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探秘云南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的娘子军

[来源:都市时报]  [2014/3/4]
[img]uploadpic/20143/2014030431931583.jpg[/img]工作人员用毛笔粘上浆糊覆盖在需要修复的页面边缘上 王中杰 摄

[img]uploadpic/20143/2014030431935077.jpg[/img]古籍修复中心的工作人员打趣自己是“书籍医生”。背后正在装裱的字画上写有“观复”二字,是一位友人赠给古籍修复人的字画  王中杰 摄

古籍修复者 不小心会成罪人

评论员 蔡晓玲

不少人跟我提起过,每当路过钱局街云南省图书馆侧门时,总是对临街的一座两层楼建筑充满好奇,“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九个金字让他们萌生不少遐想。古籍修复是什么?这座建筑里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每天都在做什么?这些疑问一直缠绕在好奇者的心头。

最近,国家文物局历时3年开展的全国馆藏文物腐蚀损失专项调查显示,我国馆藏文物腐蚀损失状况相当严重,目前全国共有50.66%的馆藏文物存在不同程度的腐蚀损害。作为最容易腐蚀损坏的有机物,古籍的损坏情况以及它的修复,更加令人好奇。

本期先锋档案,意在挖掘古籍修复这个行业的逸闻趣事。走入古籍修复者的世界才知道,这些“古籍医生”,都有了或多或少的近视、脊椎病或者是鼻炎……他们的坚持,仅仅只是为了多修复一本古籍。而这种修复在他们看来,并非随意自然,而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破坏古籍价值,就会成为罪人”。

一部韩剧《来自星星的你》,让都教授成了无数人的梦中情人。但似乎少有人关心,人家都教授除了帅之外,还有收藏珍贵古籍的爱好,并没糟蹋了“教授”的称号。

剧中,当女主千颂伊走进都教授的书房,那些各式高丽古籍让她惊呼不已。而教授应千颂伊要求推荐的“睡前读物”,第一本就是成书于元末明初,杂糅了儒、释、道三教学说的古籍版《明心宝鉴》。

也许只有韩国人能把浪漫与古籍牵连在一起,但若回到现实,古籍与我们的生活又有怎样的关系?
西汶艺术网
中国古籍3000余万册 

如果不是有人指引,常常进出云南省图书馆的人都很难发现,在省图通往大堂的楼梯下面,还隐藏着一个古籍修复工作室,开门进去,两张红色大长桌顺序摆在正中间,左边一排如屏风一般可移动的折叠墙,用于裱画时上墙之用,右边一排书架,摆着各种手工纸,书架隔出了一个小隔间,放置一些工具。房间的底端还摆着一张办公桌,为古籍修复师杨利群办公之用。

见到杨利群时,他正在裱一幅字,上面写着“观复”,旁边还有一排小字,写上“云南修复人”,是赠予之意。“观复”二字出自老子道德经》中“万物并作,吾以观复”,或许对这些古籍修复人来说,这二字最能体现他们的生活与心境。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里所提到的古籍修复,是文献修复的一部分,而古籍修复人则需要具备一定文化素养和古籍知识。目前古籍修复人员也尚未定出任何考核制度,所以,这些古籍修复者的称呼也各式各样。

我国古籍一般是指在1911年前成书,具有古典书籍装帧形式的书刊资料。

中国五千年文明产生的古籍浩如烟海。尽管历经天灾人祸,古籍损失巨大,有“百不存一”之说,但我国现存于世的古籍数量仍不算少。据估计,国内收藏的古籍大约有3000余万册,其中破损的超过1000万册。而作为全国仅有的12家之一,并且拥有西南片区唯一一个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的云南省图书馆,馆藏古籍数则在41万册左右,全省共有216部古籍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其中仅云南省图书馆就有126部古籍入选。
西汶艺术网
据杨利群介绍,整个馆藏的古籍,破损率达到了三分之二。

杨利群和他的娘子军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杨利群是古籍修复中心所有修复人的老师,这里所有古籍修复人都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古籍修复历史悠久,大多以“师授徒”的形式进行。杨利群的古籍修复手艺传承自母亲,“母亲原来也在图书馆工作,家里开的是裱画店,家传这门手艺。”在云南,从事古籍修复工作近50年的杨利群,可谓这方面的权威专家。

在云南省图书馆,包括杨利群在内,古籍修复中心目前只有7名古籍修复人。纵观全国,古籍修复人也仅有100多个,以此估算,全国古籍大约需要修复1000年才能完成,这其中还不包括古籍正在或者再次破损的情况。

“以我们现在的馆藏算,全馆的工作人员一起加入修复工作,修到所有人都退休了都是修不完的。”杨利群说,修复人才的匮乏是一直存在的问题。

谈话之余,杨利群叫来“弟子”协助采访,来的竟全是女性。“以前我也要求招几个男孩子过来,但都坐不住走了,做古籍修复这项工作,要耐心、坐得住,而且还要有责任心。”杨利群说。

这支只有6个人的娘子军,平均年龄在35岁左右,从事古籍修复的时间也都不短,其中,年龄最大的杨楠郡,已跟随杨利群做了近20年的古籍修复工作。“我从大专毕业后就到图书馆工作,后来在党校读图书馆学,我当时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古籍修复,连我的老师们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他们都不了解这项工作,”40岁的杨楠郡说,自己修书近20年也只修了近300册书,修书耗时又费神,非真正喜欢不能坚持,“现在我们就像是古籍的‘医生’,能修一本算一本。”

身体多少都存在问题

更有趣的是,这6个女性古籍修复者上学时所读的专业,全都五花八门,计算机、经济学、文学、美术……总之,在毕业之前,没有人曾经听说过这项工作,更别提接触过了。“到图书馆工作之后,就感觉古籍修复还是很神秘的,一开始是因为很好奇,后来慢慢地,就变成了一种成就感。”施济颖说,参与古籍修复10年来,她早已习惯了古籍修复的单调与枯燥。

然而,正因为古籍修复工作需要日复一日地伏案,并且要整天盯着古籍聚精会神,她们六位都有脊椎问题,视力越来越差,“有时修了一整天,下班等公交车,看站牌的时候感觉面前的数字模糊一片,我的视力从原来的1.5下降到1.2,也幸亏我很少看电脑和手机。”杨楠郡说,除了脊椎和眼睛,许多人鼻或多或少子都有些问题,因为古籍上附带的灰尘也常常让她们深受其害。

到目前为止,6位古籍修复者都没有要放弃修复工作的念头,“以前有一些没有坚持下来走掉的,但是,虽然很枯燥,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好玩,每天还有固定的工作量要完成,但是自己喜欢的,也就乐在其中。”杨楠郡说。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