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当代艺术的方向迷失与重振旗鼓

[2013/12/21]
大致是中国当代艺术在海外拍出天价的同时,国内阵营开始出现四分五裂,把90年代初以来潜在矛盾全面爆发出来,成功者的傲慢与边缘者的怨恨,一时内覆盖整个美术江湖,再现了乌合之众的草莽怪圈,从侧面反映了中国艺术界从始至终缺乏一种坚定的文化自觉力量。事实上,那些通过“反叛”成名发迹的艺术家,只要他们生活在自己的祖国就必须变得乖顺,假使一如既往的锋芒上位,哪怕是“装逼”姿态也是在劫难逃。这种中国商人患有的“肥猪恐惧症”像病毒一样在成功艺术家身上传染发作,迫使他们在创作上自我软化和主动招安。如此一来,他们不可避免成为江湖内部的讨伐对象,自然激发当代艺术阵地内线的全面告急。在艺术的伦理逻辑上,这反叛起家的明星艺术家显然违反了“对抗体制与反叛权力”的前卫旗帜――因为这是他们走向成功发迹的重要凭据。来自江湖的内部讨伐声,普遍被成功艺术家视为一种“眼红病”现象,但他们的傲慢只能激起阵地内的持久怨恨,最终导致当代艺术整体方向的彻底迷失。

当代艺术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始终作为一种历史前沿的文化阵地,不论它自觉还是不自觉,艺术的语言形式不可避免释放一种强烈的意识形态,无形中形成政治争斗的社会角力。中国当代艺术自然不可避免陷入了怪圈状态,那些成功艺术家面临新的复杂情势作出自保行为同样难以避免。用“投降招安”和“机会主义”来形容这批人也不算过分,但他们的反常举动无疑消解了当代艺术鲜明的前卫立场,哪怕是一种姿态性表率,对当前萎靡不振的文化士气是一种巨大鼓舞。先锋派明星画家由于自身因素做出的妥协姿态,释放出来的信号是非常刺激人心,如同一记响亮耳光打在文化阵营的每一位成员脸上。恶性的是引发当代艺术全面陷入内耗的分裂状态,彻底迷失整个阵线的方向目标,特别是一线的批评阵线卷入的内耗状态。此外,间接上给新生代艺术家造成极坏影响,开启精致利己主义泛滥的合法先例,无形中加剧艺术自宫的导向动力,规避权力和去政治化的贫血艺术成为创作主潮。

中国当代艺术的全面软化,关键点不在谁投靠体制了、谁被商业操作了,谁流水作业了,谁抄袭谁了,而是需要一种更加高度的历史眼光向前迈进。换言之,在人人自危的现实环境里,那些成功的艺术家的“变节投降”不必太计较,当皇帝老子权威悍然不动,拿宫娥宦官撒气完全无济于事。当代艺术必须基于日益荒芜的文化危机做出有力的应对,通过创作手段赋予时代前进的原动力,开辟全新的历史方向,重建艺术的文化阵地。

一、批评战线的内卷化

九十年代兴起的中国前卫艺术,进入“天价时代”迅速软化,成为中国当代文化生活中极为诡怪现象,甚至令人怀疑中国前卫艺术家的文化骨气。再伟大的艺术没有坚守的生活立场,一切不过是僵尸般的陈列品。

2008年,周春芽在北京举办奥运会前夕就“巴黎火炬事件”发表的一封公开信,迅速得到王广义、张晓刚、岳敏君、卢昊的接龙响应,它不仅暴露出中国当代艺术的内在危机,同时宣告整个阵地的土崩瓦解,意味着裂变与撕咬的全面上演。此前,保守派的陈履生和新左派的黄河清等体制内文人,通过文章著作对当代艺术发起抨击,可得到当代派艺术阵线的全力反扑,形成自八十年代以来最大的艺术争论,互联网技术保障了自由声音的胜数,同时加速大画家明星们在国内的声势。好景不长,“巴黎火炬事件”引发骨牌效应是全面的,它不仅为明星画家靠拢体制打开切口,虽然缓和了他们的“肥猪恐惧症”,但引发内部阵线的讨伐则是不断持续扩大,形成学理、艺术、道义和市场的全面打击力,从语言剽窃到自我复制、从天价做局到资本操纵、从妥协招安到艺术背叛、从拉帮结伙到为富不仁;这些都是所有明星画家们都能沾边的“八宗罪”。

对当代艺术的批判不再是体制内势力的固有专利,相反成为当代艺术阵线内的批评主战场。这种内耗很快转化为一种惯性的主流判断,使得当代派明星画家作品在国内国外成为名副其实的“温州货”,在创作上的“自我复制”和“批量加工”几乎成为他们的共同原罪。围绕在成功画家周边的掮客推手们不可能成为他们艺术道义上的有生力量,反而是激化矛盾的内圈角力。可以说,当代艺术在国内第一波扩张宣告失败,除了顽固的强大体制瓶颈难以有效突破之外,明星艺术家采取削身穿孔的妥协做法,从根本上显然也难以奏效,只是满足个人的某种安全感,缓解了“肥猪恐惧症”的恶化发作。可是,来自阵地的内部讨伐完全不同于早先体制势力的强词夺理,它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当代艺术的正面价值,并直接削弱了应有的市场表现力和文化影响力。

相比传统派和体制内的名家作品,当代派明星们的作品占有中国市场份额实在微不足道,可以用忽略不计来形容。这种市场表现意味着文化主导力的缺位,只有在民间兴起购买当代艺术作品的热潮才会正式迎来一个创造力解放和尊重艺术自由的进步时代。如果说拍卖做局和哄抬炒作、自我复制和批量生产,当代艺术相比传统派书画艺术实在小巫见大巫。可是,当代派明星画家在国内没有赢得普遍掌声,却招致阵营内部的全面讨伐,不论基于嫉妒还是怨恨,它在学理和道义上均有着不可驳斥的正当性。那么,基于整个社会现状的政治生态,成功艺术家“肥猪恐惧症”则是个体实实在在的危迫,一旦成为俎豆便是孤立无援。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