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多方铺就回归路:皿方罍盖身合璧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4/3/25]
[img]uploadpic/20143/2014032548971633.jpg[/img]皿天全方罍顶盖及器身

本报记者  翟  群

美国纽约时间3月19日,佳士得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来自中国湖南的收藏家群体向佳士得正式提出联合洽购皿方罍,以促成此青铜重器“身首合一,完罍归湘”。佳士得经过与皿方罍当前所有者的积极沟通,于当日促成买卖双方圆满达成协议。3月20日,湖南省博物馆也发布了类似声明,表明“方罍之王”即将重归故里,与其馆藏的皿天全方罍器盖合璧。

珍罕非凡的“方罍之王”

这件皿方罍曾在2001年以924.6万美元创下中国高古青铜器拍卖纪录,其传奇之处更在于皿方罍的器盖现藏于湖南省博物馆,而2001年,上海博物馆和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曾想联合购买器身未果。

方罍,顾名思义,即方形之罍,为公元前13世纪开始出现于商朝首都安阳的一种青铜器。不过,一直到公元前12至公元前11世纪,方罍才演变成具有较大胆作风之高浮雕铸造纹饰的器形,并于边角多加了造型,有时呈钩状之扉棱,如此一来,其整体造型更加活泼。此类铸造风格大胆之方罍在青铜器中最为珍罕,而在目前所有经著录之例中,皿方罍器形应为最大的一件,体型亦较宽厚壮硕。

《湖南省文物图录》中是这样介绍的:皿天全方罍是商代晚期盛酒器。传1922年于湖南省桃源县漆家河出土。器身藏家不详;器盖现藏湖南省博物馆。原器身通高63.6厘米,器盖通高21.5厘米。该器形体高大、富丽堂皇,盖形似庑殿式屋顶,四角和四面中间共饰八条粗大扉棱,以云雷纹衬地,以兽面纹为主纹,空隙处填夔龙纹,在主纹和扉棱上再饰云纹,器口铭有“皿天全作父己尊彝”八字,故名“皿方罍”。整器造型雄浑庄重,集立雕、浮雕、线雕于一身,透出中国青铜器铸造鼎盛时期的高超技艺和摄人心魄的气势,是迄今为止出土的方罍中最大、最精美的一件,是其他古代青铜器无法媲美的,堪称“方罍之王”。

多方合力铺就合璧之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件颠沛流离近一个世纪、器身与壶盖“身首异处”的国宝青铜器重新合璧,也被业内视为2014年最重要的文物回流事件之一。

万众瞩目的1888号拍品“皿天全方罍”原定于3月20日上午11点拍卖。3月15日,湖南省博物馆曾正式致函佳士得,商购皿方罍事宜,其大概内容为:“囿于本馆为非营利受托遗产保管机构,所需购藏经费全赖各方资助,今虽多方努力,目前仍仅筹措到2000万美元。因此,祈贵方能同意以此价格(含贵公司佣金)成交。如允此议,则我方将在一周内先期付款300万美元,余款在两个月内付清。谨此奉复,期盼佳音。”

来自中国湖南的收藏家群体也向佳士得正式提出联合洽购皿方罍,以促成此青铜重器“身首合一,完罍归湘”。知名藏家曹兴诚吁请海内外收藏家和企业家放弃竞买,促成国宝合璧之好事。他提议:“由湖南省博物馆去拍回来,其他华人藏家一律不出手,不让人来炒作价格。”随后,喻恒、郑华星、朱绍良、唐炬、蒋念慈等中国藏家还联名发表《华人藏家集体致纽约佳士得的一封公开信》,表示支持国宝回归。

湖南省博物馆副馆长李建毛说,(皿方罍)的回归模式,是由博物馆联合私人藏家合力购买流失文物,属于湖南省博物馆为数不多的尝试中很成功的一次。

盖身分离的坎坷命运

“皿天全方罍”的身世可谓坎坷。据传,其曾为汉文帝爱子梁孝王刘武所藏,价值连城,后来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有关资料显示,皿天全方罍是1922年在湖南桃源县一处山沟被暴雨冲刷而出土。湖北商人石某闻讯找到获得该器的农民,并以400块银元成交。正在农家准备午餐之时,该农民的大儿子回家,得知宝物有人出高价购买,遂取了方罍的盖子去附近小学找钟姓校长询问。钟校长看到方罍盖非同一般古物,当即决定出800块银元购买此器,并将方罍盖留下,嘱其速将器身送来。那大儿子高兴得一路呼叫,让父亲不要讲方罍卖给石某,恰被石某闻见,情知不妙,急忙带着方罍器身狂奔逃逸。从此,方罍盖身分离,开始了辗转流徙、离散无常的坎坷命运。

钟校长得器盖后,曾呈请桃源驻军团长周磐“缉拿奸商”,希望能得整器。数月后,石某也托人找周磐欲购器盖,出价数万银元。但周磐未允。石某又去找师长派兵搜索钟校长的学校。受到惊吓的钟校长遂找周磐,说愿将方罍盖捐献国家,但求资助兴学。周磐立即出资买下。而同时方罍器身又被以100万大洋的价格转卖给上海的李文卿和马长生。

段祺瑞政府得知了该罍的消息,知道这是国之重宝,欲收归国有。李、马二人心中惊恐,怕大祸上身,将此罍以80万美元卖给了英国商人、收藏家巴尔(A·W·Bahr)。于是,巴尔成了方罍器身的第一个真正的收藏者。关于这一点,在纽约佳士得的拍卖档案里有清晰的记载。

巴尔曾托人向周磐以20万美元购买方罍盖,但周磐要价50万美元未成。1950年,周磐跟随宋希濂逃到大西南,在昆明被俘。1952年,他向政府写了一份“补充坦白材料”,主动交代了皿方罍出土和流转离散的详细经过,并献出方罍盖,以期“立功赎罪”。虽然周磬最终没能在镇反运动中逃过被处决的命运,但他的名字,因他主动献宝而与方罍盖紧紧连在了一起。

20世纪,日本青铜器收藏家新田栋一从巴尔手中购得这尊方罍的器身,陈列在自己的别墅中。我国著名青铜器鉴定家马承源于1989年拜访新田栋一,惊见此器,感慨无限。1994年,新田向湖南省博物馆提出,愿意出资50万美金给湖南省博物馆捐建一座大楼用作精良的陈列室,外加捐赠一品西周初期的精美方形器盖以换取皿方罍盖。该提案未获相关部门批准。

2001年3月20日,纽约佳士得拍卖行内皿天全方罍器身的拍卖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买家,上海博物馆和某国内大型企业也参加了竞投。遗憾的是,最终方罍被法国买家以924.6万美元买走,创下当时亚洲艺术品在国际市场上的最高拍卖纪录。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