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那些年被人们神话过的伪印高手

[来源:东方早报]  [2014/1/13]
[img]uploadpic/20141/2014011341204561.jpg[/img]《多景楼诗册》选页叶本上的“乾隆御览之宝”与标准印有较大差距。

[img]uploadpic/20141/2014011341206757.jpg[/img]《多景楼诗册》选页吴本上的“乾隆御览之宝”与标准印反相重合。

[img]uploadpic/20141/2014011341208533.jpg[/img]吴本《多景楼诗册》题跋页(图上对比印章出自叶本)

[img]uploadpic/20141/2014011348654081.jpg[/img]两本《多景楼诗册》选页(上图为吴本、下图为叶本)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img]uploadpic/20141/2014011348660925.jpg[/img]俞和作伪“赵氏子昂”印鉴的数学解析(样品取自故宫博物院藏俞和作伪赵孟頫款《六体千字文》)。

[img]uploadpic/20141/2014011348666209.jpg[/img]赵孟頫“赵氏子昂”印鉴的数学解析(样品取自大都会博物馆藏赵孟頫书《羲之四事帖》)。

古书画作伪由来已久,随之带动了书画印、鉴藏印的作伪,不乏个中高手几欲“乱真”的传说。这种“乱真”到底达到什么程度,一直缺乏图像比较研究。笔者在赵孟頫书画研究中注意到这一现象,并运用多种图像处理手段进行了一定规模的统计清理,以利于鉴藏者直观理解书画上印鉴作伪与真印的实际逼近程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赵华

古书画作伪由来已久,随之带动了书画印、鉴藏印的作伪,不乏个中高手几欲“乱真”的传说。这种“乱真”到底达到什么程度,一直缺乏图像比较研究。笔者在赵孟頫书画研究中注意到这一现象,并运用多种图像处理手段进行了一定规模的统计清理。这些清理结论以及图像处理方法有助于鉴藏者直观理解书画上印鉴作伪与真印的实际逼近程度,破除迷信。

艺术史上的作伪“高手”

及其用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俞和作伪赵孟頫书法与伪赵孟頫印

俞和是历代公认的作伪赵孟頫书法最为“逼真”的一位,明徐一夔《始丰稿·俞子中墓碣》:“(和)少时得见赵文敏公(赵孟頫谥号‘文敏’)用笔之法,极力攻书,书日益有名,篆、楷、行、草各臻其妙,一纸出,戏用文敏公印识之,人莫辨其真赝。”这段话暗示俞和得到了赵孟頫遗留的真印并钤盖在自己的作品上,以致真伪无法分辨。

随着资料的富集与开放,安岐、徐邦达、王连起等人逐渐整理出《六体千文》、《九歌书画册》、《临定武兰亭序》、《急就章》二种、《望江南净土词》、《汲黯传》等俞和作伪的赵孟頫款书画作品,俞、赵区别也逐渐清晰。但是专门针对俞和伪印的研究,则较为冷清。这其中徐一夔的文章起到了非常明显的误导作用,甚至有学者据以为俞和圆场,说俞和并非刻意作伪,因此也忽略了很多俞和作伪作品,这些作品至今仍然被作为赵孟頫真迹对待,俞和的伪作理所当然与这些“赵孟頫真迹”莫辨真赝。所谓“乱真”更多的是信息不对称情况下鉴定标准的混乱,而非作伪者手段的高明。

其实,只要将上面作品中的“赵印”与真迹进行贴近对比,通过曲线拟合与解析,或者图形叠加等手段,都可发现二者无论是曲线弧度、缺陷位置等等都有非常明显的差异。以“赵子昂氏”印“昂”字第二纵向弧线(黄色扇形B弧)为例,真印半径15.9mm,伪印半径21.9mm。因此,俞和伪书用印为伪刻,所谓的“用文敏公印识之”,绝非一时戏谑,实乃积虑处心。而这套骗过古今一切伟大鉴定家的印鉴足当艺术史上最“逼真”的伪印了。
西汶艺术网
通过书风对比,可以确定至少还包括故宫博物院藏《道德经》、《与山巨源绝交书》、《浴马图》,上海博物馆藏《洞庭东山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鹊华秋色图》、《跋易元吉猫猴图》、《临王羲之书册》以及散藏各地的《妙法莲华经》等39件赵孟頫款作品实为俞和作伪(详细论文后续发表),而这些作品的印鉴解析也都毫无疑问地指向俞和。

2.詹僖作伪赵孟頫书法与伪赵孟頫印

詹僖作伪赵孟頫书法,有明一代,堪称翘楚,文献记载多夸大其词、神乎其技者,万不可信之。如: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卷十八“艺文赏鉴”条云:“弘治中,有詹仲和者,亦学松雪书画,假梅道人为识,往往乱子昂真迹”;詹景凤《詹氏小辨》称他“法赵承旨,几得其十之七”。

詹僖作伪,徐邦达、王连起等已经有较为详尽的研究,偏锋侧出,极易辨别,绝非古人所诡称之“乱真”者,如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与传道札》、《赵孟頫集册》中的《与德辅仁弟札》、《便中得书帖》、《人日立春帖》、《雪后骑从帖》、《赵孟頫六札帖》中的《德俊茂才帖》等。詹僖其实也是以己意作书,抓住其书法风格特征,拍场所见詹僖作伪赵书无不“仓猝立辨”。

当然詹僖作伪同样有专用伪印,而这些伪印与真印相较几乎没有一处相似,远非所谓“得其十之七”者,徒有虚名,不忍卒睹。这个伪印还出现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米友仁《潇湘奇观图》左上角,作为赵孟頫曾经收藏、观览的证据被引用到相关文章里。而这样丑陋的印鉴是伪赵孟頫书画中的主流。

古代徒手伪印与真印的区别,由此可见一斑,所谓“乱真”,只是一个较大宽容标准下的神话,不可当真。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