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拾荒夫妇捡到装着6.1斤黄金首饰的箱子

[来源:新文化报]  [2014/1/28]
[img]uploadpic/20141/2014012828121269.jpg[/img]警方打开纸包,清点黄金饰品 本组图片 本报记者 孙立国 摄

[img]uploadpic/20141/2014012828122591.jpg[/img]被捡到的黄金首饰 本组图片 本报记者 孙立国 摄

捡到了光成本价就要81万余元的首饰

妻子被吓哭了,丈夫生了一场病

20天后,这笔相当于他们40年收入的财富物归原主“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吃饱了,睡着了,高兴了!”

荨在长春收废品的刘玉华、周井侠夫妇拒绝了珠宝公司的5000元红包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捡到6.1斤黄金首饰!6.1斤?对,你没看错。如果遇到这样的事儿,你会作何选择?

来自河南的拾荒夫妇是这样做的———

将拾到的价值81万余元的首饰交给警察后,刘玉华、周井侠这对以拾荒为生的夫妇心里终于踏实了。

两人年收入两万余元,这些钱相当于他们40年的收入,但他们说,“不是自己的钱不能要,我们虽然捡破烂,但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还是能分清的。”

第一幕:地点:长春市重庆路派出所会议室

 

金首饰“哗啦”一声倒出仅成本价就要81万余元

昨日13时许,长春市重庆路派出所会议室。民警们将捆得死死的三个小包,先用剪子剪掉胶带,再一层层扒开,伴随着“哗啦”一声,几十条金灿灿的粗项链和金戒指“淌”在了桌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迎着阳光,它们亮得耀眼,现场的人不禁发出惊叹声。
西汶艺术网
这些饰品是千足金,经过统计,重达6.1斤,仅成本价就要81万余元,零售价则要过百万,站在旁边的珠宝公司两位负责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此前他们心情忐忑,不敢想象东西丢失这么多天后,居然能找回来,并且是一样不少。

“如果货真没了,对公司来说,不管从哪方面,损失都太巨大了!”公司一位女士介绍。

14时30分许,他们从派出所所长芦树山手中接过这些货品。

这时的他们不再低沉而是兴奋,不停地向民警和拾金不昧者表达谢意。

第二幕:地点:重庆路一珠宝公司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装首饰的小箱子没检查直接被扔掉了

这么贵重的货品怎么会丢失呢?“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意外……”公司人员介绍。

这些首饰从深圳发出,1月6日抵达长春,当时用木头箱装着,里面有一个大箱,两个小箱。倘若像以前,这些货应该装在一个箱子里,“可能是发货时遗忘了,就分开装了。”
西汶艺术网
收货员拆封时,将大箱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没检查小箱子,随后箱子被扔掉。17日,公司在核对时,发现货少了,便立即报警。

“真丢了,员工心里也不好受,因为每个相关的人都有可能被猜疑……”公司人员担心,黄金饰品很容易出手,如果不是对方主动说出,肯定找不到了。

“不管是钱,还是物品,都是辖区丢失数额最多的一次。”

接到报警后,芦树山将情况上报给朝阳区分局刑警大队,先后三次召开案情分析会。

随后,民警两次赶赴深圳,确定不是从源头出的问题后,将排查重点放在珠宝公司200米范围内的拾荒者、清洁工人、商户服务人员以及居民。

第三幕:地点:文化街附近一间屋子

 

以为装的卡片,撕开一角,“哎呀妈呀,我当时就吓蒙了”

1月24日9时许,当警长路春排查时,碰到了拾荒者周井侠。

“大姐,我有点事想跟你打听下……”还没等路春说出口,周井侠面色紧张,将他拽到一边:“哎呀!我跟你说,可出大事了!”她主动说出丈夫捡到了老多的金戒指和金项链,边说还边哭,“太害怕了,真多,捡到后我就被吓哭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昨天,在派出所,周井侠和丈夫刘玉华站在窗口前等待着与失主见面,虽然他们身穿的衣服油污斑斑,手掌粗糙,但笑容却极其灿烂。

两人一个51岁,一个53岁,从河南一个农村来到长春拾荒二十余年了。

为省钱,他们住在西安桥附近的平房里,每月租金300元,每天早上5点左右刘玉华骑“倒骑驴”拉老婆出门,来到重庆路周边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七八点后,再骑车回家。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重庆路这片儿,他们干了10多年了,时间长了,大家都认识他们。

一个店家将文化街附近一间屋子借给他们用,他们能放置废品,也能帮着给屋子烧烧火,中午还能热口饭吃。

大多数时候,他们的午饭都极其简单,记者来到这间屋子时,看到炉子边摆着一碗底风干的玉米面,中午他们就吃得这个,配了两个馒头,一袋咸菜。

他们是在离这里大约只有10步远的一个垃圾点捡到金子的。

黄金饰品是怎么找到的,又为何这么晚才告诉警察呢?

“我看是个箱子就拿回来了,多亏了当天回屋子又倒腾了一下,才发现不对劲,按平时我都直接扔到大袋子里,不然真不知道它们落谁手里了……”1月6日10时许,刘玉华拾垃圾时,发现了箱子后拿到屋子里,“最初以为纸包里是卡片,撕开一角,哎呀妈呀,我当时就吓蒙了……”打开木箱,发现里面散落的废报纸里还有三包东西,拿起来分量超级重,里面是成堆的金饰品。

刘玉华说,他当时就想着丢东西的肯定是附近的人,就死心眼地等着失主来找上门,没联系警察,也怕被怀疑,两个捡破烂的怎么弄到这些东西,怕说不清。

这中间他也去附近的珠宝公司想去找领导问问,但是去了一次领导没在,还有一次可能是嫌他穿着脏,也没太理会他,因为得捡垃圾赚钱生活,也不可能天天去那里。

焦虑与踏实

 

捡东西后“最多的是害怕”

 

现在“吃饱了,睡着了,高兴了”

突然捡到这么多黄金,刘玉华最多的是害怕,身体想想就发抖,内心也焦虑,吃饭也没食欲了,就怕有什么意外,每天甚至动都不敢动。

他也不敢告诉妻子,怕妻子吓到或者乱说惹来麻烦。本来他们准备回老家过年,当妻子跟他说得买票了,他才说了这事。

果然知道后,妻子就吓哭了,两人寝食难安。“走哪背哪,放屋里也得留一个人看着,真怕出什么意外……”以往这夫妇都是同时在外面找垃圾,从这以后只能单独行动,回家过年也给耽搁了。

“实在是太不踏实了!”周井侠边说边摇摇头。

“这钱哪能自己留着啊,他还给吓病了呢……”周井侠说,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后,平时身体只是有些小毛病的丈夫,突然胃疼难以忍受,只好到吉大一院看病,“检查吃药,花了1000多元……”

现在,“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吃饱了,睡着了,高兴了!”
西汶艺术网
疑问与坚持

 

她一个金首饰都没有

 

但“不是自己的钱不能要”

活半辈子,周井侠一个金首饰都没有,就真没想留下,或者是留一点点?

“我的妈呀,那是没有,不能要,我们凭力气赚钱……”她说,刘玉华在旁边点点头,“我们赚钱辛苦,但踏实,不管多少钱,不是自己的钱就是不能要!”

两人年收入只有两万多,这些东西相当于40年的收入了,可当失主将5000元红包递给他们表达感谢时,两人却非常有默契地摆手拒绝:“不要不要!”

对方再递,周井侠升高了音调:“我说不要就不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过年了,这是我们一点心意……”还没等对方说完,周井侠再次拒绝:“我们两口子是实在人,又倔,就不要给了……”

珠宝公司的人表示,这对夫妇朴实、可爱,他们将力争为他们买以后回老家的火车票,还会长期关注他们,比如日常废品都给他们,“如果别的需要,我们也会帮忙。”

“那里没有监控,其实他们不主动说,警方也没办法,毕竟没有证据,如果不交,可能他们以后再也不用干这辛苦活儿了……”警长路春表扬了他们的行为。

两人的儿子刘涛现在也在长春,也主要靠拾荒为生,“父母的做法让我骄傲!”虽然有人知道后,埋怨这对夫妇傻,但刘涛赞同父母的做法,“这样我们踏实!”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