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反对歧视行为艺术:阿布拉莫维奇不是萨满女巫

[2013/12/21]
殷:在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观看者所看到的是一个微笑的女人,但他们无从确认这画背后的那个真实之人是谁。事实上,即使有那个明确的真实之人,此时她也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对于观看者而言,画面中的形象所引向的绝不是对那个模特的回忆,而是一种更为普遍的神秘和美。在杜尚时代,蒙娜丽莎的嘴上被添了两撇胡子,似乎普遍的美和神秘都只是一种脆弱的符号游戏,那个在画面内被目睹并被吸引指向的意义维度被消解了。但在阿布拉莫维奇时代,蒙娜丽莎又回来了,这次不是一张画面,而是画家自己作为蒙娜丽莎坐到了观看者面前,让观看者凝视。事实上,阿布拉莫维奇最晚近的作品,也是对之前大半生作品所做的,纽约当代艺术美术馆回顾展就称为:“艺术家在场”。在此回顾展中那个“凝视”作品中,阿布拉莫维奇坐在一把椅子上,与每30秒更换一个的观众对视。纽约的评论家称之为每个观众都与蒙娜丽莎有了30秒的面对面时间。而阿布拉莫维奇在此行为中不断强调着自己与外部空间的能量交流,与观看者的能量交流。此种所谓能量交流,在阿布拉莫维奇的前恋人乌雷的到场时刻达到了高潮。阿布拉莫维奇向昔日的恋人伸出了双手,并流下了眼泪。这可真是一具活生生的蒙娜丽莎,她的最高价值是对于失去了的恋情的哀恸。一种直接的日常情感,成为了这场隆重行为表演的高峰体验。当然,这些始终在释放功效的情感按钮都只是在事后的访谈评判中才会明言,在行为的现场除了偶尔的流泪,阿布拉莫维奇通常总是能保持行为艺术最基本的情感零度姿态的。

按:殷罗毕这些文字说明他对现代文明、行为艺术、阿布拉莫维奇充斥歇斯底里的敌意,他对艺术的价值判断完全囿于古典时代,此外一概是逢场作戏、拜物崇拜的媚俗艺术。估计殷罗毕看了《艺术家在场》纪录片,她实际是阿布拉莫维奇一生艺术成就的回顾活动,也是一名行为艺术家的告退仪式,因为从事行为艺术需要良好的健康素质。殷罗毕完全不屑阿布拉莫维奇的毕生努力。与1500名观众进行“凝视”30秒,来源于阿布拉莫维奇早期的一个互动作品,在长达716小时对视过程中,艺术家不光身体要承受极限挑战,关键的是她成为每位对视互动观众的镜子,使人看到自己和他人的存在。她与相处12年的灵魂伴侣分手后在回顾展再次相遇,那30秒对视的泪下,感动了现场的所有人,这恐怕是自然而然的人类常情。当然,不论你多么真情,但你无法打动一个对你充满敌意的人,相反他会说你是逢场作戏的表演,用情感和眼泪博取掌声。老实说,作为一名中华国粹主义者,必定对阿布拉莫维奇的作品、眼泪、努力不屑一顾,黄老之道和禅林之士均以无为、归隐、静虚为高明,对于凡夫俗女种种一切不为所动。

殷:直接的在场,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是你可以直接看到他反驳他,他的所有思想和情绪都可以被要求说出,成为语词,你可以要求他作出种种解释直到无可解释。因此,普通人的在场是意义的澄清。但艺术家的在场,却是一种非语言的在场,他有着沉默或者胡言乱语或者尖声高叫,就是不搭理任何观看者对话的特权。因为,在此我们看到一个独特的悖论。作为传统表征性的艺术,艺术家主体是彻底消隐在作品背后的,所有的意义都是在画面中才能寻得其迹象并获得指向的。几乎没有人会在观看一幅油画的同时,要求画家在旁对自己的疑问一一作出解答。而一脚踢开了架上绘画这些表征性活动的行为艺术,却强势继承了表征性艺术的特权,就是消隐于展示背后的沉默特权。这一点,任何一种其他的表演艺术,比如戏剧、电影,都是不能逃脱在语言层面上被分析评价和被迫作出解答的责任的。

按:作为一名现代学者应有起码的时空观,要求行为艺术不表演,或者要求表演艺术家像架上艺术的画家一样,彻底消隐在作品背后,这无疑是强人所难的奇怪逻辑。这种言论无疑证实了殷罗毕对行为艺术的强大敌意,他还拿些“表征性艺术的特权”和“沉默特权”之类概念吓人,无视行为艺术与架上艺术的性质区别,而且行为艺术侧重“现场感、互动性、偶发性”,赋予观众、表演者、场景的不同主体的可能意义,在他看全然一无是处。

殷:艺术家自身直接在场,这其中是秘密深藏还是皇帝新装?在艺术家身体那沉默无垠的表面,我们似乎陷入了意义的沙漠。其中或许是空无一物,但每粒沙尘似乎又大有深意,令人深陷其中。它是活生生就在我们眼前的存在物。它结实致密,是我们生活其中的世界之一部分。是造物所造之物。在这个意义上,面对任何一具被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躯体或任何一把勺子,我们都不能轻下断言。事实上,无论是现成品装置抑或是行为艺术都占了这个致密物质沉默之幕的便宜。只要获得足够的名声,任何阐释和意义的累加似乎都不在话下。而任何真正严肃的批评也往往遇到这无言之阵而无从解剖。

按:伪道德主义始终对人的主体价值和本能欲望充满敌视,艺术家本人直接在场有何不可吗?难道他们的在场就意味着动机不纯?一切艺术都离不开语言材质,不管是动作还是影子、颜料还是边框,说它们是“占致密物质的沉默之幕的便宜”纯属胡言乱语,难道人类要生活在静虚空白的禅宗世界才是唯一的美好吗?殊不知,任何有意义的行为必须予以物质奖赏和荣誉肯定,尤其对于一名具有开拓精神的艺术创造者,人类文明就在正当“名利”驱使下才得以发展。一种严肃的批评,决不会要求行为艺术家像架上画家那样“彻底消隐在作品背后”,艺术家似乎不能要“名利”也不能有眼泪,他们要成为朱老夫子“存天理,灭人欲”的道德实践者。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