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资本追逐下的新水墨艺术

[来源:艺术中国]  [2014/3/3]
杭春晖:

 

“新水墨,只是一种手段”

杭春晖,1976年出生,安徽当涂人,新水墨新锐画家。200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师从谭平先生;2011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获博士学位,师从田黎明先生。著有《中国新锐艺术家》、《新工笔文献丛书》等,作品被广东美术馆、成都现代艺术馆、嘉德在线等机构及私人收藏。

环铁艺术城的冬夜,冷清漆黑,远离喧嚣。这大概是个做艺术的清净去处。
西汶艺术网
在杭春晖的画室里,陈列着一幅他去年刚刚完成的新作《蝴蝶识别手册》。绘画和蝴蝶标本,这两种原本不相干的事物相逢了。蝴蝶和太湖石原本都是水墨画里极其常见的元素,但在他的画里,太湖石像轻柔的云一样,五只振翅欲飞的蝴蝶标本“立”在画面上。他解释,引首写的“蝴蝶识别手册”消解了引首原所应有的文学性,画心本身是就种混搭,题跋区的百科全书式写作则消解了题跋原所应有的诗情传承,东方的感性文化与西方的逻辑文化在这里共生。看到他的画,新水墨模糊的概念似乎有了注脚。

说起新水墨画,杭春晖不护短,用他的话来说,“它就像婴孩初啼,凑合着起了个名儿,将来成龙成虫,还未可知。”采访杭春晖,会有一种历史的纵深感,仿佛站在历史的长河边,能看得见眼前的波涛,也让人看见远处的滩涂。

一个不讲究的名字

艺术品鉴:新水墨的概念比较模糊,您怎么解读新水墨这个词?

杭春晖:一般说到新和旧,就会涉及时间概念,但若从时间来讲,很难说清今天的新水墨画,我们更多应该考量一种出发点。中西绘画融合,是20世纪重要的课题。林风眠是真正从现代形态对中国水墨画进行革新的旗手。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个时候已经有新水墨的意识。

整个20世纪,人类文明告别古典时期,产生很多新的哲学思考与文化流变。所谓新水墨画,其实是向建立在农耕文明基础上的古典主义告别。

近两年,人们比较频繁地提出新水墨,但这是一种更宽泛的界定。这几年为了区别新文人画,暂且用一个时间的概念来理解它,因为它正在发生,无法用一种很强的话语权去定义它,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美术史不可能对正在发生的历史进行评判,用参与的心态亲历它,比试图对它定义、评判更有价值。

新水墨不是流派,只能是一种现状,一种混乱的现当代的环境下,暂时的、相对可以概括的词,仅仅起了个名称。就好比生了一个孩子,随意也好,精心也好,起了个名字。一开始,这个名字是没有意义的;若干年后,这个孩子长成什么样子,才赋予了这个名字内涵。

不能说,生了一个孩子,起了一个名字,这名字就是他的意义。

艺术品鉴:您看好新水墨的前景吗?它的出现有何意义?

杭春晖:经过长期的发展演变,近几年,新水墨横空出世了,就像婴孩初啼,但将来成龙成虫,现在评判还为之过早。

在新水墨刚起步之初,确定它的内涵和外延其实是无用的,直到它成为产生价值的个体。几十年后,现在这批画家的艺术行为产生了什么样的结果,新水墨才能被固定。如果说在一个时间段内,我们没有做出什么成就,那么新水墨这个名字就会被消解掉。就像历史上有很多重名,只有部分塑造了伟业的人才能留名青史。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从徐蒋体系到建国后政治色彩水墨,再到改革开放后的新水墨,历史的流变还在进程中。与其评判历史,不如积极参与。艺术创作是无数艺术家在黑暗中,进行个体的探索,每个人在按自身的线索、逻辑做艺术,但无需费神为历史做定义,最终,历史在无数个艺术家的感性的摸索中做出一个逻辑选择。

每个人都好比一块砖,至于这块砖最后是被历史拿来垫脚,还是置于碑塔最高层,不是个人可以决定的。
西汶艺术网
一种混搭的工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艺术品鉴:您在创作中,怎样使用新水墨的语言?

杭春晖:新水墨是尝试的结果,虚与实、光线,画面上的气韵生动、绘画中的不确定性,这些绘画语言都是我一直在探索的。2013年,在一个非常浅的色域里做一个非常厚的色阶层次,在实中找到虚幻,从而形成新的视觉经验,这是我找到的我的语言。

这些模糊、朦胧的色调只是我的一个美学习惯,随着我自身心性做出来的结果。我非常喜欢元四家之一倪瓒的风格,灰灰的、笔墨形成的空灵的感觉,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画家利贝拉莱我也很喜欢。新水墨并不是我的目的,而是一种混搭的工具,我只是在用水墨材料做当代视觉艺术。

古典主义时期的表达主题,新水墨的意义在于思考不同艺术边界的突破,对已有的文化机制、文化意义的再思考。在告别了古典主义的形式后,新水墨提出了新的美学语言,产生个体思考,如果这些思考有饱满的情绪、明确的热情,符合这样的标准,新水墨就可能有未来。

新水墨正在热热闹闹的进行中,不少作品过于形式化。如果新水墨的形式动机还停留在古典主义的审美上,将来会产生问题,不是为了好看、讲个好故事做个形式,应该多思考主题,表现存在与意义。

一个供不应求的市场

艺术品鉴:您的新水墨画订单多吗?拍卖行情如何?

杭春晖:如今,有一批新水墨画家在拍卖市场上节节升高,但这还只是开始。新水墨画家前二十名和当代艺术画家的前二十名相比,作品收集只是一个零头,这么便宜,藏家能不考虑未来的潜力吗?

现状是,目前这一批艺术家手里没画,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创作压力很大。今年6月份,如果我能完成60%的工作量,11月我将在今日美术馆办个展;如果达不到工作量,只能推到明年年初。

艺术家的工作主要在画里,我不太关注市场,这市场不是我关注就有效的。一个艺术家对市场最大的负责,便是对学术负责。琢磨作品比琢磨市场好,作品做好了,自然会被市场所选择。

刘琦:

 

新水墨容易引起新兴藏家共鸣

艺术品鉴:现在从事新水墨创作主要是什么群体?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琦:新水墨画家大多有学院背景,在画作里既有传统脉络,又要表现现代特点。很多人有误区,不少油画出身的人如今也进入新水墨画领域,以为只要把材料换成毛笔、宣纸就行了,其实画新水墨需要很扎实的语言积累,不能丧失传统语言的特性。

艺术品鉴:有评论说,新水墨的兴起主要是商业上的考量,您怎么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琦:单从商业的角度去看当代水墨热,是片面的。新水墨的兴起,也有文化输出的需要。日本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富起来以后,推出了东山魁夷、横山大观、高山辰雄和加山又造“四座大山”,帮助他们成为世界级的大师。美国也推出现代艺术,波普艺术。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我们的文化也要走出去,新水墨不仅有中国画的历史传承,也有西方的特质,能跟世界对话,因而被时代所选择。

艺术品鉴:如今,新水墨已成为拍卖市场上的黑马,您觉得有哪些原因?

刘琦:新水墨的流行,与市场推波助澜分不开。现当代作品资源很少,而且价位很高,利润有限,因而只能再找一个新的增长点。新水墨的上升空间非常大。

而且艺术品市场回暖,资金到位了;在语言的成熟性上,也出现了非常优秀的画家;加上媒体的关注、舆论的热情,这都促使新水墨迎来了一个好时候。

现在一批新水墨、新工笔画家大部分都出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和许多新兴藏家是同一时代的,艺术家内心在作品中的传达以及反映的一些社会现象,容易让藏家产生强烈的共鸣。而且新水墨画在不损失传统绘画美感的基础上加入了现代观念、时尚气息,这样的作品很容易被当下接受。

艺术品鉴:您觉得,如今新水墨的发展有什么不足?

刘琦:现在还处于起步期,没有明确的美学概念,没有沉淀下来。 现在有一批新水墨画家,过于注重材料,没有往前走。去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看看,我们现在国内做过的所谓创新,其实他们都玩过了。我们的水墨装置大多数步人后尘,模仿性太强。如何既与国外不同,但又让外国人看得懂,这是未来的一个重要课题。

这需要理论界跟上,继续往下挖,与中国的哲学、美学对接,形成新的美学观点。

页码1 2 3 4 5 6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