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反对歧视行为艺术:阿布拉莫维奇不是萨满女巫

[2013/12/21]
[img]uploadpic/201312/2013122154954085.jpg[/img]
西汶艺术网
殷罗毕的《西方当代艺术中的异教侵入——兼论阿布拉莫维奇行为的偶像拜物教与媚俗问题》一文,通篇对行为艺术充满敌意,尽管引用不少西方“后学”术语,但仍无法掩饰他的内在迂腐。他在文章中的思想观点代表着中国当前保守势力的普遍立场,成为遏制行为艺术和艺术自由的权力工具。下面“殷”表示殷罗毕的文字,“按”为本人批驳的观点。

殷:致命的环节,发生在三千多年前。当愤怒的摩西目睹犹太人对着泥塑的金牛膜拜,他无可避免地愤怒了。摩西所反对的不仅仅是将动物当作神物,他所振恐和警醒在于一种根本性的危险,在于将神当作任何一种可以看见、摸到的具体之物。换言之,摩西坚信,神是永远都不在场的。神与这个具体可见的现实世界是截然分离的。任何将这个可见世界中的某物、某人当作神或者意义的直接在场,都是一种蒙昧原始的拜物教对于属灵的神性的僭越。这一僭越,将带来人的世界全面的变乱。

按:关于远古崇拜以及拜物教现象,作为现代学者不该进行片面的价值否定,更不能将原始崇拜与人们敬赏行为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混为一谈,如同不能把人们崇敬爱因斯坦上升为造神的宗教崇拜。要知道,犹太人的金牛膜拜,不过是先人为追求物质丰富的幸福生活而兴作的生殖崇拜,不能用现代人的眼光横加指责。此外,摩西的愤怒,被历代一神论原教旨思想所遵从提倡,结果成为一种反具象膜拜的无形崇拜,也是卫道士们惯用的道德把戏。殷先生开篇就进行一番引经据典,竭力做实阿布拉莫维奇行为与原始愚昧拜物教的同性关系,从而对行为艺术进行全面否定。

殷:因此,所有开始于耶路撒冷的信仰所面对的都是一片形象上的空白。无论是犹太教、基督教抑或是伊斯兰教,他们的教堂中都排斥和反对任何形象之物在礼拜所朝向的位置上出现。任何将存在的本源当作某种具体之物,具体之人的在场的,都是危险的多神教和拜物教,是以此岸魅惑对于存在根基的篡夺。这便是正统的西方犹太教-基督教传统所设立的神的位格与世界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我们生命以及生活乃至世界的意义的给出者是不在场的。一旦,人类将某种具体之物、之人放置在这个意义给出者的位置上,便是对神的位格的僭越,它的后果是人类价值的自行废渎,它在现世的形象便是偶像崇拜与媚俗。

按:尽管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在教义上反对拜物仪式,教堂和清真寺里没有具体的上帝形象,却不等于它们摆脱了宗教仪式的拜物现象。只能说,非实物崇拜比实物拜物在仪式手段上更具高明,在思想层面也更为神秘。这些全不重要,关键是没人把阿布拉莫维奇当作神格偶像来崇拜,即便有人用“教母”这一修辞肯定她的艺术成就,也无非是为了说明她在行为艺术领域的先驱地位。以“我们生命以及生活乃至世界的意义的给出者是不在场的”来消解个体的独立价值,这是宗教分子的一贯思想,把个人的努力成果归功于神赐,否则便是一种骄傲的僭越。

殷:事实上,从架上绘画到实物装置,现代艺术已经经历了一次惊险的跳跃。这一跳跃是从犹太教-基督教阵列跃向了东方多神教拜物教。1913年,当杜尚将一个自行车轮子倒置在一把圆凳上作为一件艺术品展出,这一行动其实彻底取消了意义与现实世界的分离。正如我们在整个西方世界的文明观念中所能观察到的,实体(意义)与现象世界的分离,是整个西方文明的根基和脉络。从柏拉图直至康德、黑格尔,在人类感官知觉之外存在某种抽象的存在本体,某种客观精神的观念和信仰是一以贯之千年不变的。因此,真正恒久的不是现存的具体之物,不是那些我们肉眼所能见的现象,而是某种抽象之物,是具体之物即使消灭之后依然会长久存在的某种存在。以柏拉图的口吻说来,是“就它本身,只靠本身,万世不易,惟一一个。”(《会饮》)以黑格尔的看法,人类抵达此种恒久存在之唯一本身的途径有三,一是宗教,二是哲学,三是艺术。
西汶艺术网
按:中国人文学者普遍持有贬斥西方文明和现代艺术的情绪立场,而且喜好夸大其词和故弄玄虚。事实上,现代装置艺术的兴起,是观念与材料双重发展的结果,根本谈不上“一次惊险的跳跃”,仅是一次自然而然的历史性运动变革,不存在“犹太教-基督教阵列跃向东方多神教拜物教”,只有思维不正常的人才会把杜尚的现成物装置作品与拜物教的菩萨混为一谈,相反,杜尚在告诫人们不要迷信艺术作品,并通过现成物还原艺术的日常属性。殷罗毕对杜尚的装置艺术和阿布拉莫维奇的行为艺术不单是缺乏全面认识,而且狭隘的历史情绪使他对西方现代文化艺术充满仇恨,因此将它们与原始愚昧的拜物教相提并论。即使殷罗毕在文章中反复引用摩西戒律,却并不等于他自身是摩西戒律的虔诚者,他不过是位不折不扣的文化民族主义者,奉行的是“天人合一”的东方玄学思想。殷罗毕毫不掩饰地指出:“正如我们在整个西方世界的文明观念中所能观察到的,实体与现象世界的分离,是整个西方文明的根基和脉络。”稍多了解西方思想史的人一定清楚,从古希腊到现代欧美,从来就没有出现哲学统一的思想体系,也未曾出现过中国文明的大一统历史格局,所谓的“实体与现象世界的分离”、“神与我的对立”和“人与自然相分”纯属中国学者对西方文明的诋毁,即便西方历史上出现类似的思想学说,也不会是主流的或普遍的思想体系。另外,柏拉图、康德、黑格尔的古典学说,完全不足以解释现当代艺术现象。历史在前进,世界在变化,艺术在发展,唯有不思进取的中国学究还在用古典美学去考察当代艺术。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