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一杯生普洱评论丢画事件:重要的不是画找到了

[来源:墙报]  [2013/12/26]
[img]uploadpic/201312/2013122618819135.jpg[/img]汉雅轩负责人张颂仁

导读:93威尼斯双年展丢失作品事件在《墙报》最早独家发布以来,很多艺术界大V都发表了相关讨论与看法。艺术圈熟知的豆瓣神秘ID“一杯生普洱”每每以辛辣老道的艺术圈评论引发讨论,此次丢画事件亦不例外,墙报联系了“一杯生普洱”先生获得授权转登此文。

米诺Mino

原文如下:
西汶艺术网
重要的不是画找到了

前几天人可以说,张先生应该是无辜的,否则他干脆把画烧了死活不认,也还是比现在好呀。其实说这话的人基本就是法盲。国际上有个叫做ART LOST的机构,只要你确认作品被非法窃取了并登记了。一旦这个作品出现在市场上,这个机构是可以冻结这件作品的交易的。根据李山先生的描述很简单,美国律师上场了,他有离开中国的清单,有离开威尼斯的清单。现在只要张先生说,我没看见另外的作品。就可以立案了。也就是说未来这些丢失的作品是无法被买卖甚至是无法露面的。在这个情况下,保留这个作品就是顶了一个雷。烧当然是个选择,但是如果烧了,证据链还是指向了烧画的人,这就是要赔钱的。大家自己算可以赔多少钱?所以不能确保证据链消失的情况下,烧是个愚蠢的的选择。

张颂仁回应了,回应得非常滴水不漏:他只是帮朋友在收这些作品,他只负责还他收到了且清点到的作品。20年之前,5个箱子离开中国,去了意大利,然后去了中国被退回了香港。到了香港后,张颂仁的下级告诉他只有4个箱子。20年之后,张颂仁发现还有一个箱子没有打开。而这里面就有丢掉的画。[现在这个数字是7张,和艺术家所说的5张还有8张的差别。]这个事实有没有可能?当然有可能。画廊的员工20年变化很大。来来往往的,即使张颂仁先生的画廊和库房在香港彻底搬了好几次,其实仍然有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个箱子的。

张颂仁的大陆朋友可以放心的说,他的错不在贪婪,而在粗心。其实不是粗心,是傲慢。这么多年来,这么多的艺术家的作品丢了。离开北京有清单,到了威尼斯有清单,离开威尼斯有清单。找到一个失去的箱子在当时,在今天都不难。仿佛这么多人催,这么多人要,但凡觉得受朋友之托,就应该去看看,亲自去追踪一下。发现这个箱子其实不难。但是张先生没有去看,其实就是觉得托这个事情的朋友不重要了,或者托这事情的人也认为这事不重要了。

当张颂仁的声明出来的时候,这件事情基本已经结束了。不可能有法律追责了。但是某种意义上看,这个事实似乎也不重要了。没有人在张颂仁是否侵占了画,只要都认为他企图侵占就够大家狂欢了。过去20年,张颂仁和艺术家合作的问题,付钱的问题肯定很多艺术家是不爽的。不信的人去看张晓刚的书信《失忆与记忆》。前面温情默默的说学术说展览,然后害羞的说我要装个程控电话,盼速付款。现在这个事情是导火索,把所有和张颂仁合作过的艺术家以及没被他看上的艺术家的积怨全部点燃。

但是我们仍然不断要追问,是谁给了张颂仁的傲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大家可以仔细读读弗兰的回忆录。一个威尼斯双年展完成,老栗跟弗兰不说话了,在中国媒体面前把这个当年促成这个展览的人叫说“翻译”。[这个当翻译的女孩后来从纽约大学拿了中国美术史的博士,成为了中国艺术的专家]。再到后来,老栗跟张先生也不说话了,这是后八九之后的事情了。在弗兰的回忆录当中,有个细节耐人寻味。当年她发现作品不见了,她要求艺术家签署一个授权,这样她当律师的爸爸可以同样今天用李山的律师使用方法来追逃这件作品。事情就可以很快解决。可是当时没有一个签这个字,没有一个人授权。这可和今天的态度很不一样哦。
西汶艺术网
弗兰这么做,要找到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要洗刷自己的清白。因为从威尼斯开始,老栗他们和中国艺术家已经开始被急速到来的国际关注冲混了头脑。他甚至会为没有人去机场接自己而对“翻译弗兰”而不高兴。王广义的大批判画的作品是贝纳通,而在展览是瓦伦蒂诺赞助的,而不让挂在里面,而怪罪“翻译弗兰”。[见弗兰几年前的访谈]现在作品丢了,没有证据就说丢在意大利那边了,自然弗兰也在这个被怀疑的名单里。而艺术家不授权去追逃,是一种傲慢,也是和一种“缺席审判”。
西汶艺术网
老栗关于这个事情的回应非常和他的江湖地位不符。两个细节值得注意。一是说当时很多艺术家是跟张颂仁合作了,所以他建议这些作品由张来处理。在那个没有机会,出入不自由的阶段,张颂仁就是垄断就是上帝。艺术家是没有别的办法的。但是画如果丢了,动议这个事情的人是否当时就应该出来追查呢。其次同样非常不应该,说这件作品当时不值什么钱。这是非常坏的说法,似乎作品不值钱就可随便处理了。那对艺术家的尊重去哪里了。往好了看,老栗现在仗义,没对已经反目多年的张颂仁落井下石。往不好了看,当时把这些艺术家及其作品“献祭”出去的是他,而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再也没有管这些事情了。后来跟张颂仁不合了,也顺水推舟。无人再提。

而丢画的艺术家呢?当他们不给“翻译弗兰”辩解的机会的时候,其实也是给自己留了一个机会。在那个垄断的年代,谁都会对汉雅轩的存有幻想的。所以“丢了就丢了,也不是你的责任,咱们来日方长。”如果不是后来离开了汉雅轩的经营,或许这些案子就没人提了,也忘了作品每天晚上在哭泣。最有意思的是王广义。一个网友在阿特爸爸上说“王广义接到张颂仁电话说他的画找到了。然后呢,王广义也没跟当年丢画的朋友们透露一点风声吗?

事到如今,事实无法重现,也不再重要。大家只是细细的品味,每个当事人这几天的反应吧。耐人寻味!

2013-12-20 16:27:17

原文链接:http://www.douban.com/note/32223415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