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当代艺术与当代理论的联动­——《1985年以来的当代艺术理论》译后记

[2013/12/20]
中国的艺术界近几年很是热闹,社会媒体对星罗棋布的艺术区、各种各样的艺术家、大大小小的画廊、风风火火的拍卖会、形形色色的展览作了较为密集的关注和报道。同时,社会上也出现了不少新的艺术杂志和报纸。海量的媒体信息,很多都涉及到对当代艺术的争议与讨论,一个又一个有关当代艺术的话题被挑起,人们对此时而同意,时而反对。
西汶艺术网
“当代艺术”一词经过这么广泛、频繁的使用、利用之后,似乎变得更无所指,更让人们抓不住什么是当代艺术,或如何去看所谓的“当代艺术”。当代艺术一词的理解,在这几年的国内使用和理解上,差异很大、矛盾重重,似乎使用的越多,就越不清晰;关于它的争论连篇累牍,相应的研讨会也频频举办。

那么,作为国际背景中产生的“当代艺术”概念,究竟如何从其源头看待,就成为我们的期望和好奇。也许人们历来对于“误读”都不介意,都认为它有存在的合理性和必然性。所谓言路不通、信息不对称,必然会导致误读;误导也会产生误读的结果,即便“正读”也不见得比误读更理解原意,或更能够被接受,所以误读依然被人们津津乐道着,视为认识知识、认识异样的文化、观念的方法。好在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代艺术”作为一种文化事件已经发生,至于如何廓清、梳理它,大概也不必急于一时,相反从长计议,随着事物的展开和内在矛盾的呈示,未来历史会给以它一种历史框架的描述,甚至说是否“当代艺术”不在于贴标签,而在于艺术本身、在于不同地域看待艺术的态度。接受一种艺术观念的认识与从这种观念认识的重负下释放出来,都需要勇气和知识。

所以,经过近几年的艺术发展和变化,人们大概更需要回头去思索何谓艺术、何谓当代艺术,话题永不会终结,只能是因时而异、因地而异,无论正读、反读或误读,他山之石总是我们需要的,今天的中国艺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从空中楼阁建起,一定是吸收了不同素养的文化知识和艺术(包括理论),才长出来的成果。

那么,读这本《1985年以来的当代艺术理论》,可以使得我们在当下的中国语境中来检视一下我们的艺术,也有助于反思一下我们今天的艺术。首先,当代艺术在海外的发生,有一个自身的文化逻辑,这就是从古典主义到现代主义、再到后现代主义,而随着宏大叙事的结束,开始了一种“当代艺术”的文化现象。这是社会自身与文化关系的结果,从时间性和艺术的内涵来讲,当代艺术是一种当下性的艺术。至于什么属于当下性,则因为文化要素构成的差异以及社会政治态度的不同,对其内涵的界定有所不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艺术在今天已经脱离了现代主义的那种形式革命,从自身的功能追求、价值判断、形式语言上都力求超越为形式而论形式的形式主义,进入到以“理论”为立足点的创作与批评上。没有当代的这些理论框架,就无法创作、阐释这些艺术及其作品。也就是说,随着艺术和社会、和政治意识的结合,它已经变得不再是视觉判断的直观问题,而是理论阐述与解析的对象;理论进入到艺术认识与艺术创作的内核结构中,成为其存在的一份子,甚至说这时候的艺术已经不是艺术的问题,而是理论的问题。对当代艺术的认识基础,越来越不是从美术本身说起,更不是从视觉性或架上绘画训练出来的视觉敏感出发来谈论当代艺术;从知识准备的背景上看,美术与当代艺术是两回事,是关于艺术体系的不同范畴。或者说,作为观念与方式的当代艺术已经与传统艺术(重技术)、现代艺术(重媒介)拉开了距离,变成了重态度的一种方式。

在这部文选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当代艺术涉及的领域和问题是如此广泛,也是如此复杂,在经典的艺术观点看来,这些都不应该是艺术,也不是艺术力所能及的事情。但问题的发生恰恰是因为这些问题需要以一种视觉形式去表达,以一种视觉的直接性来呈示其背后的问题,这就是海外当代艺术存在的前提和理由。如身份问题、族裔问题、性别问题等,都是社会性的复杂问题,与某一社会的经济、文化、政治有密切联系,既受制于后者,也受惠于后者的矛盾存在。没有这些社会问题的存在,则不会有这些艺术表达方式的必要。比如宗教与身份问题,如果没有强烈的当下冲突性和现实性,那么美国艺术家塞拉诺和梅普尔索普的作品就不会引起轩然大波,牵动了社会各种宗教力量和政治势力的神经(见本书第9、28章)。如果不是美国社会的族裔问题,那么洛杉矶街头一段业余拍摄的录像,就不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也不会在传统艺术概念的前提下成为“当代”艺术(见本书第15、16章对罗德尼·金事件的分析)。在这一点上,“当下性”与艺术史的发展有关,更与艺术介入社会、关注社会、表达社会有关,其相关层面的阐述皆依赖于理论,诚如书中所言,“艺术中的所有知识形式在本质上都具有‘理论性’”、“艺术从来不会摆脱对其意义的理论化,声称意义的透明性的主张与其说是具有意识形态、具有‘理论性’,还不如说就是‘理论’本身”(见导论)。这也正是美术史发展到今天的一个变化,多种知识系统进入到艺术的阐释、研究中,回避或忽略这一趋势都无法廓清今天的艺术现象,知识的更新更加“紧迫、必要和令人激动”,“理论是艺术教育中要去占据的新领地之一”。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