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资本追逐下的新水墨艺术

[来源:艺术中国]  [2014/3/3]
一千年前,文人通过笔下的画作,勾勒出无数迁客骚人与庙堂江湖。

上世纪早期的民国时代,画家们托物言志,用笔墨记录下了身处乱世的无奈,以及他们对“出世”的徘徊。

如今,当世界政治、文化、经济的格局快速变形,人类渐失群体安全感和个体存在感之际,很多心事已经很难托付给画纸上的一叶扁舟,或者枫山孤寺。人们亟需画家们以他们对社会、生活的倾心关注与解读,甚至是哲学观点的提炼,记录下此刻人类共同感知到的希望与烦躁、孤独与彷徨。

在这一过程中,载体无疑是画者与观者的沟通桥梁。而水与墨在中国人心目中的特殊地位,也促动着创作者要更深入地关注当下,以当下人们对于生活感知的共鸣为最终追求,创作出新的水墨作品。

新水墨之所谓新,从题材上看,缘于她对于此时此刻人类社会的新记录;从画法上看,在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书画大家的不懈创新之下,成为当代水墨画家名垂千古的唯一路径, 是在新形势下,让水墨画得到新的艺术语言。

而从市场上看,古代书画真伪难辨,近现代作品一尺千金,新水墨自然而然地成为资本追逐的新目标。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新水墨兴起

 

呼之欲出的美好未来: 已呈现黑马之姿 

新水墨市场暖不暖?新水墨画家的钱包先知晓。

“柒舍雅集”成员之一的刘琦,2005年开始实践新水墨画。2012年“新水墨元年”之后的近两年,用他的话来说,“订单、展览多得好像狂轰滥炸”,不论画廊还是拍卖行,都在跟进,2014年他的个展、联展已经排得满满当当,如今,他的新水墨画的均价在四五年间翻了几倍。

而在刚刚过去的2013年嘉德秋拍,刘琦一幅5平尺的作品拍出了15万,更不用提,徐华翎等人已经在拍卖市场跃上了百万级舞台。在香港苏富比秋拍中,80后艺术家郝量2011年创作的《寒林独立》以256万元港币的高价成交,成为80后水墨作品的领跑者。

新水墨作品最早进入拍场,可以追溯到2003年荣宝斋在北京推出的当代中国画的专场拍卖,但此后十年来却一直零零星星。2012年,北京保利推出了“中国当代水墨中坚力量”等3个当代水墨专场,北京荣宝推出的“新人新水墨”专场则以当代中国画坛中坚力量与新锐艺术家为主体,香港天成国际拍卖的秋拍也以“当代文人”作为主题专拍,推出当代水墨,拍卖成绩不俗。在众多拍卖行的推动下,新水墨市场热度明显升温,无疑已成为拍卖市场的一匹黑马。

2012年春拍,“中国嘉德”重槌推出了新水墨作品专场“水墨新世界”。这个仅有53件拍品的专场,成交率达92.45%,其中有4件拍品超过百万元,包括徐累的《夜中昼》、娄正纲的《自然—ZG123》、谷文达的《遗失的王朝—E系列》和朱伟的《开春图二十号》。

或许多年后,人们梳理历史时会发现,那场新水墨专场开启了一个新时代,宣告新水墨终于以整体的姿态迈入了拍卖市场。2012年,也因此被有些人称为“新水墨元年”。
西汶艺术网
拍卖市场的火热搅动了市场的热情,如今即使是在济南这样的二线城市,周末常常都有三四个新水墨展览,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则更多。

日渐清晰的成长轨迹: 概念逐渐被接受

从2003年至2013年,对于新水墨来说,可谓雄起的十年。在刘琦看来,“70水墨”可以说是新水墨的踏板。这十年间,新水墨有几个节点至关重要。

2003年12月6日至12月12日,“传承与开拓——70年代出生水墨画家联展”在北京炎黄艺术馆举办,展出杨怀武、韩朝、刘学惟、徐坚伟、林蓝、丘挺、王今昉、党震、傅旭明、金维久、杨珺、曾三凯、彭薇、徐光聚、左胜、黄欢、关红、黄丹、刘琦、董俊超20位青年画家的六十余件作品。

在刘琦的印象里,那会儿传统画家和现代画家并没有分得很清楚,但已经出现了分离的端倪。当代意义上的“水墨”概念在这个时候有了雏形。

2005年,荣华堂曹平邀请贾方舟先生,发起了 “水墨新锐年展”,一做就是5年;其后的“水墨新方阵”再一次推动了新水墨概念逐渐被人们接受。

2007年,养墨堂主办的“2170中国画提名展”主张以20世纪70年代作为新旧水墨的分界线,这一概念,得到不少业内的认可。这些展览,在一定程度上把“新水墨”从画家的自我实践推到了大众眼前。

2010年,在《艺术北京》中的《无界——青年水墨联展》,是青年水墨画家的一次集体亮相。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2013年的蜂巢艺术中心的《中国当代水墨大展1》也是水墨领域的重要展览之一。

在这一过程中,拍卖行的关注对于新水墨的发展推波助澜,2012年中国嘉德的水墨专场起到了定音锤的作用,新水墨的黑马之姿逐渐被确立下来。 但值得注意的是,当国内对新水墨概念逐渐确立的时候,国内、国外对新水墨的认识差别日益显现。

2013年12月11日,“水墨艺术:古代作为当代中国艺术的礼物”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开幕,展览策展人何慕文(Maxwell K·Hearn)特别提到,展览作品不涉及遵循国画传统规则及国画结合苏俄写实主义的派别,也不涉及一味地跟随西方现代主义理论往下走的派别。“文字”“新山水”“抽象”及“非架上”四个主题囊括了35位画家的70余件作品。这些作品基本包括了上述各类新形态的水墨,但同样无法用“新水墨”一词定位其类型、内涵和价值。

“西方人不习惯于看架上,从大都会的水墨展览可以看出,他们偏重于装置、影像,眼中的新水墨范围更广,几乎可以涵盖所有具有东方特质的当代艺术作品。”刘琦解释,“而且这种观点以后可能成为国际化的倾向,因为在西方,架上绘画几乎消亡了;但这并不影响新水墨在国内的兴起,因为国内架上绘画仍然是主流,而且中国一直有水墨传统,民间基础大。”但是,伴随市场的火热,并没有减淡一个绕不过尴尬:什么是新水墨画?相比于在市场上旗开得胜,新水墨的学术研究尚处于招兵买马阶段。

页码1 2 3 4 5 6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