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反对歧视行为艺术:阿布拉莫维奇不是萨满女巫

[2013/12/21]
殷:但就如同传统绘画,同样都是颜料涂画出来,画与画之间有着明显的优劣之分,同样拿身体来做运用(perform)的行为(performance)艺术,此一行为与彼一行为之间其实也是有着云泥之别虎犬之分的。但对于行为艺术的评判,即使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着巨大的混乱,似乎激烈激进打破禁忌便是艺术价值的保证了,这其中最大的例子便是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自1970年代以来,阿布拉莫维奇将裸体、自我鞭垯、切割皮肤、烧灼、绝食、长途徒步都作为身体的艺术展览呈现在公众面前,最终在美国赢得了媒体和美术馆的注意,并自称当代行为艺术的祖母。但事实上,以残酷激烈为艺术的指针和标高,就如同当年在中国大陆以革命形像政治正确为艺术的评价标准一样,都是一种远离艺术本位的体裁决定论。事实上,如果我们足够注目地观察,那身体与身体,因了身体的主人不同是会显出了大差别来的。是将身体作为一种材料指向某种存在的秘密,抑或只是借助身体来帮助自我去占据舞台的中心来展现自我让观看者围观注视自我,这其中便是当代行为艺术的优劣之分。阿布拉莫维奇女士显然属于后者。

按:阿布拉莫维奇每一分荣誉不是别人的简单赋予,而是通过一个个作品和一次次冒险换来的。不错,她的创作方式有激烈一面,完全超出常人的想象和承受,这种挑战具有革命性质,但不是中国式“改朝换代”杀人暴行,而是用身体语言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对于接近自残的血腥行为,她已向人们作出一个很好解释:“欢乐并不能教会我们什么,然而,痛楚、苦难和障碍却能转化我们,使我们变得更好、更强大,同时让我们认识到生活于当下时刻的至关重要。” 中国艺术理论始终痴迷于“艺术本体”,而这个艺术万精油理论却不以人为中心,完全是超然物外的神格本体。正是这一高高在上的哲学标杆,一切凡俗艺术都是微不足道。不错,身体与身体,身体的主人不同必定存在差别,阿布拉莫维奇女士通过毕生努力,冲向艺术舞台前沿,展现自我和吸引人们关注,这一切有何之错?她的出场表演与殷罗毕的著文立说毫无区别,关键在于呈现出来的东西有没有价值。

殷:昔日的情人乌雷对此深有所悟。当采访者问及为何与阿布拉莫维奇分开时,他说,阿布拉莫维奇需要观众,而他自己更在乎自己的感受。换言之,乌雷的自己能让自己平静得到照料,但阿布拉莫维奇永远都需要在他人的目光下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得到满足。正如她自己所言,我要走多远才能引起你们的注意。而如何让他人来看自己给予自己意义,阿布拉莫维奇恰恰是通过剧烈的自虐来向他们提供情感刺激,给予他们意义来加以达成。在此过程中,阿布拉莫维奇将自己制造成了一具偶像,给予围拜其周围的观众信徒以启示和意义。正如她的策划人在《艺术家在场》那部纪录片中所言,阿布拉莫维奇让整个空间充满魅力。而来看她的人也往往都流泪了,如同血从耶稣的身体流出,眼泪和血在阿布拉莫维奇的行为作品中也常常流出,先是从艺术家本人的身上,作为一种意义的呈现和保证,正如一位艺术杂志记者所说,那可是真的血啊。真的血从真的身体里流出,成为意义直接的在场源泉。阿布拉莫维奇成为了意义的在场给出者。意义(本体)与具体之物的现实世界、与生活合二为一了。

按:艺术需要观众,艺术家想方设法吸引观众,这像肠胃需要食物一样正常,否则他或她不是真正意义的艺术家。至于乌雷选择退出行为艺术生涯,回到让自己平静的生活状态,这属于个人的意愿行为,不等于阿布拉莫维奇选择继续从事行为艺术和不断吸引观众便有什么罪过。其次,不论阿布拉莫维奇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怎样的人――神或鬼,都不能忽视观众同样具有主体独立的判断力,他们不是阿布拉莫维奇能够完全控制的羊羔。事实上,她对艺术的执著勇气以及生活的颠沛流离是非常感人,绝不是流泪流血的苦肉计使然。

殷:生活本身替代了艺术,具体之物——直接的情感成为了意义的源泉和意义的给出者。在此,阿布拉莫维奇完成了对于一种在当代世界中所缺位了的神格的僭越。它带来的结果并非人类自身价值的扬升,而是人类自身价值的自动下滑,一场琼瑶肥皂剧的情感桥段情绪喷涌被放置在了当代行为艺术的颠覆,被当作艺术这一人类高度强烈精神生活的价值所在,这显然不是一种上升。而相比更为彻底但更为干燥的行为艺术家博依斯、巴斯·简·阿德、谢德庆,阿布拉莫维奇之所以赢得了更为广泛的关注和更多的文艺粉丝,恰恰在于她将受伤情绪和情爱这样常人最能直接感受的私人情感当作了其行为艺术的动力和激发点。

按:艺术意义本来就是创作者给出的,就怕艺术家无法给出有价值的意义,自然吸引不了任何人,更激不起思考讨论。把阿布拉莫维奇取得艺术成功当作对“神格的僭越”完全是欲加之罪,这种替神发言才是名副其实的僭越。如果阿布拉莫维奇真能让人类自身价值自动下滑,她不是真神便是恶魔。不论是琼瑶的作品还是阿布拉莫维奇的作品,全不能代表人类高度强烈精神生活的价值所在,即使是消费娱乐文艺也不等于洪水猛兽,千万不要低估艺术作品之外的观众主体。再说,琼瑶作品在价值上要比那些伪道德说教和伪崇高口号好多了,阿布拉莫维奇身体力行的表演以及真血实泪的表达,永远比那些“大音希声”和“天人合一”玄理艺术更有价值意义。
西汶艺术网
殷:作为商业类型剧的琼瑶剧,将直接喷发式的眼泪作为娱乐大众的商业产品呈现出来,这本身是诚实而物归其位的。但将直接情感喷发和眼泪当作指向某种存在意义的紧张现场,当作人类精神生活的巅峰,便是将低的、通常的价值颠倒放到了至高的位置,这便是纯然的媚俗。在媚俗精神带来的群体性狂欢中的行为展示,根本上而言则不再是一种将精神客观化的艺术活动,而是突显现实生活中那个自我并坚持占领舞台中心,坚持要求众人膜拜的偶像作秀了。

按:这世界上,能够打动人的东西,往往是不坏的东西。不论是娱乐作品还是行为艺术,如果它们不值一看,自然不能感动任何人,那样的作品等于没有创作。任何一种文化,如果它蔑视人的情感、眼泪和血液,那么这种文化必定是冷漠而虚伪的,譬如道家强调无为、养生、避世和禅宗主张静虚、默念、净修,它们不是自私冷漠就是灭绝人性。不错,人们喜欢的艺术通常有媚俗的一面,毕竟艺术家与观众全是凡胎肉人,他们无法承受超然物外的精神高度,相反,在人类真实的生活舞台上,自我思想表达与他人分享情感是最基本的存在形式,也是艺术最本质的形态,假如把这一切斥为僭越作秀或偶像膜拜,那么人只能生活在蝉蛹状态才最符合道德。

殷:阿布拉莫维奇作为最为成功最为知名的在世行为艺术家,这一事实本身,恰恰证明了当代西方艺术被异教侵入的严重现实,以及我们生活其中的时代所处的偶像拜物教氛围。

按:阿布拉莫维奇的成功,证明西方文化艺术有着不断自反的开放活力,而不是陷入东方拜物教或中国禅宗密穴。一种开放社会在文化上必定能够自我超越,这种日新月异的良性变革不能用“被异教侵入”简单概括,阿布拉莫维奇是阿布拉莫维奇,她不是萨满教女巫。最后需要告诫中国卫道士:现代文明就是物质文明,重视物质生活是人类追求幸福的健康本能,不论原始人还是现代人,他们在这一点没有本质区别,否则才是癫狂的错乱思想。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