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张大千书信中的《溪岸图》

[来源:东方早报]  [2014/1/13]
[img]uploadpic/20141/2014011341231041.jpg[/img]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五代董源《溪岸图》

[img]uploadpic/20141/2014011341234725.jpg[/img]张大千致萧允中书信

[img]uploadpic/20141/2014011341237857.jpg[/img]1939年初徐悲鸿致孙多慈书信

在中国艺术史上,从来没有哪幅画像《溪岸图》那样传奇,获得如此多的关注,让无数东西方画家、收藏家、研究者为之痴迷。1944年春,张大千于借观《溪岸图》之后的第六年,委托好友张目寒将《金农风雨归舟图》赠与徐悲鸿,完成交换事宜。至迟至1945年5月,张大千最终获得《溪岸图》,这幅让他“惊奇不已,必欲携之入川”的“天下第一北苑”。

刘振宇
西汶艺术网
在中国艺术史上,从来没有哪幅画像《溪岸图》那样传奇,获得如此多的关注,让无数东西方画家、收藏家、研究者为之痴迷。这幅改写了中国绘画史的作品从发现到今天,始终充满着神秘色彩,被誉为“中国的蒙娜丽莎”。本文通过对张大千致门人萧允中(1915-)书信的解读,丰富了人们对《溪岸图》命名、修复、流传的认识,解答了《溪岸图》在近代收藏流传中的一些疑点。

一、书信的基本信息

法国艺术史学者亨利·福西雍(Henri Focillon)认为材料与内涵在具体的艺术品中是统一的,对实体特征、大小尺寸、材料构成、技法效果等细节的分析,会引出作者、时期和出处等重要结论。因此在解读书信之前,首先介绍书信的基本情况。

此信是张大千致门人萧允中系列组信中一封,纸本,行书,一套四页,私人收藏,著录于《刘九庵书画鉴定文集》。书信全文为:

茀存仁弟足下:

昨寄去画笺卅四条,乞心畲先生法书者,度已收到。兹复寄上二条,烦弟于《式古堂》、《大观录》诸书一检北苑画目,有《囗囗起蛰图》或《湖山风雨》等名目相近者录出,仍乞心畲先生楷书,如兄在湖上时所乞题之《江堤晚景》、《湖山清晓图》,千万速为求得寄下。此兄十年前从悲鸿先生借来,去年始易得者。少侯顷已全补完毕,只待此题额来,即付装裱耳。前托转上海之画寄出否?再请告树人世兄承買之《东洋美术论考》,请寄上海愚园路838弄十号谢稚柳先生。至盼,至盼,此询学安。兄爰白。尊大人刻安。七月初六日。

收信人萧允中(1915-),字茀存,民国四年八月五日(1915年9月13日)生于河北省衡水县,七岁入私塾,师从魏旭东。十岁随父移居北平。1931年到琉璃厂“菇古斋”古玩店当学徒。1936年夏在北平“春华楼”饭店,拜张大千为师,“茀存”即大千师所赐字号。1955年萧允中响应国家支援西北建设的号召,移居宁夏灵武县梧桐树乡,曾任灵武市书画家协会主席、宁夏文史研究馆馆员等职。

其父萧静亭是琉璃厂“吉珍斋”古玩店经理,也是书画鉴定家张大千、刘九庵的好友。他除了在北平推销张大千的画作,还经常陪同大千赏画、听戏。萧允中在亲聆大千师谆谆教诲、研习丹青的同时,还协助老师处理日杂事务。荣宝斋藏有张大千致萧允中信札五封,内容多为张大千委托处理画展镜框、联络大风堂门人、代购图书宣纸等日常琐事。

二、《溪岸图》的命名

方元在《〈溪岸图〉考辨》中考证出《溪岸图》一画曾有五名:《宣和画谱》曰《江堤晚景图》、沈括梦溪笔谈》曰《落照图》、方薰《山静居论画》曰《溪山高隐图》、徐悲鸿曰《水村图》、谢稚柳曰《溪岸图》。后来的研究者均以《溪岸图》作为画名进行学术讨论和论文检索,往往忽略了张大千如何命名此图。

乙酉年(1945)十一月三十日,张大千自重庆乘机前往北平搜寻古画。十二月初与溥儒合作《松下高士图》(吉林博物院藏)于北平颐和园,赠肖翼之。随后不久即获得《江堤晚景图》和《湖山清晓图》。丙戌年上元(1946年2月16日),张大千创作完成《巨然夏山图》后携《江堤晚景图》访溥儒,共度元宵佳节。应大千之请,溥儒在诗塘楷书“大风堂供养南唐北苑副使董源画江堤晚景。无上至宝。丙戌上元。西山逸士溥儒敬题”。此即信中“兄在湖上时所乞题之《江堤晚景》”之来历。

在信中,张大千明确要求门人“于《式古堂》、《大观录》诸书一检北苑画目,有《囗囗起蛰图》或《湖山风雨》等名目相近者录出,仍乞心畲先生楷书。如兄在湖上时所乞题之《江堤晚景》、《湖山清晓图》,千万速为求得寄下”,并说“此兄十年前从悲鸿先生借来,去年始易得者”。由此可知此图即是后来定名为《溪岸图》的那幅名作。或许是张大千尚在研究之中,还未最终确定画作名字,所以请溥儒题写两个名字。如果我们以“董北苑”、“起蛰图”和“湖山”三个关键词检索,可发现此画在张大千的艺术人生中多次出现,仅1946年就出现过三次,以时间先后为序,分别是:

第一次是1946年3月19日,张大千题大风堂藏董源《江堤晚景图》。在这篇短文中,张大千说“八年前,予客故都时,曾见此董元双幅画。自南北沦陷,余间关归蜀。数年来,每与人道此,咨嗟叹赏不能自已。去秋东虏瓦解,我受降于南京。其冬予得重履故都,亟亟谋观此图。经二阅月,始获藏予大风堂中,劳神结想慰此遐年,谢太傅折屐良喻其怀。米元章尝论:董元画天真烂漫,平淡多奇,唐无此品,在毕宏上。今世欲论南宗,荆、关不可复见,逞论辋川,惟此董元为稀世宝。予尚有澹设色湖山欲雨图,亦双幅,与此可谓延津之合,并为大风堂琼璧。丙戌二月既望,昆明湖上雪后书。蜀人张大千爰”。我们知道丙戌年二月既望(1946年3月19日)之前,除了《江堤晚景图》外,大风堂藏品中,属于董源款的作品,只有《溪岸图》。张大千获得的第三幅董源作品《潇湘图》是在1946年12月。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斯塔尔亚洲艺术品维护研究室的检测报告显示《溪岸图》是由两幅宽度不等的画绢双拼而成,左幅宽20.25英寸,右幅宽23英寸,所以大千题跋中的“澹设色湖山欲雨图”应为《溪岸图》。张大千认为此图与《江堤晚景》“可谓延津之合,并为大风堂琼璧”。

第二次是1946年5月23日至26日的《大风堂藏书画展览》。5月17日张大千在成都市祠堂街四川美术协会主办《大风堂藏书画展览》,展出藏品243件(套),展览9天,5月17日起至26日止,每天上午8时至下午7时。由于场地有限,全部藏品分三次展出,第一次展出自5月17日起至19日止,展出藏品83件(套),2号展品为《宋刘道士湖山清晓图》。第二次展出自5月20日起至22日止,展出藏品75件(套),1号展品为《宋董北苑江堤晚景》。第三次展出自5月23日起至26日止,展出藏品85件(套),2号展品为《董北苑湖山烟雨图》。同年5月23日成都《新新新闻》以“古书画三日一换”为标题报道了第三批次的展品,记者写道“名画家张大千主办之大风堂古书画展,从于十七日起在美术协会举行,连日亲众甚为拥挤,该项展览每三日更换一次。本日为更换时期,名画甚多,有宋董北苑湖山烟雨图、苏东坡题竹与可画竹、元四大家之黄千文王蒙合璧山水、梅花道人墨竹及山水、倪云林墨竹、(黄鹤)山樵太乙观泉图、明四大家之沈石田雪景山水、文徵明墨笔山水、仇十洲仙山楼阁、唐伯虎醉渔图,而以清朝郎世宁香妃圆明园、红灵花馆小憩图为妙名贵”。在正式印刷的《大风堂藏书画展览目次》中,此图的名字是《董北苑湖山烟雨图》,时代被确定为宋。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