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南溟:格林伯格能被这样迷信吗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19]
沈语冰获得的“艺术理论奖”却遭到了很大的质疑。在颁奖之前,艺术国际的多位博友发表文章,表达对沈语冰获得“艺术理论奖”不妥的看法,原因大概是沈语冰主要从事的是国外艺术理论的翻译工作,其并没有实质性的艺术理论建构。

上述报导不符合所争论的对象。至少把我和吴味与程美信的争论转移到沈语冰那里去了。吴味和我质疑的都不是沈语冰,而是针对程美信的评奖的程序和标准,如果程美信在当初的文章提出理论奖包括翻译西方理论著作,那沈语冰获奖就不会有什么可以争论的,吴味正是针对程美信原来设定的理论奖是当代艺术,而且是程美信起草的《论坛章程·奖项规章》对“艺术理论奖”的界定是“着重‘发现与原创’之思想”。那程美信是改变了原来的主张,吴味要问的是程美信,为什么会改变。我向程美信的提问也不是针对沈语冰的,而是针对程美信在去年反驳我说,刘骁纯不是理论,原因是刘骁纯的理论有俄国形式主义的影子。那么我要问的是程美信(而不是沈语冰),既然程美信说刘骁纯有俄国形式主义的影子,那么研究西方形式主义理论的沈语冰为什么是理论?我们这些问题是要程美信回答而不是要沈语冰回答(我们没有文章去质疑沈语冰的翻译和写作本身),程美信分不清楚我们的文章到底针对了谁的问题在提问,然后把对程美信的质疑变成了对沈语冰的质疑。进一步说,被评获奖后,这个奖所包含的内容远远超出获奖者本人,它已经变成评奖人的内容了。这要程美信首先搞明白的,否则的话,程美信永远无法准确地回答我们的问题。所以吴味说程美信的思维混沌不堪,我说程美信是“粗糙的读书+空洞的批判,粗糙的思维+空洞的理论”,都是根据程美信写的文章而总结出来了,而523颁奖活动对这样的争论所作的描述不符合已经有的我和吴味的文本事实,这就是我特别强调的一定要有阅读文本并准确引用文本的原因。

523颁奖活动报导还说:

由于整个社会从根本上缺乏尊重艺术理论的环境,忽略和轻视艺术理论。无论是在社会上,还是在学院里,除了个别涉及当代艺术的专业,总的情势仍然是对当代艺术的无知、偏见、和漠视。面对这种情况,沈语冰认为,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理论的翻译、介绍和研究,就显得尤为重要。沈语冰倡导“研究性翻译”,他介绍说,翻译远不止单纯的语言转换,而是涉及两种不同语言背后的思想文化的整体板块的对接。在关注西方当代艺术理论的最近进展,翻译其主要文本的同时,进一步挖掘、梳理其思想语境与学术背景,及时总结其规律,概括其趋势,最终描绘胡西方当代艺术理论的基本地形图。

我要说,沈语冰介绍他做的工作是“研究性翻译”本身可以看成是对程美信写沈语冰获奖词中的片面性的一次纠正,同时也与我评论沈语冰的学术性质相吻合,针对程美信死咬住沈语冰的翻译工作应该获奖,在事后还专门在理论奖栏中加补了翻译一项,以圆他的狡辩,但这种临时补上的内容继续受到了吴味的质疑,如果程序如儿戏,那么评奖标准的稳定性和公正性何在?吴味的这个质疑也是针对程美信而不是沈语冰。而我对沈语冰评论与沈语冰主张的“研究性翻译”是一致的。程美信说我是心胸狭窄,而事实上我是从程美信对沈语冰作低层面的评价往高处在纠正,怎么变成我心胸狭窄了呢?沈语冰想这样说,但不好意思直说,而是我把沈语冰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沈语冰不好意思说,那只有我替他说了。我再把我的这段文字引一下:

当吴味对程美信的评奖程序提出质疑后,程美信才为沈语冰作了这样一个获奖评语:沈语冰先生的成就虽然不能代表他作为翻译者的自身学术思想和理论体系,可他对改进中国艺术理论落后局面具有非常大的贡献,为今后中国艺术理论发展和研究、以及人才培养和创作思考提供必不可少的基础材料。正如生理医学诺贝尔奖授予仪器发明者、经济物诺贝尔奖授予数学家、物理学诺贝尔奖授予科研设备专家一样,因为他们的贡献虽然不是一个学科内的前沿成果,但在间接上给一个学科带来至关重要的发展和翻天覆地的改进。沈语冰先生成就也在于此,他为中国人了解现当代世界艺术理论提供了丰富资源,间接推进了中国文化学术研究的理论视野。

程美信为沈语冰写的这段评语从根本上讲,两头都不对,一是程美信可以设一个翻译奖,但这次又不是一个翻译奖而是理论奖,翻译是知识传播,而不是发明,以上面程美信的理由,他把翻译等同于发明了,这或者是他不懂,或者是他混淆概念在狡辩;二是沈语冰并不只是翻译,程美信写的沈语冰的获奖理由,其实是没有真正了解沈语冰的理论思考和成果,沈语冰是一个重新纠正对形式主义错误理解的现代艺术批评史专家,而不只是一个翻译工作者,翻译是他研究形式主义艺术理论的附产品。关于沈语冰的理论写作,我之前写过一篇,《“无边的现代主义”、“党派原则”及对中国式后现代主义的批判——沈语冰〈20世纪艺术批评〉》,现在再发一篇,《用罗杰-弗莱个案批判艺术本体论——评沈语冰编译〈弗莱艺术批评文选〉》。程美信的问题是不花时间阅读中国现当代批评文献,就一个人评奖和写颁奖词,写栗宪庭的获奖词写得不合批评文献,写沈语冰的评语也是对沈语冰在当下批评情境中的“自身学术思想和理论体系”(我把理论体系改为理论系统)一点都不了解。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