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格丽和她的布老虎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4/1/24]
[img]uploadpic/20141/2014012435197169.jpg[/img]王格丽和她的布老虎
西汶艺术网
文心

“今年冬天的爱知县很冷,窗外飘着细细的雪花。我把您的布老虎放在了床头,杏黄色给我温暖的感觉。每当看到它,我就想起了您,想起我在中国度过的美好时光……”这是一个名叫田中爱的日本女孩写给王格丽的一封信。

王格丽,辽宁普兰店市人,普兰店传统手工布艺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去年,王格丽在大连外国语大学讲授布艺课的时候,认识了日本留学生田中爱。文静的小姑娘对中国的布老虎很感兴趣,下课后走到讲台前,礼貌地问:“老师,您什么时候还来?”王格丽告诉她周末自己在大连和平广场参加展示活动,欢迎她过来看。田中爱果然如约而至,并挑选了3只布老虎带回日本。这段跨国友谊让王格丽更加坚信:布老虎不仅仅是玩具和装饰品,更是一种爱的表达,一种文化的传递。

要把家传的手艺学出个样来

在王格丽的记忆里,有许多关于布老虎的回忆。小时候,慈爱的姥姥给她做虎头帽、虎头枕,心灵手巧的母亲用裁衣服剩的布料做成一只只小小的布老虎,逗她玩。在王格丽的心里,布老虎是浓浓的爱,温暖了整个童年,但真正与布老虎结缘则始于1997年的冬天。

那一年,在大连普兰店船舶辅机厂工作的王格丽遭遇了人生中的一个难关:下岗。“当时我心情很不好,整天愁眉苦脸的。妈妈为了开导我,让我跟她学做布老虎,没想到,我从此便和这些可爱的小东西结了缘。”
西汶艺术网
王格丽说,刚开始看母亲做布老虎时,觉得挺简单:“可是真做起来,却发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费了半天劲儿做出来的东西却不伦不类。”初始的挫折却激发了王格丽的心气,不服输的她把母亲的作品拆了重做,后来总算有个虎样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回忆起当年的情景,王格丽感慨万千。如果没有母亲的支持,她无法走到今天。布老虎缝好后,需用木屑填充,这些木屑是要经过防虫烘干处理的。夏天可以拿到太阳底下晒,但冬天日光不足,晒不干。母亲就支起一口大锅,把木屑倒进锅里炒干。看着母亲弯腰炒木屑的样子,当时王格丽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家传的手艺学出个样来,不辜负母亲的期望和鼓励。后来,王格丽又找了份卖保险的工作,白天跑业务,晚上做布老虎,一干就是十多年。
西汶艺术网
艺术之路越走越远

王格丽祖上是山东烟台人,闯关东来到普兰店。王格丽的布老虎技艺在风格上属于山东一派,优雅敦厚,线条圆润,跟山西威猛刚劲、有棱有角的黎侯虎有很大区别。

为了让布老虎在自己的手中呈现出独特的韵味,王格丽一直在动脑子琢磨,在造型设计上颇费心思。她的布老虎全身各个部位都有不同的呈现方式,或夸张,或浪漫。拿老虎的眉毛来说吧,王格丽手下就有锯齿形的、大粗形的,各不相同。

王格丽不仅设计出“母子虎”“团圆虎”“夫妻虎”等布老虎系列,还创作了一系列衍生产品。有一次,王格丽在大连参加展会,有观众问:“怎么没有马?”“怎么没有兔子?”她灵光一闪,为什么不尝试做一做其他的动物呢?回到家中,她又画又剪,不久小老虎的身边又多出了小猪、小马、小兔子等11个“兄弟”,形成了现在的十二生肖系列。

王格丽是个精益求精的人,甚至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做出好的作品,自己会乐呵呵地看上半天;做得不满意的,半夜起来会拿起剪刀三下五除二地剪掉。在创作十二生肖系列时,为了做出小马昂首阔步的神韵,她连续做了好多个,最后终于悟出了门道——要把胸脯塞得鼓鼓的,脑袋塞得高高的,才能做出一个神形毕肖的小布马。

酒香不怕巷子深。王格丽做布艺做出了名。2004年,新加坡中国文化基金会与大连市文联联合主办了一次中国传统民间艺术观摩会,王格丽作为唯一的布艺技艺代表,受邀去新加坡展示技艺,这让她第一次意识到祖传手艺的价值。

好事接踵而至。2007年,王格丽被授予“辽宁省优秀民间艺人”称号;2008年,她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这些年,她先后去了北京、上海、台湾,以及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展示家传的布艺技艺,她的艺术之路越走越远。

有市场前景才有传承空间

今年年初,王格丽做了一次白内障手术,她迫切地希望能找到一个有灵性的徒弟来继承这门传统手艺。
西汶艺术网
一直以来,王格丽都是一个人经营着她的布艺工作室,最主要的销售平台是参加展会。从前女儿跟着她一起做,但大学毕业后就去了一家企业工作,没有时间帮忙了。“以前带过四五个学生,最后都受不了这份清苦,走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学生,是她老同事的孙女,在沈阳医科大学读书,假期的时候回普兰店跟她学。

对于徒弟们的选择,王格丽表示理解。她说,一件手工布艺产品一般可以卖到60元至80元,最高不过200元,按照这个标准,学徒们只能维持温饱,这也迫使年轻人不得不做出现实的选择。另外,年轻人普遍缺乏老一辈人对传统布艺的感情,很难将一时的兴趣转化为持久的热爱和动力。

在中国传统民间文化中,虎是辟邪之兽,长辈送晚辈布老虎寄予了对孩子茁壮成长的期盼,这份舐犊之情自然不是批量生产的玩具能相提并论的,因此王格丽相信布老虎还是有市场的。她听说山东潍坊、山西长治等地已经采用“公司 农户”的模式经营布老虎的生产,公司负责订货和销售,农户负责设计和加工,优势互补。她特别希望辽宁也有这样的公司来承担销售工作,一来自己能腾出时间专心创作;二来有了效益,学布艺的人会越来越多,自己就不用担心祖传技艺后继无人了。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