鲈赴ぁ薄?/p名家手稿更显珍贵

在如今这个电子时代,名家手稿更显珍贵。止庵幽默地说,现在很多人写信,无论是名人,还是自以为“有名”的人,给别人寄出的都是复印件,而专门留下手稿,他就收到过这样的“复印件”书信。

不过,这种现象也不是今天的“发明”,早在上世纪就有了,不过那时没有复印机,要让人手抄。比如哲学家、翻译家徐梵澄先生就很在乎自己的手稿。许广平曾回忆:当时徐梵澄居无定所,在上海行踪甚秘。所有的稿件统统交由鲁迅处理,但凡他由鲁迅转交的稿件都由鲁迅或许广平亲自抄写或觅人代抄。

还有鲁迅和郑振铎1933年编辑的《北平笺谱》,该书初版印制100部,每一本都编了号,每一个号都是唯一。当年就很珍贵,而今,这部笺谱尤其是第一版更是成为弥足珍贵的文物了。

历史有打不开的“死结”

人们对于手稿的追捧,也引起了物权和著作权之间、学术研究与隐私保护之间的矛盾,有人认为,这甚至考验了道德底线。

止庵表示,钱锺书先生信件被拍卖一事中,最核心的问题是,是否侵犯了著作权?公开拍卖算不算“发表”?归根究底,这是一个法律问题。杨绛先生利用她的影响,终止了拍卖。但这件事情不该“个案化”,有关部门对著作权法中的“发表”概念,应该有一个司法解释,以厘清这个概念。

而周作人后人状告《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手稿被拍卖一事,比钱先生一事更复杂,这涉及一段历史。周作人后人说,《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手稿,是在“文革”期间被抄家时抄走的,后来没有归还给他们。如今要让周家人出证明,很难。抄家是一个“非法行为”,如今却要用“合法”的方式来证明,这本身就存在某种不公,但历史从来就是不公正的,总有打不开的“死结”,答案常常“无解”,只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再有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对于钱锺书先生信件被拍卖风波,胡同认为,此前有先例,此次因为规模较大,引发杨绛先生不满,亦在情理之中,最终以几家拍卖公司撤拍告终。但这并不能完全禁止和杜绝钱锺书先生信件和手稿的交易,只不过交易形式发生了变化而已。

学术研究和隐私保护之间是有矛盾的,一方面,当事人(或者家属、后人)多从保护当事人形象的角度出发,不愿意将涉及隐私的信息公之于世。对于学术研究来说,有些非公开信息的披露,更能使研究接近历史本来的面目。这点上,主要应尊重著作权所有人的意见。胡同个人认为,涉及此类的拍卖,不涉及“道德底线”问题,这还是“物权”归属的问题,不能以“著作权”代替“物权”,这是不同的两个范畴,在尊重“著作权”的同时也应该尊重历史原因所既成(善意取得)的“物权”。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法治”,而不是“人治”。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