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高鹏:美术馆的水管工

[来源:艺术中国]  [2014/1/2]
[img]uploadpic/20141/2014010222843861.jpg[/img]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

[img]uploadpic/20141/2014010222846817.jpg[/img]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

【导读】脸色略白,目光沉郁,礼节性的微笑夹着一丝腼腆从镜片后面一闪而过。高鹏今年三十一岁,他的上两任馆长,五十岁的张子康和谢素珍,分别是大陆和台湾艺术界的权威人士,他的办公室楼下正值今日美术馆的年终大展——四十七岁的着名艺术家朱伟个展。
西汶艺术网
作者:晁珊珊

脸色略白,目光沉郁,礼节性的微笑夹着一丝腼腆从镜片后面一闪而过。高鹏今年三十一岁,他的上两任馆长,五十岁的张子康和谢素珍,分别是大陆和台湾艺术界的权威人士,他的办公室楼下正值今日美术馆的年终大展——四十七岁的着名艺术家朱伟个展。

今日美术馆是一艘年载重量级艺术家航行的大船,如今指点左右的,是80后的高鹏。

上任几个月以来,高鹏的睡眠很少。有一天,他独自在午夜结束工作后,经过空无一人的长安街,给大他好几岁的副馆长写了这样的一段微信:

“我有时候嘴里不说,但心里确实会觉得把你拉进这个辛苦的行业对不住你。你应该在那种漂漂亮亮的地方干漂漂亮亮的事。我每天会鼓励自己要有梦想,自己已经说累了,也说麻木了。但我确实觉得美术馆是个值得挥霍青春,奋斗拼搏的地方。我们在这里的每一份青春努力都是和自己的爱好、理想乃至社会文化责任相匹配的,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事业’吧……”

高鹏说,其实这封信,他是写给自己的。

只要是事业,我就敢做

得知自己出任今日美术馆馆长,是在前任馆长谢素珍离任的前一天。他和谢素珍面对面,谁都不知道说什么。最后高鹏提议,“晚上我请你出去喝一杯。”

三年前,还在伦敦艺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高鹏,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这辈子会跟美术馆发生关系,直到他的父亲做手术,家人希望他尽快回国完婚。本来要去艺术研究院工作的高鹏,被当时今日美术馆馆长张子康看中,高鹏希望美术馆工作作为艺术研究院的工作的过度,就这样来到了今日美术馆。

在今日美术馆做副馆长的两年半时间,高鹏很轻松。“副馆长不负责运营,只要认识一些大牌艺术家,攒一些好的展览,把我在国际上认识的一些艺术家介绍过来,跟馆长认识,我觉得就对得起这份工作了。”高鹏说。

没有人知道上任的第一个月高鹏是怎样度过的,他把能够赞助美术馆的朋友找了个遍。挨个上门拜访了之前在今日美术馆做过展览的艺术家,关系好的,他感谢支持;有分歧的,他主动道歉。

然而让他最难以应付的还是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之后高鹏很少接受采访,也长了经验,“什么事都要做完了再说,因为每一件事儿即使一个小环节出了问题,这个事情就可能实现不了。”

上任一个月之后,高鹏申请到了美国的一笔艺术基金,从东海岸到西海岸,他花了二十二天走完了美国最重要的美术馆。之后他写了一份报告,准备交给今日美术馆的理事长、今典集团的董事长张宝全,汇报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接任快半年的时间,高鹏逐渐适应了美术馆的节奏。自上任以后,他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十位美术馆长,大部分人过来是想看看,这个全世界最年轻的美术馆馆长,到底是什么样。

高鹏对他们说,他看中美术馆这项事业。“每天都会收到很多艺术家邮寄来的画册、请柬,面对的也都是艺术家,他可以尽情地跟他们谈艺术;工作累了,下楼就是艺术家的展览;有时候去咖啡厅写点东西,也都和艺术相关。我的爱好就是艺术,我每天的工作也是艺术。”高鹏说,“我们做了很多的公共教育,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是我很看重,做大量的免费教育活动,而且越来越多。这就是我们的社会文化责任。”

高鹏说,他把美术馆看做自己的事业,只要是事业,他就敢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从理想主义到务实主义

考大学的时候,高鹏跟父母打了一个赌,如果考上了央美他就留在中国,如果考不上,他就同意跟父母一起移民澳大利亚。结果在收到录取通知的时候,高鹏发现自己不光考上了央美,清华美院和中国美院以及鲁美,他都名列前茅。

高鹏的父母直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高鹏的艺术工作具体是在做什么。上大学时,父母建议他报了央美的建筑专业,“这个专业前景好,将来画一幅草图就几百万。”大一的下半年,高鹏还觉得自己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建筑师,直到他遇到了让他人生转变的导师——韩国艺术家安尚秀。

在安尚秀的设计课上,高鹏作品成绩的不是“A,A ,B,B ”……安尚秀在他的作业上写了两个字——“天分”。当时人才济济的美院,对于自信心受挫的高鹏来说,这两个字是极大的鼓励。之后,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设计专业,并在第二年进入了谭平工作室。

在大学期间,高鹏作为交换生去了很多国家。去日本多摩大学做交换生的那几个月是高鹏最低落的时期。“以前我觉得罗马城是可以一天就建起来的,只要你方法得当,够努力,一个月就能拥有施瓦辛格的身材。”到了日本之后,他把日本各个方面的发达与中国对比后,高鹏的这个想法破灭了。

有一次他和他的日本导师一同乘地铁,他把自己的这种想法告诉了导师,他的导师告诉他,“人和历史都是分成很多阶段的,但是你不可能在你的一段时间里完成所有的事情。也许你想要追求的东西,需要三四代之后才能实现,你只能在你这一代里完成你要做的事情。”

这件事对高鹏的触动很大,从极度理想主义到务实主义,高鹏慢慢接受了自己的宿命、面孔,和他现在的阶段。“我开始想在这个阶段里面,我能够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我能不能有一点进步。我这段经历影响了我后来的很多决定,包括我的人生观世界观。”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