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盘点古代陶瓷中的马

[来源:艺术中国]  [2014/3/14]
自宋至清,平面描绘的马的形象逐渐丰富起来

经过了唐代的辉煌,立体圆雕形式的陶马、瓷马逐渐减少,开始向平面造型转变。宋、辽、金、元、明、清时期单独造型的陶马、瓷马仍时有出现,大多数出现在墓葬中作为陪葬品,明、清时期以仪仗中的部分出现。辽、金、元时期立体圆雕式的马仍可以看到活力与动感,一定程度上延续着汉、唐的风采,而明、清时期则仅仅是一个马的形象而已,大多数成为一种程式化的作品,手法单调,造型呆板,缺乏神采。

平面描绘的马的形象作为陶瓷器物表面装饰图案,在这一时期逐渐丰富起来,表现手法多样,题材广泛;特别是明、清时期更多地以故事题材出现,马的形象作为叙事故事中的一个元素出现,甚至是一个重要的元素加以特别表现。由于突破了立体塑像不能随意发挥的限制,在平面描绘上可以发挥的空间更大、更自由,马的表现力也更强了。

宋、辽、金时期以马为表现题材的陶瓷作品多见于民窑

宋、辽、金时期中国陶瓷的生产官民并举,风格各异,而以马为表现题材的作品往往多见于民窑中,特别是北方的窑口,如磁州窑就十分常见。这一时期陶瓷器上的马注重表现马的动态,以刻画马的神态为主,而不是描摹细节,往往逸笔草草,将马或奔跑、或腾跃的瞬间动态传神地勾勒出来。

辽代三彩瓷枕上的马四蹄腾跃,马首高昂,马尾上摆,一匹在草原上奋力奔跑前行的骏马跃然而出。由于辽代三彩工艺的特点,绿地上的黄马十分醒目,骏马头、身、鬃、蹄、尾等细部的描摹与勾勒并不十分清楚,映入人眼帘的是马腾空飞奔的动态。

金代三彩瓷枕上的马则在辽代的基础上有所改变,既注重马的动态,也注意了细节的刻画。马以长短粗细不同的线条勾勒,用刻划的手法制作,线条劲健爽利,没有拖泥带水的感觉,刻划的刀法也十分犀利;线条之上再覆黄、绿、黑、褐、白等色彩,区分不同的角色和不同位置的马。虽然马的线条流畅,但整体造型显出粗犷朴拙的风格;而在马的神态细节上刻画又非常到位,甚至马的肌肉都表现得十分清楚。前面的一匹马三足着地,一足抬起,马首微昂,马眼张开,马嘴闭合,马尾下垂,表现出缓步前行的姿态,而后面的一马则两足着地,两足腾空,马首抬起向后,马眼微合,马嘴张开,马尾向后甩起,表现出飞奔腾跃的姿态。一静一动,一慢一快,既与画面故事情节相合,又充分展示了马的瞬间动势,将一马在前、一马奋蹄追逐的场面表现得真切而到位。同样是金代白地黑彩人物故事图枕中的马则是另外一种形态,更多地注重马的整体形态和动感。如著名的尉迟恭单鞭夺槊图枕,虽然也通过墨色和线条表现了细部,但重点还是在马的神态的刻画上,细节表现只是点到即止,有的甚至在形象上都不像马了,有些非驴非马的感觉,这或许也是民间艺术的随意性吧。

元代陶瓷中的马更接近真实

元代是中国陶瓷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彩绘瓷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特别是青花这一釉下彩绘瓷品种影响深远,也为各种题材的表现提供了很好的基础。以马为题材的作品大量出现,仍然是以平面彩绘为主,主要常见有青花、白釉黑彩、釉上红绿彩等品种,马的形象更为接近真实生活中马的样子。

青花器物上的马充分体现出中国传统绘画的笔墨技法,以线条勾勒马的外形与轮廓线,在线条中以青花的分水技法,通过浓淡深浅的晕染和变化,表现马的不同形态与部位。但是这一时期,由于青花青料淘炼技术的不稳定,加上绘画技法水平的高低不同,在青花分水以及细部描绘上还不是十分成熟和稳定,晕染的过渡还显得较为生硬,通过留白来表现深浅、阴阳、浓淡还有些不够自然,元代青花瓷器上马的造型较为明显地表现出了这些特点。白釉黑彩器物上的马虽然在细节的表现上不如青花那么细腻,但往往以黑白分明的色彩对比,片状的墨色与劲健的线条结合,将不同场景和不同故事环境中的马刻画得传神到位。无论是青花还是白釉黑彩,对马的表现整体上都继承了辽、金时期粗犷、劲健的风格,线条犀利、稳健,有很强的动感,注重表现马的动态美。

明代官窑和民窑呈现出不同的马的形象风格

明代初期陶瓷中马的形象较少,明代中期开始大量出现,主要集中表现在青花、五彩、斗彩、三彩等器物中。此时随着陶瓷工艺技术的提高以及彩绘手法的不断丰富,马的形象表现较元代更为多样和细腻,官窑和民窑呈现出不同的风格。官窑制作精细,绘工讲究,注重马的细节的描绘与表现,而民窑则不受拘束,表现自由,或细腻精工,或潇洒恣意,或浓墨重彩,或逸笔草草。多数情况下,马仅作为装饰图案中的一部分出现,常常是在人物故事情节中出现较多,作为主题纹饰来表现的情况很少。

明代早期的马见于天顺时期的青花器上,在描绘手法上也与同时期青花的绘画技法相一致,注重神态与意境的表现,对于细节则点到为止。踏雪寻梅图中的马双耳直立向前,头向前探,四蹄奋力踏地前行,身体重心明显偏向前方,马的这种动态与画面中主人寻得雪中梅后迎着风雪而回的情节相合。而在携琴访友的画面中,马儿与主人回首而望,鬃毛蓬松,四蹄轻快,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

明代中期的马以成化时期的为代表。这一时期马的形象不仅有普通的马,还常见海马的形象。海马在明代初期的青花、彩绘瓷上已经出现,其形象是在两膊有火焰,也就是在马前腿根部生出长长的火焰状飘带。成化斗彩罐上的海马通体赤红色,马鬃、马眼、马鼻、马蹄、马尾用青花描绘,腾跃于汹涌的海浪之上,虽然描绘不够细腻,也没有层次感,看上去还有一点卡通,但却将海马凌空飞跃的动感刻画得生动而传神。

明代晚期瓷器上对马的描绘较多,尤其在嘉靖、万历、崇祯时期的青花、五彩、三彩器物上。嘉靖五彩瓷器上的海马形象较成化时期更为简单和粗率,已经看不到马的具体细节,呈现给人的仅仅是具有马的基本特征的图案了。万历青花器上的马是现实中马的真实写照,纯以白描的手法表现,以线条勾画出马的整体形态,并描绘出缰绳、鞍辔等马具,与马上的主人以水墨表现的方式形成一种浓淡的对比;而三彩器上的马与青花的表现手法基本相同,在用墨线勾画出马的形态后再平涂一层淡淡的褐彩,整个形象与器物通体的黄色底色形成一种反差,更清晰地表现出了马的主题纹饰的地位。这一时期最能细腻表现马的形态的要属崇祯时期的青花器物了。崇祯青花采用了青翠艳丽的珠明料,表现力强,勾画细腻;马仍然作为坐骑出现在人物故事图案中,形态往往是膘肥体壮,神态悠闲,载着主人缓慢前行。对马的表现十分注重细节刻画,以圆润的线条表现不同部位的特征,通过墨色的晕染与过渡表现出马的肌肉起伏和阴阳明暗的变化;对于马鬃、马蹄以及鞍辔的描绘也用笔细腻,一丝不苟。这一时期,除了表现马作为坐骑的形象外,也有表现马的自然状态的场景,如青花嬉马图罐上的马儿,在主人的陪伴下,在草地上翻滚嬉戏,恣意放纵。

清代以康熙青花与五彩器物上的马最为精彩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清代瓷器上的马更加多样和丰富,青花、粉彩、五彩、斗彩等器物上都可以看到马的不同形象。表现最为精彩的要数康熙时期的青花与五彩器物上的马了。在中国陶瓷史上,康熙青花与五彩瓷器以其绘工精细、色彩纯正、层次丰富、造型准确而著称,依附于这样的载体之上的各种形态的马同样精彩纷呈。康熙时期以马为表现题材最为常见的是刀马人物故事,这类题材多取材于历史故事、戏曲传奇等,以表现战争、打斗场面为主,马成为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因素。这一时期的马无论在官窑还是民窑上都描绘得精致细腻,造型与画工都十分讲究,形神兼备,似乎可以看到盛唐时期马的再现。

康熙青花墨分五色,层次多,表现力强,青花马以刚劲有力的线条勾描轮廓,或淡抹轻涂,或浓墨重彩,虽然只有青花的蓝色一种色彩,但仍以丰富的色彩层次变化表现出马的肌肉与结构及皮肤、鬃毛的起伏变化。马的形态更是多姿多彩,或静或动。静态的马,或四蹄落地,或三足着地,一足抬起;或垂首静立,或昂首向前,或回首相望。动态的马,或腾空奔跃,或缓步前行,或抬足欲行。五彩器物上的马往往以黑或褐色线条勾勒其轮廓线及各部位图案,再以红、黄、蓝、绿、赭等不同色彩填涂于相应部位,描绘出色彩鲜艳、姿态生动的各式宝马良驹。无论是青花还是五彩器物,其上的马都不是单独出现的,而是与人共同组成画面故事,虽然马的数量常常很多,而且所占画面很大,但马仍然不能成为画面的主角,表现的主体还是人。单独以马为表现主题的器物极少,仅见于马放南山、驯马等少数题材中。

雍正时期的马纹一如本朝瓷器文雅精细的风格,描绘细腻工整,造型准确,色彩搭配雅致,温雅可人。乾隆时期的马纹同样具有同时期瓷器纹样繁缛细腻的特色,极尽表现之繁复华丽,逐渐呈现出俗态。乾隆之后,各朝马纹的表现也没有更多的突破,虽然描绘较为细腻,但在色彩的运用上大多粗率俗艳,往往表现夸张,造型也欠准确。

马对于中国古人来说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特别是好马,受到了人们普遍的喜爱和崇尚。马成就了战争的恢宏气势和史诗般的壮烈;而在战争之外,农耕、运输、出游等各种日常活动中都可以看到马的身影。国人对马的喜爱甚至催生了相马术,更有大量的故事、传说与马联系在一起,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些都成为古代陶瓷器物中马的表现素材与灵感的来源,而马这一惹人喜爱的形象也将通过这些器物长久地流传下去。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