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凭小学文化炼成街头古籍专家

[来源:北京晚报]  [2014/1/23]
回收废品的游击队是那些蹬着三轮满世界跑的老乡。他们中河南、河北、安徽的较多。他们也各有各自的地盘。为了不受别人欺负,还形成了一定的团伙关系。互相帮衬,如果一人有事,老乡们都去帮忙。如果不是那个地盘的,千万不能去那个地盘收东西,否则,被那家地盘的老乡撞见了,一顿暴打是轻的。

回收废品的游击队员们大都以回收废旧电器为主。因为这些东西,占的地方相对较小,价值较高。特别是2009年6月开始,国家实行了家电以旧换新。补贴幅度为新品售价的10%。这可为这些游击队员们提供了一个赚钱的好机会。他们廉价收来旧电器后,可以转手卖给那些没有旧电器可淘汰,但是又想占国家补贴政策便宜买到新电器的顾客。也不知他们采取了什么办法,他们还掌握了不少家电卖场的优惠券,可以代替回收券。这样想享受国家优惠政策的顾客,可以直接买券,而不用费劲巴拉的拿上旧电器去找优惠。这真是“方便顾客到家了。”这游击队则成了窃取国家补贴资金的游击队了。可我们故事里的这几位主人公却全然不同,他们凭借自己勤劳的双手和聪慧的头脑,蹚出来一条独家回收路线,也都发了财。

小靳 说起图书分类和版本影印如数家珍

比游击队正规的是回收废品的坐地商,他们大多有着良好的口碑。小靳是这一带收废品的坐地商,他租了一间临街的铺面房,前面有一块空地,正好停他的130货车。他起步早,干这一行起码十年以上,父母妻儿都跟着他,据他说:干这一行看着容易,实则需要打点的关系很多,城管、环卫、公安、绿化还有街道,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够您喝一壶的,轻的罚款,重的让您关门滚蛋!好在该交的费用按时交纳,时不时地还意思意思,这样还维下了一些人,站稳了脚跟。

小靳干这一行的原始积累是从大秤约货开始的。因为是大磅称,如果称小分量的货物,差个二三两的根本看不出来。再加上买卖价差,一天挣个三五百元不算什么。他一般一天跑一次河北三河,将废品分门别类的卖给造纸厂、塑料厂。由于是老主顾,人家一般是有多少货收多少。而且当时付款,这样他就不会积压明天收货的本钱。

小靳真正的发财是从废品中发现宝贝开始。不要以为废品就是废物,那里面可是蕴藏着黄金,不!甚至比黄金还要贵重的宝物。这就是各种版本的旧书。小靳着手收废品的时候,许多人还没有意识到旧版书的价值。他们几角钱1斤就卖给了收废品的。但是到了真正的识宝者眼里,许多都是梦寐以求的珍本、孤本。在旧书里,有时还夹着旧书签、藏书票、粮票、股票、邮票、存单,信札……

一开始,小靳看到一些人到他的废品堆里扒拉旧书不以为然,他只是将这些旧书以每本5元的价格卖给他们,1公斤旧书的价格是8角钱,翻了不止10倍。可是,他们依然来买,小靳就觉得不对劲,这里面肯定还有大利。小靳就和一个老熟人打听。那人告诉他说:“书可是个大学问,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学会的,《版本学》、《目录学》是大学图书馆系的专业课程。”小靳就缠着那人说:“那您就做我的老师,告诉我一些基本的判断方法,我在实践中学,肯定可以学会,以后,您在我这儿可以随便挑书,价钱优惠,您看着给就行。要不,还是老行情,5块钱一本!”

从此,小靳以小学文化的底子学起了图书分类。什么线装书、平装本、精装本、影印版、木刻版、石印本、以后,什么版次、印数、类别、定价也难不住小靳了,他同样也可以说得头头是道。小靳发现就是同样版本的图书,如果有作者签名,就可以提高不少身价。如果是著名学者的自用书,有眉批的书,同样也可以加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小靳开始屯书,用他的话说:“屯,就是货卖与识家。”他把收集到的旧书按文史、艺术、辞典、中医、收藏、地理分类储藏。这方面,他的儿子大学毕业后,成了他的得力助手。他还把同类书进行了细化处理登记,比如《红楼梦》就按不同时期、不同版本登记储藏。我曾看过他收藏的民国文明书局评本。其印刷精美,每位红楼人物都有绣像。虽然经过近百年风雨,但由于原读者的悉心爱护,书页都没有折角。

他对每一本旧书都不嫌弃。哪怕是10余页的小册子。这方面网络帮了他的大忙,他的儿子为此在网上建立了一家旧书网店。名曰:我淘我书。与“孔夫子”网站链接,生意很是红火。

有一次,一家出版社要求找一本创社初期的藏文版的《共同纲领》,是1952年版的,当时发行了3000册,定价才5分钱,页码只有12页。时过60年,其存世量屈指可数。但是,他就存有一本。最后,双方讨价还价,以1600元成交。
西汶艺术网
说到旧书的价值,我们深感遗憾的是十多年前,一些国有文化单位的领导们并没有认识到。有那么一家文化单位,上级批了拆旧办公楼,建新办公楼的计划,大家就忙活着拆迁,因为国家拨给的拆迁费有限,拆迁后,还面临着租赁仓库储存、保管这些家具、物品、书籍、文件的问题。领导们开会研究的结果是:将过去几十年留存的,包括解放初期接收国民党遗留的书籍文件全部处理。保留必要的工具书。因为今后所有的资料文件都可以上网去查。这些东西如果装走,没有几百个箱子不行,再加上保管条件有限,如果水泡了,鼠啃了、虫咬了,或者一把火烧了,谁负责?咱们请同一个系统的大学看看,让他们来挑拣,剩下的一处理,这有多省心。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当时,成小山般的书籍文件堆放在操场上,北风一吹,到处都是飞扬的书页……让人看着感到一丝悲凉,走过的一些老同志看到,不禁感慨地说:“这些败家子!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西汶艺术网
据说当时废品回收的人可发了大财,他们成麻袋的装走,一车车运到一个地方,然后雇人挑选,没过几天,这些旧书、文件、信札就出现在潘家园的书摊上,只不过身价已经不是几角钱1公斤,而是按珍罕程度和文化含量,随行就市,双方议价交易。有的一页纸,是名人书札,没准就值几百元。有些老厚的书,因为发行量大,尽管有个几十年历史,也不过就几十元钱,但就这样,也比其当初的身价涨了不知多少倍!据说,就是那些当初在潘家园抓二手货的人,如果拿到今天,放到拍卖会上,又涨了不知多少倍。

那时,我还不认识小靳,我料想他一定参加了抢宝的行列,不然,他怎么有那么多好书呢?当然,他守的这个地区占有地利之便,因为这里聚集了一大批国家部委机关、大企业、文化单位,还有许多离退休老干部住的宿舍楼,这都是资源。特别是老一辈不在了,他们的子女认为这些破书烂本的没有什么用,堆在那儿占地方,于是,近似白给似的给处理了。

破铜刘 靠铜杂件起家

“破铜刘”是小靳给老刘起的一个绰号。他是北京景泰蓝厂的退休工人,因为他特别爱好古铜器。这里说的古铜器不是青铜器,而是那些有些历史的红铜或者是白铜、黄铜的小挂件、小饰件。这些物件虽然不起眼,但是非常有意思、非常有品位。

他经常系在腰间的黄铜皮带扣,上面主题纹饰是饕餮,环绕四周的是一圈卷云纹,非常大气,据他说那是明代将军的皮带扣。这条皮带上,带环也非常有特色,有数个圆环,是紫铜的,上面还篆刻着精美的龙纹,据他说:是清代王公贵族佩戴各种武器的挂环。那钥匙链同样是紫铜的,粗大、壮硕且扭丝精美,一看就不是普通之物。至于他随身带的铜饰物,那多了,什么口袋里的小铜印,是元代的;项下悬的小铜佛是清代的,手腕上戴的铜手环是民国的……就是小挖耳勺、小镊子等全是有年代感之物。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加起来怕有两斤之多,可他并不觉得重,每天怡然自得地带着,还不时把玩。

“破铜刘”是靠吃废品回收的铜杂件“起家”的,他与10多家废品点建立了直线联系。有事没事都去人家那儿转转。人家是按公斤收的,他是按件买的。因此,收废品的也愿意给他留着。况且,这又不是什么有多大价值的古董。但是,架不住他长年累月的积累,他的古铜杂件也成了系列。如果开一家古玩店,也未尝不可,但是,“破铜刘”就是喜欢这些。朋友想匀走一样,像割他的肉一样心痛,知道了他脾性,也没人给他出这个难题。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