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当代艺术的实质,不是资本问题

[2013/12/23]
今天人们讨论艺术与资本的问题开始多了起来,好像资本有凌驾于艺术之上的趋势。其实,这只是事物的一个表象,而不是当代艺术的本质,把表面热闹的资本介入,误以为是艺术问题被消解,将部分艺术的堕落当成了全部艺术的价值和意义追求,烂画泛滥不等于真实的艺术不存在、不需要。对于中国当下的艺术市场繁荣,需要从多个角度去研究,而不是简单地从情绪化的态度上去看问题。正如中国的市场经济的发展,从一开始提出市场经济、股份制、乃至私人经济的合法性等等,都引起社会的广泛争议和讨论。这一场社会经济革命,并不因为经济中的违法行为、反道德行为、寻租行为而受到遏制,或受到抵制。中国社会的经济改革凭借整体的理性力量和自觉的社会、个人行为,才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大发展。同样,今天说到艺术与资本的关系,实际是一个艺术文化的社会化与市场化的反应,而并不是资本对艺术的主宰或艺术失掉了该有的东西。

首先,当代艺术的实质依然是个体的艺术问题,而不是资本问题。今天的社会是一个多元的社会,而艺术更是一个多元的艺术,这里的多元既指多媒介的艺术,也指多种价值观的艺术,更指不同文化语境之下的艺术的存在,同时也可以指艺术的理解的多样化。但是多元不等于消解了艺术的功能,减弱了艺术存在的意义的追求,或否认了艺术的形式价值。从总体而言,当代艺术的功能化诉求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时候,而且是以个体的艺术家表现为主,艺术成为一种表达独特社会观念与个人观念的手段,因为对艺术的认识的差异,人们在选择艺术也必然是形式各异、五彩缤纷,但并不意味着没有艺术的判断。正如今天讨论资本对艺术的影响,就是包含了人们对艺术的一种超常期待、一种严格要求。

从时间态的发展而言,艺术总在变化,任何时候都会有一种突出的艺术表现,呈现某一时期、某一部分艺术家的自觉追求和所作所为,也是某一时间内的某一艺术共同体的观念表现,从而构成了某一时期的所谓艺术史主要线索。正如毕加索的出现和影响,不等于具象、唯美的艺术绘画不再有人创作,观念艺术的兴起不等于不观念的艺术都彻底消失,只是在这一时段内、在这一个艺术共同体中,人们确立了艺术存在的线索,而忽略了其他另外的艺术。这就是艺术史的写作的选择问题,也是面对历史进行历史思考的问题,并不是所有画画的人、所有做艺术的人都被写进艺术史的问题。所以,在这里就出现了艺术理解和观念表达的交锋,艺术的问题经常转变成一种话语权力和艺术权利的问题,本质上,艺术问题永远是个体的问题,同样艺术史的写作也是个体选择的问题,不可能成为全体社会的共同选择,正因为个体性的差异,所以才引起各种艺术问题的争议,才促进了艺术的更加个体化。

第二,讨论艺术与资本的关系,要理清二者的关系问题,不能因此而否定艺术的自主性、取消艺术的功能。资本对艺术有资助、收藏、建设、促进之功,资本并不是艺术。在这一点上,因为经济发展对社会有亏欠,因为当下人们在多元的格局中对于艺术判断有所丧失,所以才对艺术产生了唯价格论成就的现状,也就是说艺术家的成功与否是以市场价格、销售来判断,艺术家的相互评判成了彼此在市场价格上的一较高低。在这种背景下,市场的操盘手才翻转风云,不断演绎市场、拍卖的排行榜。一个拍卖记录刚诞生,另一个记录又来挑战,拨动着艺术家、市场、投资人、收藏人不平静的心弦,而大众社会则消费着这场娱乐式的艺术市场大战。在此的市场并不决定于艺术的价值和艺术史的地位,而完全是各自艺术家作品背后的拥有者的操作,就像股票市场的热钱一样,追逐的是超额利润,而不是股票绩优还是绩劣。如果把这一层面的市场看作是当代艺术资本化的趋势或形成了所谓艺术资本主义,则完全不是艺术的本质,也不是艺术史要建构的问题。艺术的市场行为自古就有,但并不能决定艺术历史的自身书写和价值判断,那些曾在滚滚白银中风云际会的人物,今又安在?艺术史还不是艺术的历史和艺术家的历史吗?今天所研究的艺术的经济问题与市场问题,是艺术如何市场化、社会如何进行艺术价值判断的问题,这一套规则的前提仍然是艺术本身,是个体的、特殊的艺术决定了这一切,而不是相反。也就是说,最后决定艺术地位与历史价值的,不是资本,而是艺术历史的问题。

由于中国在短时间内发展得太快了,结果许多问题没有消化,许多不搭界的问题成为问题,该认真对待的问题却被消磨在这些混杂的现状中。比如,我们应该更多讨论、批评艺术问题,而不单单是艺术与资本的问题,但现实的中国却必须回答、释清这个最为国人关心的问题,在发达国家,因为资本的发展和成熟,相反是艺术家更关心艺术的问题,或者关心艺术要表达的问题,或者关心艺术的形式实验,艺术的资本体制相对完备,艺术家可以获得资助、帮助,做东西更纯粹、更自由、更加个人化。也就是说,成熟发展的艺术体制已经完全可以自足地支持艺术,而不需要艺术变成先关注市场商业的问题。在艺术体制的赞助下,当代艺术成为一种前卫姿态的自觉艺术。在某些情况下,资本也会与艺术发生冲突,如美国1998年在纽约举办“感性”中,就因为展出了奥菲利的《圣母玛利亚》作品有大象粪便在上面,而受到纽约市长的指责,威胁要取消对该美术馆的资金拨款,但最后公众辩论和仲裁的结果,艺术胜出,并没有因为市长大人的干预而让艺术家的个人化艺术表达方式被取缔。

另外,传统意义上的先锋艺术,是以挑战现有艺术观念、艺术制度、艺术现状、甚至反艺术、反社会为目的的,但在今天,随着社会制度的发展和问题的转换,这一先锋姿态已经不是原来的表现,倒是更多的以项目式或方案式来介入当代社会和生活,得到了大量社会资金或资本的支持,使这种以前卫、先锋姿态出现的当代艺术,成为社会观念形式的一种表达。由于社会的宽容和表达的相当自由,艺术的观念挑战性与冲突性在社会中越来越被接受或被同化。在这一点上,资本起到了润滑的作用,而不是阻止。

第三,从艺术的现实运行中,艺术不单纯是艺术的问题,这个时候的艺术完全变成了一种商品和商业资本。凡是现代商业规律有效的地方,对于艺术品买卖都有效。例如,商品要有品牌,那艺术家就要自己的风格和图像图式;品牌要有美誉度,那艺术家就要别出新枝,有自己的特殊性和社会传播性;商品除了有物理的存在外,还有无形资本的品牌价值,同样,艺术品要具有艺术之外的社会、政治、历史等因素,赋予了艺术价值之外的无形价值。此时的艺术已超出了艺术史的范畴,进入到社会心理学领域中。这一切都是辅助于艺术的因素,也同样不是艺术本身,它研究的是作为特殊物品与商品的艺术品运行规律,研究如何驾驭资本。

第四,正因为历史上、现实中,艺术在任何时候都不是纯粹的一件个人事情,即便是非常个人化的自娱自乐,如传统的中国文人画,也在某种传统意义上具有以无声的个人不介入社会而表明一种生活对社会的态度或抗议。对于现今的艺术格局,资本深度介入艺术,打开了认识艺术、运作艺术的社会经济学大门,对于再认识艺术创作又有影响,但这种影响不是绝对地向市场看齐,而是看清楚了艺术商业运行的特殊机制,它始终寻觅的仍然是那些独特性和自主性的艺术,再外加上诸多的社会因素,赋予了当代艺术的多重价值和意义,使得艺术不再是先前所憧憬的那种艺术状态。但骨子里,艺术是中心,一切都是围绕它运行的,对于艺术家,所要警惕的是他们获得成功时,不要忘记艺术的特征,不要以为无穷尽的复制和模仿是永远的市场法宝,不要变成“市场胜利了,而艺术失败了”。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