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当代艺术史是矛盾中的写作——主体、原则与意义

[作者:王春辰]  [2013/12/20]
[提要]当代艺术历史的写作是充满争议的写作,尽管如此,对它进行书写是非常必要而且刻不容缓。但如何写作,则需要深入思考和讨论,本文对当代艺术史写作涉及的三个问题略作陈述,即分期问题、写作对象和写作原则。这三个维度的展开将决定具体的当代艺术史写作。
西汶艺术网
关键词:分期、对象、原则、意义、中国当代艺术

1965年,美国艺术批评家罗森伯格写道:“今天的艺术批评就是艺术史,尽管不一定是艺术史学家的艺术史。”[1]它显示了当时的艺术批评与艺术史的关系的变化,也更显示了当代艺术史写作的矛盾。以西方为例,艺术进入现代主义之后,艺术的变化和新现象该如何写作,这早已超出作为艺术史家训练的知识构成范围。如果不是处在当下艺术的实践活动中,当下的艺术史写作几乎是不可能的。

由此,写作中国的当代艺术史的问题也不在少数。

一、分期问题

看似很简单的一个时间划定,如果进入到现代中国艺术史的分期上来说,这是很重要的学术问题和历史观问题。我们现有的艺术史很多时候会以社会政治史的分期来比对艺术史的分期,如吕澎的《20世纪中国艺术史》。我们知道,我国的古代美术史一般以朝代更迭来划分,很少像西方的美术史那样划分出几个大的时段和艺术流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无法从美术史本身来分析它的流变特征,这里面有其简便的一面,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掩盖了艺术家追求艺术发展的主动性和内在逻辑。

对于当代艺术,因为距离太近,不确定的因素很多,在国外一般是用一个大致的时间来划分艺术史的写作,如《1900年以来的艺术》[2]、《1940年以来的艺术》[3]、《1945年以来的美国艺术》、《1970年以来的当代艺术》、《1980年以来的当代非洲艺术》等等。[4]关于中国的当代艺术史的写作也有若干版本出版,虽然不是以“……年以来……”来做书名,但内在的时间划定还是有的。如多以文革结束、改革开放以来为界,或具体到1978年以来,有的以20世纪80年代为起点。这里面包含了很多尚不清晰的美术史逻辑矛盾:50年代至70年代三十年的美术算什么?属于什么范畴的艺术?仅仅以社会主义艺术来命名吗?单纯做历史的描述是可以的,但进入到艺术与社会、与政治、历史及文化的关系时,这一时期的艺术问题不见得脱离了当代研究艺术的诸多理论问题范畴。如阶级、身份、意识形态、介入性、虚拟性与真实性等。在此情况下,如何以一种史学的原则来确定当代艺术史的分期就实属必要,而且意义重大。
西汶艺术网
二、对象问题

在确定了大致时间的前提下,能够进入到艺术史写作视野的艺术并不是当下创作的所有艺术。这一点毫无疑问,历史的记述要么是包罗万象的汇总,要么是经过批评过滤的有选择的艺术史,特别是在当代社会的一种不确定时代特征之下,试图寻求统一的逻辑秩序和占据主流的艺术潮流,肯定是无法做到的。然而,没有主流,不等于没有现象;没有唯一的艺术风格,不等于艺术没有嬗变关系。正因为中国处于整个社会转型与重组的过程中,从文化意识到政治结构,从个体经验到集体意识,从心理到物质,所发生的变化史无前例,艺术形态的涌动纷呈不已。这种状况在客观上符合了现代艺术的逻辑轨迹,即艺术由写实模仿进入抽象表现再进入到观念思辨,从形态上由单一走向多样,风格趋向杂糅多变,媒介语言涵盖了一切存在的物质形态,艺术的方式由物质到数码、由再现到仿真、由自我到观念,应有尽有。在历史经过这样的演化之后,可以说没有哪一种居于绝对地位。
西汶艺术网
虽然中国的现代艺术命运曲折多舛,与时代灾难叠合在一起,革命与艺术有时候不能截然分开,有时候又判若路人。这些都是发生在中国的艺术之路上的故事,能不能从中勾勒出中国艺术的内在命运线索,不是简单套用一般的西方现代艺术史所可胜任的。所以,针对不同时期的中国艺术就会有不同的写法,也就有不同的写作对象。对于这些对象的把握和处理,不是以个别的具体作品来分析、印证当时的政治风气,而是要看这些艺术与整个社会的关系问题,其结构、话语、政治影响、艺术主张与观点都有作为历史研究的价值。越是在这样的特殊社会、政治语境中,其艺术的发生和存在越有社会艺术史的意义;越是离今天的时间远些,这些问题的呈现和研究就越有多元性和差异性。对于这一部分的艺术史写作,国内尚在展开,但远没有丰富起来、多学科化起来。

至于近三十年来的艺术,因为发生的又特别近,很多事件、现象还没有完全积淀下来,大部分都是在描述身边发生的故事,论起艺术也多以既有的艺术模式和艺术史知识框架来看待它们。在这种情况下,当代艺术历史的写作在今天就有了它自身的要求和立场,特别是艺术对象应该在今天的艺术史与视觉文化之间的合流产生,从这一点而言,对象问题是当代艺术的历史写作需要大力探讨的重要课题。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