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上海80后的玩具收藏经

[来源:青年报]  [2014/1/23]
[img]uploadpic/20141/2014012341287121.jpg[/img]年过而立的朱宇翔是个小有名气的玩具收藏家。他说:“我们在上世纪80年代度过童年时光,实在是太幸运了。” 青年报记者 马骏 摄

原标题:上海80后的“玩具童年”

80后的童年,《黑猫警长》、《天书奇谭》跃身而入,《多啦A梦》、《圣斗士星矢》闯进荧屏;男孩子用小兵人摆阵布局,冲杀疆场;女孩子“点”煤气灶,抄起小锅小铲“过家家”……童年时光用来胡乱打闹,瞬间一晃而过了。

朱宇翔的童年贯穿了上世纪80年代。如今他已年过三十。在那玩具厂的地皮上,眼看着楼塌了,眼看着楼建起。他收藏了上海最后一批库存铁皮汽车、一万多个小兵人、小时候的动物园门票,还有杂七杂八的80后记忆。

“我们在上世纪80年代度过童年时光,实在是太幸运了。”青年报记者 严柳晴

煤气灶

“上海是中国最早有煤气灶的城市之一。体现在玩具里,锅碗瓢盆齐备,还有会下蛋的母鸡。小小一个玩具里,蕴藏着多么有意思的生活。”

“小朋友们,长大了你想做什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做科学家!”“做解放军!”小男孩们举起手来。

“做医生!”小女孩们也扯起嗓门。

上世纪80年代,朱宇翔在上幼儿园。老师问起“长大了想做什么”,小朋友们的回答几乎一样。大家的领口都别一枚别针、挂一块手帕。走到东,走到西,都要寻个伙伴手牵手。
西汶艺术网
小朋友的词典里,好像只有“科学家”、“解放军”和“医生”。朱宇翔是个稀里糊涂的小家伙,没雄心,无壮志。这三个“伟大”的职业和他毫不沾边。他打小就困惑:“我到底想做什么呢?”
西汶艺术网
朱宇翔的母亲是幼儿园园长,由此,他近水楼台,从来不用和小朋友抢玩具。傍晚时分,小朋友被陆续接走。玩具世界里只剩他一人独大,无人与之争锋。捉弄完“母鸡下蛋”,耍一阵子铁皮冲锋枪。如果还意犹未尽,幼儿园里还有“巨型玩具”——爬上滑滑梯,俯冲而下。

他就这样过着“没心没肺”的童年,上世纪80年代的时光,一飞而过。

2003年,朱宇翔24岁了。他开始上班,赚钱养家,日子过得循规蹈矩。那一年,“穿开裆裤”长大的小伙伴开了一家玩具店,玩具主要是欧美系和日系的,小时候“一人独大”的世界被重新开启。他开始挑选玩具,收藏在家。

一年之后,一个康元玩具厂生产的“煤气灶”引爆了他内心的狂热。当天,一位叫“烟灰缸”的朋友向他通风报信:“我在城隍庙,这里有一家卖铁皮玩具的,快来看吧。”

朱宇翔拖过“小电驴”,飞身跃上,一路狂飙到城隍庙小店家,忽见一只大型煤气灶。煤气灶捎带一口钢精锅和一把小水壶,幼年时光扑面而来,神形毕现。“这是幼儿园时候的玩具!”

这家小店里的玩具,打着上海康元玩具厂的logo:一只碗旁边放了一双筷子,意为“做任何事情,首先要有饭吃”。这是上海最老牌的玩具厂,早在1934年,留日海归老板项康元在制罐厂里设立了玩具部,利用制铁皮罐子的边角料制作玩具,风靡一时。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上海是中国最早有煤气灶的城市之一。体现在玩具里,锅碗瓢盆齐备,还有会下蛋的母鸡。小小一个玩具里,蕴藏着多么有意思的生活。”

他买下了不少玩具:新闻拍照车、运鸡车、火车头……边买边抱憾:都已经晚了,这已经是康元玩具厂的最后一批库存。
西汶艺术网
“小时候女孩子们玩‘过家家’。一对‘小夫妻’,一个叫‘新娘子’,一个叫‘新官人’。”朱宇翔乐呵呵地咧开嘴,笑得前仰后合。每蹦出几个词,都自己忍不住先“哈哈”大笑两声。

“女孩子们抢着做医生。穿着白大褂,拿着听诊器,特别有气势,洋娃娃捧来了,左听听,右听听。所以,大家都要做医生嘛!”

黑猫警长

单单黑猫警长,他就收藏了七八年,总共有15个。康元玩具厂、曙光玩具厂、上海玩具十厂等多个玩具厂的各个版本,朱宇翔全都收藏了。此时的他已经快30岁了。

朱宇翔不想做“科学家”、“解放军”,也不想做“医生”。周围的小伙伴们一个接着一个许下了“同一个梦想”,他心头一片茫然。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小朋友们的家中都不富有。谁家有一台电视机,便如众星捧月。电视一开,众人提板凳而来,电视机被人头裹得严严实实。那年头,电视里片子也不多,成天都在播放伟大的“科学家”、“医生”和“解放军”。

“小朋友也看样学样。”朱宇翔为当年的自己打抱不平,“于是,他们未来的职业,当然只能从三者当中挑选啦!”

朱宇翔的父母都是教师。幼年时,家中清贫,收入只能糊口,没有闲钱给孩子买玩具。朱宇翔贪玩,喜欢和小伙伴们厮混,昆虫蚁穴,皆为玩物。但是,他生于知识分子家庭,家教甚严,玩心大起时,却常被看管在家中。但即使这样,仍按捺不住他的玩心。

朱宇翔和知识分子父母一起住在老式里弄里,一道窄弄堂通向马路。弄堂门口摆着两个玩具摊。穿过弄堂,眼见两个木板“窝棚”,一左一右。过年时,口袋里有一点闲钱,买几盒划炮,边走边扔,“啪”“啪”乱炸,回家一路,仿佛打仗。

1985年,朱宇翔6岁,父亲下海,家境日渐宽裕。上小学后,朱宇翔每月有2元零用钱,顿感小富即安。心里不存科学家之梦,却有玩物丧志之嫌。朱宇翔心之所系,便是弄堂口小店里的玩具摊头。

朱宇翔就读的小学离家不远,学校和家同路,上学路步行大约15分钟。他喜欢走小路,弯弯绕绕,曲曲折折,回到家中回味无穷,像经过了一次小型探险。同学之间流行一句话:大路有水,小路有鬼。雨后和小伙伴结伴回家,大伙儿“没事找事”,专挑些积水路段,找木棍、寻砖块,用木棍试探水深,放上砖头,一步一步跳过去。放着好路不走,偏要花上几倍的时间,几经折腾。

即使一个人放学,朱宇翔也特地“路过”一下弄堂口,去小摊上瞅上一眼:有什么新奇玩具出现?如果这时候口袋里恰好有零钱,铁定会被玩具摊老板全盘“吸”走。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