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家常日用品:母亲另类收藏品

[来源:汉网-武汉晚报]  [2014/1/17]
所有人初次到我家,都会疑惑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那些八十年代的钟表、老掉牙的小木凳、锈迹斑斑的晾衣架、不出声的收音机……居然还没有退休,依然在现代家庭里发挥余热。其实,这些都是母亲的藏品。母亲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没什么文化,却痴迷高雅的收藏艺术,不过,母亲收藏的不是宋代的书画明代的瓷器,而是生活里的小物件。她最钟爱的两支褪了色的圆珠笔,把当初父亲在部队当兵时母亲的思念倾诉到薄薄的信纸上,邮寄到远方。每每看着那两支圆珠笔,母亲便仿佛回到了少女时光,连说话的声音都会变得柔软。

一只原木颜色的小木碗,是我小时候用过的。母亲说,我每次吃饭都不安分,总容易把面前的碗摔碎,母亲上街买了一只昂贵的小铁碗,但铁碗传热快,烫了我的小手。于是,没有学过木工活的父亲打造了这只小木碗。父亲的手艺确实不好,小木碗样式一点都不好看,不过,却让父亲摸索得光滑无比。每次看到这个小木碗,母亲就仿佛看见童年的我,以及父亲做小木碗时的样子。

还有一个已经不走动的小闹钟,秒针也掉了,可它当初是咱家的功臣呢。那时我上初三,每天早上五点起床上早自习,父母摆了个小吃摊,每天四点起床干活。母亲每天都要定两次闹钟,一次定到四点,起床后赶紧又定到五点,时间一到,就喊我起床。

父母结婚时佩戴的新郎新娘胸花、父亲送给母亲的银戒指、我出生时穿的衣服、我上学时的奖状、我第一次送给母亲的维生素……这些东西,都是母亲的宝贝。与其说母亲在收藏物品,不如说她在收藏故事,幸福了一家人的故事。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