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静物画或非意大利首创 南宋《花篮图》已为静物画

[来源:深圳晚报]  [2013/12/12]
而西方,直到油画的出现,欧洲人才真正找到了最佳的绘画方法,并迅速普及开。文艺复兴时期瓦萨里写了《历代画家雕塑家建筑家传》。瓦萨里是米开朗琪罗的学生。书中详细记录了文艺复兴三杰、波提切利、提香、科雷焦、韦罗内塞等诸多大师的生平与代表作。这些画作,今天到欧洲都能看到

但,我们极难看到《宣和画谱》记载的绘画。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写生珍禽图》和《游春图》并不是《宣和画谱》收藏。关于《韩熙载夜宴图》,《宣和画谱》记载:南唐后主李煜“闻熙载荒纵”“命闳中夜至其第”,当一回卧底间谍,“窃窥之,目识心记,图绘以上之”。画谱评“又何必传于世哉?一阅而弃之可也。” 《韩熙载夜宴图》应该是《宣和画谱》“一阅而弃之”看一眼扔掉,不收的。虽目录中有此画。《宣和画谱》介绍顾闳中,“善画,独见于人物”。宋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里没有顾闳中,有顾洪祝:“不知何许人,工画人物,传其名而未见其迹。”估计是同一人。顾闳中不是重要画家,但构图和目识心记的写实能力今天看依然十分卓越,足见当年的普遍高水准。五代画家黄荃以花鸟著名,《宣和画谱》同样有他的人物《庄惠观鱼图》及山水《春日群山图》。故宫收藏的《写生珍禽图》是黄荃“付子居宝习”的范画,《宣和画谱》里没有记载。《宣和画谱》评隋朝画家展子虔 “江山远近之势尤工,故咫尺有千里之趣。”作品目录中却也没有《游春图》。

《宣和画谱》收藏的最早作品是《兵符图》,由三国时孙权的御用画家曹不兴绘制,就是说,北宋皇家收藏了跨度九百年的历代绘画。

到明朝, 中国历代皇家累集一千二百年的艺术瑰宝图像史料不知去向。

本来,中国画比西方油画更容易保存。宣纸和绢画都可以卷起来或折叠,不占用收藏空间。中国的手工宣纸质地精良,国人历来就有敬惜字纸的好传统,我们能看到的纸上宋画,收藏近千年,依然品相良好。绢画更不易损坏。唐宋绘画不应该几乎消失殆尽。

《宣和画谱》以及《历代名画记》、《图画见闻志》是唐宋时的中国美术史书,书中讲起画家的师承如同《圣经》讲耶稣的纯正血统,讲中国古代画圣如文艺复兴时瓦萨里笔下的达芬奇米开朗琪罗。

什么原因?导致明朝中国画家齐刷刷转向,彻底切割流淌了一千六百年的纯正血脉改弦更张?

《宣和画谱》编撰完成后,北宋南渡,虽经时代大变迁,这批收藏依然传承有序,数量不断增加,以至元代宫廷收藏达到高峰。《宣和画谱》的附录考证中记载了元代钱塘王芝的《宣和书画谱后序》,就是说,1300年,在元大都北京, “金匮所藏古今妙迹,山积云臻”,够一个人“心骇目眩”地看至“明年竣事”一整年!比巴黎卢浮宫如何?比佛罗伦萨的乌菲奇又如何? “而谱内旧物,至是或亦在焉”,是说《宣和画谱》和书谱记载的收藏“至是”都在。

有关元代重视前朝收藏,郑为先生的《中国绘画史》是这样写的: 蒙古帝王“很早对汉文化引起重视”,“至元十二年(公元1275年)灭南宋以后,” “将临安的经籍图书及书画,悉数运往北京秘书监。” “因为蒙古帝王的重视,使宋金时期的图籍精华不仅没有散失殆尽,相反在蒙古贵族阶层中成为一种先进的力量 ,在战胜狭隘民族歧视中起到极大的作用”。《中国绘画史》还两次提到元代民间女收藏家,仁宗的姐姐“鲁国大长公主”祥哥剌吉,今天能看到的几张大幅唐宋绘画出自她的个人收藏。关于明朝,书中写道, “洪武时期内府有典礼纪察司书画掌库监管其事。”

“洪武时期内府”是《中国绘画史》对这批宫廷收藏最后记载,时间是“洪武时期” ,地点是南京“内府”,收藏至此终结,任何中华史籍不再提及。

元明政权平和交接,《宣和画谱》为代表的宫廷收藏入南京内府监管。朱元璋去世后,长孙朱允文继位,史称建文帝。建文四年,发生了明朝历史也应该是中国历史的最重大变故: 1402年,建文帝的叔叔、燕王朱棣攻入南京,皇宫遭焚,建文帝失踪。

明朝宫廷《内阁藏书目录》这样记载:“《宣和画谱》六册全。宋徽宗编次,有御制序。自孙吴以至赵宋共二百三十一人,人为一传,总十门。工释道者四十九人,……,蔬果六人。凡二十卷,抄本。”请注意“洪武时期内府典礼纪察司书画掌库监管”在这里已经变成了 “内阁藏书”。《宣和画谱》此时已经没有了“画”,只是“谱”,是 “六册全”“凡二十卷,抄本”的帐本目录。朝廷“金匮”丧失了“所藏古今妙迹,山积云臻”,中国历代皇家累集一千二百年的艺术瑰宝图像史料不知去向。

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1596年创作的《水果篮》(下图)被视为开创了静物画的先河。然而,这类“静物画”题材在古代中国绘画中稀松平常屡见不鲜,比方南宋(1127~1279年)李嵩的小幅《花篮图》(上图)。复杂的编结,花篮及提梁向外再向内弯曲的弧度,穿插考究自然的满篮子插花,形成了整体的体积感,完美动人,一切在三维空间环境中。

卡拉瓦乔创作于1599年的《召唤圣马太》(下图)运用了“照镜法”:两个年轻人面对面坐着,西方画史上一致认为这种对应是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的创新之一。事实上,在中国盛唐(700—750年)画家张萱的《捣练图》(上图)中同样找到了“照镜法”。画中两个女子面对面举起木杵正往下杵,动作一致,神情专注,只是我们一直不太习惯从体积空间的角度介绍中国画。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