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手工艺作品反哺设计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4/3/7]
刚刚落下帷幕的“设计上海”展览上,大批手工艺作品集体亮相成了最大亮点

陈琳

[ “手工艺的作品对现代人来说,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记忆,一种情感的纽带。一件手工家具可以串起一个家族几代人的回忆。” ]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曾经需要现代设计拯救的手工艺,如今却扮演了“反哺者”的角色,正在源源不断为设计师提供灵感养料?这并非天方夜谭。

在刚落下帷幕的“设计上海”展览上,大批手工艺作品集体亮相成了展览中的最大亮点。无论是首次登陆中国的《Wallpaper》手工展带来的多件设计师手工定制作品,还是老而弥坚的75岁定制家具设计师约翰·梅科皮斯(John Makepeace)纯手工镶嵌而成的斑马柜,抑或是1999年才成立的Scabetti工作室拿来的鱼群灯,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网友戏称自己的观后感为“斑马在吃草,鱼儿绕灯游”。显然,这些由手工打造的设计作品,直白折射出设计师脑海中天马行空般想象力,要比拘泥于流水线上大规模制造要求的普通设计有趣得多。
西汶艺术网
其实,不止“设计上海”,近几年来在《Wallpaper》等设计媒体的推波助澜下,在巴黎和米兰家具展上,曾经式微的手工艺突然成为众多设计师趋之若鹜的元素。在某种程度上,手工艺似乎开始重新左右现代设计的走向。

“设计师们被流水线束缚太久了,以至于他们中的很多人几乎忘了手的温度、时间沉淀对设计的重要性。”《Wallpaper》杂志主编托尼·钱伯斯(Tony Chambers)坦言,现代工业化的生产方式让设计的数量由过剩走向泛滥,而模式化、程序化的思维和工作方式却在逐渐抽干设计师们的灵感和激情。“那些从流水线走来的设计总有诸多相似之处,而真正能让我过目不忘的几乎都是饱含温度与情感的手工艺设计之作。”手工艺与设计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逆转。

设计已死?

对现代流程化设计方式出言贬斥的,托尼·钱伯斯并非第一个。就在几年前,法国设计师菲利普·斯达克(Philippe Starck)和荷兰设计师马瑟·旺达斯(Marcel Wanders),几乎同时打出了“设计已死”的旗号。这两名高产的设计师,都是业内“炙手可热”的明星人物,借助流水线的制造能力,他们的作品走进了千家万户。虽然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但菲利普却坚持认为,为了迎合商业化的设计工作方式和生产方式,设计师的创造能力被极大抑制了。“从概念酝酿到产品完成,本该控制整个过程的设计师,面对强势的工业流水线,如今成了一枚螺丝钉。他只能狭隘地控制某一部分,甚至只是设计的某一部分,即使对材料、工艺知之甚少,也不妨碍他的工作。这样的设计师,无法在工作中积累经验,恐怕只能炮制无关生活痛痒的物品。”

菲利普的批评在业内引起过强烈的共鸣。“已经没有新东西能被设计出来了。”马瑟在自己的网站上打出的标语,被外界视为对菲利普观点的应和。通常,为了将产品送上流水线进行量产,充满理想的设计师们不得不做出巨大的妥协和让步,对自己的作品“痛下杀手”,删去那些精美却不方便用机器迅速制造成型的细节。比如,德国设计师康斯坦丁·格里格(Konstantin Grcic),为了将Chair One送上Magis的流水线,花费三年对模型进行推敲和精简。结果,Magis工厂的流水线上每8分钟就能制造出一把Chair One座椅。但马瑟认为,这把行销世界的钢铁坐具对他来说太过“冰冷”。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可以将修改的过程称为‘完善’。但别忘了,机器都有固定的模式,你是在舍弃丰富的情感和智慧,削足适履,满足它的要求。别指望和它们进行什么心灵对话。”艺术家出身的马瑟,尝试创立手工限量版系列,来抵御流水线生产对自己设计理念和作品的“侵蚀”。外形简洁,但内部有着繁复的镂空构造的邦邦金椅(Bon Bon Gold Chair)、金结椅(Golden Knotted Chair),就是他用雕塑手法纯手工打造的。马瑟半开玩笑说:“我用了‘低科技’的方式对待高科技材料,对它们来说可能不公平。不过,我的个性和创意都通过双手传递给了这些材料。”

就连喜欢当众展示制造某件产品机械设备的英国设计师汤姆·迪克森(Tom Dixon),现在也一改对手工艺的漠视态度。去年4月,他应邀前往中国内蒙古,在当地寻找代代相传的制作皮革用品的手艺。“这段经历对我影响很深。信息量太大,我得消化一下。大概两三年内,我会把这些手艺融入到我的设计之中。”说这番话的同时,汤姆已经悄悄把手机铃声换成了一曲他在现场翻录的蒙古民谣。

“手工艺的作品对现代人来说,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记忆,一种情感的纽带。一件手工家具可以串起一个家族几代人的回忆。”“设计上海”展会设计总监、知名策展人罗斯·艾尔文(Ross Urwin)表示,他之所以在展览上引入大量手工艺设计,是因为他发现一部分中国人开始重视手工艺的传承和纽带作用。“艺术感、经得起时间考验、为人度身定制,这些因素让手工艺产品更容易激起购买欲,而大量可复制的设计已经让一部分人感到腻味了。”

事实上,早在两个世纪之前,英国设计大师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在参观伦敦世博会后,意识到工业化大规模生产在塑造人类生活美学方面的局限性。而承载了艺术和技术双重意义的手工艺,则被他视为保持生活美感的“救命稻草”。同时,莫里斯也坚信,凭借娴熟精湛的手艺,工匠们势必能为大众制造精美的日常生活器物。于是,一场轰轰烈烈、对后世影响深远的新工艺美术运动就此展开。而现在,历史仿佛又回到了两百年前的原点。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