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当代水墨写生探索的南北对话

[来源:艺术中国]  [2014/2/8]
自从“笔墨当随时代”这句话被石涛旗帜鲜明地提出以来,在艺术界讨论了不下两百年。也许石涛本人也不曾想到,在二十世纪的历史语境中,“笔墨当随时代”竟然会成为世人皆知的一个宣扬艺术创新的口号,并且历久弥新。它已经打破了地域的界限——无论南北方——成为每个身处“当代”的画家都无法回避的话题。

时至今日,官方体系与民间团体纷纷组织了一系列对话活动,并形成了一波书画圈跨地域的比对局面, “吾侪所学关天命”的抱负更是每个画人或隐或显的职责。由此,便有了当下南北方针对“当代水墨探索”的对话与交流,而探索过程中很重要的手段便是师法自然——写生。

“‘易象’——南北写生对话纪实”无疑是众多学术活动中值得剖析的一个范例,具有诸多典型的特色。“易象”活动从南北方众多画家中选择了两位身兼画家、教育家、画院领导于一身、致力于探索当代水墨发展并不断进行艺术题材创新尝试的艺术家——北京的刘进安与南京的周京新。

南北方画家创新的共性与差异性:

展览的初衷与南北方画家共性与差异性问题,本刊记者采访了本次活动的策展人之一刘梓封,他坦率地谈了自己的见解:“很多人都在搞这种展览,而功利性的偏多。我们一开始就确定了自己的学术定位,希望可以提升诸如对写生的认识、水墨的认识、新的笔法与传统笔法的结合、新的画面与传统的思路的对比等方面的认识。共性方面主要是两个人都在水墨领域进行着非常有意义的探索,包括写生方面,都在探索新的形式,既有回归的东西,又有创新的东西,传统不能丢,新东西又要出来。就师承方面,南北方基本都是对各自的阵营和研究方向比较认同。谈到区别,最直观的区别是刘进安老师往抽象里走,周京新老师往具象里走,这是具象与抽象的差别。就观念追求而言,南方更强调学养,讲究传统笔墨的延续性以及文人性的概念;而北方则不排斥东西方融合,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在笔墨上有新的创新或突破,这点上还是有明显差异的,从图式到面貌完全能够拉开距离。”

万变不离其宗——坚守传统的阵地

当笔者提及如何坚守传统精华时,刘进安指出:“就材料而言,宣纸是中国传统的、非常成熟的一个载体,而且这种载体在绘画领域最能代表中国人表达观念的需求,它有自身表达所需要的准确性、合理性,更具有完善性。我们怎么走,能走多远,必须和中国传统一脉相传。但一脉相传并不是回到传统里面去,从正面来讲,我们是要发展中国的文化,用我们的方式,扩大艺术的创作力,使中华传统文化到我们这个世纪,它的空间更大,更能体现中国的精神。”

周京新从另一个角度谈了他对传统的重视:“我是个‘笔墨派’,一直在努力的,就是借助传统笔墨经典的光芒,探索自己的路,找自己的感觉。如果作为传统中国画经典的笔墨,将来只剩下笔、墨、水、纸这些材料属性,那真是我们这些画中国画的人的悲哀。现在的中国画什么都不缺,就缺对传统经典的准确认识。多元化是好的,但是多元化不等于没有优劣标准。我始终认为在传统经典面前,宁要自惭形秽,也不要无知无畏。”

和而不同——求新之路

在本刊记者就“如何面对自然进行创作”这一问题采访刘进安时,画家旗帜鲜明地树立了个人绘画理念,这也是他始终为之不懈努力的创新之路:“作为画家,在‘师法自然’中如果搜索不到更合适于自己的物象以印证画家自己的风格类型,那么就从传统绘画样式中提取局部元素或对某种符号进行强化、罗列表达。从中国绘画健康形态的角度看,这种从传统中提取元素进行改造、强化和罗列是没有任何取向价值的,它只能压缩或限制中国绘画的发展,也可以说曲解了中国绘画那种博大精深的内涵和精神倾向,被认为中国画是一种低能的或效仿的。

中国传统绘画是一个成熟的体系。我们走到21世纪,走到今天,面对材质不变的情况下,如何体现我们当代人对当代生活的一种关注,能够在形式或者内容上体现我们当代人对艺术的理解方式,这一点还是有区别的。现代水墨的概念不是形式的概念,不是我搞一个现代形式就是现代水墨,必须从更大的范围内,就是从表现领域,强调表现?对现代水墨的理解方式,对生活、对个性、对你自己感触的东西能不能表现出来。”

刘进安的学生、首都师范大学教师屠鸿辉谈到:“当我们面对自然时,如何去表达我们的‘当代性’呢?我想不论当代还是经典,艺术的好坏高低,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作者感受的深刻程度、表现手段及境界的高低。这就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相对而言,作为南方画家代表的周京新回答得相对含蓄些。他更强调内心与自然的相望相生:“写生是面对实景的创作。这时候必须体现面对实景的一个重要价值:那就是借助实景修正、清洗、充实、滋养自己平时的习惯。与此同时,怎样利用平时的习惯也是一个大问题。用多了,实景写生没有意义,往往陷于概念;用少了,手头缺少具体办法,往往陷于被动。对实景要有取舍,对自己也要有取舍。创作中养成的笔墨习惯,在写生时往往要主动打一些‘折扣’,要在形式感上收敛一些,为实景入画让出一些空间,否则这方面无法融通。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