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庞然玉石雕刻:为当代玉雕注入文人气息

[来源:姑苏晚报]  [2014/2/27]
[img]uploadpic/20142/2014022735834337.jpg[/img]庞然在工作中

[img]uploadpic/20142/2014022735835745.jpg[/img]庞然玉石雕刻

■首席记者 李婷

庞然的玉雕工作室在园林路中段的狮林寺巷,没有店招,没有展示,如果不是刻意寻访,是很容易错过的,但是不少欣赏到庞然作品者,都会赞叹不已,这样的佳作,不可错过。

名师指点的书艺是重要铺垫

庞然1974年生于河南省镇平县,在同班同学们纷纷走上玉雕专业之路的时候,庞然却开始端上了“铁饭碗”——进入当地的总工会。在工会俱乐部出板报、画橱窗约一年之后,工作认真的庞然很受器重。但是上进心极强的他渐渐也有点坐不住了:“因为有几个同学考上大学了,人家的起点肯定比我高,我也要去考大学深造。”

恰好那时天津市工会管理干部学院的招生文件下发到了单位里,得知这个良机的庞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该校艺术系。传统文化氛围极其浓厚的天津立刻成为庞然艺术启蒙的重要关口,“我们真是太幸运了,天津的几位重要书法大家都是我们系的任课老师,比如魏碑书法大家孙伯翔先生、著名书家况瑞峰先生等,老师们上示范课时,同学们就围在桌案边看老师们现场挥毫。”两年的艺术学习,为庞然后来的玉雕之路打下了重要的坚实基础,虽然在当时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重返工作岗位后,打开了视野的庞然事实上已经不能无视自己对于玉雕艺术的喜爱之心了。镇平毕竟是国内闻名的玉雕之乡,他身边接触的同学、朋友很多都在从事这个行当,但是当他听说双眼近视是不适合从事玉雕业时,无奈之中放弃了改行的念头。“但是我实在喜欢写字,在单位里用硬笔小楷誊材料还写不够。过新年时就在大街上现场写春联挣钱,用手艺和本事获得回报的感觉真好。”

几经辗转终与玉雕缘定今生

2005年,庞然离职来到了苏州,在同学好友范同生的工作室中,他第一次真正与玉雕零距离。“记得第一次非常想用玉雕机雕个字的时候,我还请教同事们那些工具该怎么用。”庞然笑着说道,但是十年的艺术积累没有让他失望:“我到今天都记得我在玉石上刻出来的第一个字就感觉特别好。”

然而只身到苏州打拼的庞然总有些不踏实:“这里没有根,家不在身边,很多事情解决不了。”在苏州的首次逗留刚刚一年,他又回到了家乡,足不出户整整2个多月。等到他打定主意学习玉雕时,不料,33岁的年纪让他到处碰壁,拜师学艺的路走不通,执著的他就自我推销,到市场里展示自己在玉石上刻字的技艺,他能书能画的优势令其作品甫一面世,就令大家眼前一亮,邀请他合作的人络绎不绝。

2009年,庞然的玉雕技艺已经有了些自己的面目,此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仵应汶邀请他到郑州的工作室参与创作一件惊世绝作:在一件高130厘米,宽和厚均为60厘米的随形白水晶柱上,庞然用了整整1年半的时间,一笔一划地刻下了约一万八千字的“地藏菩萨本愿经”。大功告成之时,庞然心中特别放松:是时候可以南下姑苏了,“我个人认为当代玉雕的中心在苏州。我与苏州玉雕结下的缘不仅因为这里有我的朋友,他们不会让我孤独;更重要的是苏州有土壤,有文化底蕴深厚的土壤,有文化素养较高的人群,你想尝试的东西有人懂,有人欣赏,这一点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在2011年被授予了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之后,2012年庞然在苏州成立了自己的怡然居玉雕工作室,他放下了之前作品上的落款,在苏州的作品上潇洒地刻下了“儒石”。

在玉雕上表达书、画并重的文人气息

由于有坚实的书法功底,庞然的玉雕作品不论书法还是画面,都选择了难度较高的阴刻,也就是说,他彻底把雕刻工具像用毛笔那样直截了当地在玉石或水晶上进行绘画、书写。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他创作的一些佛教文化题材的雕刻作品中,他会根据不同的文本内容选择真、草、隶、篆进行创作,有些作品法度森严,颇具小中见大的气象;有些作品则飘逸灵动,在放大镜下观赏时还能看到一些完全出人意料的“游丝”。虽然用毛笔写字已经是驾轻就熟之事,但是在玉石上刻出来则是完全不同的转换:“我一段时间专门刻楷书,然后再专门刻隶书,四种书体中楷书最困难。阴刻相对来说耗时较少,下笔就是一笔,比起可以慢慢琢磨的阳刻,阴刻真是一笔也错不得的。”2012年他的《真行隶篆心经套牌》获评为“百花奖”及“神工奖”金奖。

已经在书法雕刻技艺上卓而不凡的庞然,不断警告自己千万不能“结壳”,“我不能拘泥于一种程式化的表现,我要不断探索,我不想这么早就被认定出某种风格。事实上如果让我重复一个题材我会很难受,我的同题作品不会超过两件,有时就一件。如果只是为了重复去生产商品,激情和灵感很快就会被磨光的。”

《香远益清》 正是庞然一件立意高远、技艺上佳的创新之作,在仅一指之宽的碧玉牌上,庞然用最上端的题字、荷花和底部的水面构筑了一个稳定的三角画面;作品的亮点在于他竟然用阴刻线表现出传统国画中墨荷的皴法,在坚硬的玉石表面,姿态舒展的荷叶似乎有了真实的肌理与质感,而浓郁的雕塑感使得这个从中国水墨画脱胎而来的作品具有了难得的现代味儿,“就为这个荷叶的表现方式,我想了大概有四五天,才最终决定这样试一下。”创新的效果之好,令一位上门拜访的朋友爱不释手,圈内都知道庞然的作品可遇不可求,几番商量,他才把这件“去年我觉得最好的作品”放出门去。

一直有粉丝和藏家要探究庞然似乎无穷无尽的变化与创意从哪儿来,他指着工作室书架、地上码放得成堆成行的图书、画册说:“当然从前辈高人那里来。传统精粹都是经过千锤百炼,能流传下来肯定有他的道理,我只要找到自己对玉石原料和适用画面的最佳感觉,就会有一个好创意了。”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