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天价拍品拯救不了艺术品市场

[来源:广州日报]  [2014/4/14]
[img]uploadpic/20144/2014041442999709.jpg[/img]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3号》(油画

[img]uploadpic/20144/2014041443003485.jpg[/img]张大千 《长空栈道》(中国画

文、图/记者 郭晓昊

4月7日晚,保利香港2014春拍“太璞如琢——崔如琢专场”举槌,其中崔如琢作于2006年的手卷《丹枫白雪》以8000万港元起拍,经过多轮竞价后以1.6亿港元落槌。当代方面,香港张晓刚《血缘:大家庭3号》在香港苏富比以5000万起拍,最终以8300万落槌,含佣金成交价为9420万港元。尽管这两幅作品都刷新了艺术家拍卖纪录,但专家认为,这些个案并不会给市场带来决定性的改变,行情仍处于深度调整中。

行家冷对“离谱”高价

“我发现,崔如琢1.6亿的手卷《丹枫白雪》相当于香港嘉德春拍全场青铜器、珠宝手表及吴冠中、潘玉良、朱德群几个大师的作品价值总和。”行家项先生说,“一个明清开宗立派的大家也卖不到这价,我只能说推手太强大了。”不少藏友认为,这价格着实有些“离谱”。某艺术媒体负责人杨先生更揶揄道:“这价格跟作品的艺术性太不符合了,该16亿元才对。”

“无论真成交假成交,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样的价格太不适合普通收藏者了。”行家老胡认为,这种刻意的炒作实际上局限了作品的流通。“因为可预见的升值空间实在是太小了,砸在手里的可能性却大大增加。”他回忆道,前几年天津文交所推出几个艺术品股票,有的作品不足两个月即暴涨近10倍,后由于社会各界质疑声不断,文交所方面只得限定月价格涨跌幅在20%以内。当时,白庚延的《黄河咆哮》和《燕塞秋》分别被分割成600份和500份发行,直到停牌前,两个艺术品份额分别为17.16元/份和17.07元/份,涨幅均超过1700%。以600万的份额计算,《黄河咆哮》市值高达1.03亿元,而在上市前,白庚延画作的拍卖最高纪录仅为392万元。其后,随着这种“玩法”被“喊停”,两个产品一路下跌到4元/份以下。在此波浪潮中,崔如琢的作品《荷风千秋》也赫然在列,当时的上市基础价格达4200万元。一名早期介入市场的投资者告诉记者:“如果单从价格讲,5000万元完全可以买到一件徐悲鸿齐白石的精品了。但那时艺术品股票的价值已经脱离了艺术品本身的价值。”他认为,自己认可的并非这两件艺术品的价值,而是认可这个游戏规则。另据一名曾在2003年左右以约6000元价格买入白庚延作品的画商透露,这件作品他根本无法脱手。

“靠拍卖或份额化营销来树立价格标杆的做法的确不少见,但也要看作品本身和作者的学术地位是否能与之相称。”有分析人士认为,由于艺术品的估值非常难界定,给庄家创造了浑水摸鱼的空间。“离谱的高价出现,最高兴的要么是庄家,要么是画家亲属,财富无形中暴涨,但炒这么高总要有人买单的。”一般来说,艺术品的估值要根据作者的知名度、学术地位,作品的知名度、技法理念、存世量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而成。“横空出世的未必是横财,盲目跟风的话倒可能遭‘横祸’。”

当代艺术或难再“一荣俱荣”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4月5日,香港苏富比2014春拍举行“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本场重点拍品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3号》以5000万港元起拍,最终以8300万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价为9420万港元。这个价格也刷新了2011年《生生息息之爱》的7906万港元的拍卖纪录。记者发现,《血缘:大家庭3号》曾在2008年以4736.75万港元创下当时艺术家个人拍卖成交纪录。6年时间,该作品翻了一倍,那是否预示着继去年曾梵志之后,传统“四大天王”又开始发力吗?业内人士似乎并不这么看。经历了2004年至2007年的狂热增长,以及接下来相当长时间的迷茫调整后,专家认为凤毛麟角的“天价”拍品不会为市场带来转折性改变,“一荣俱荣”的期待不现实。“个案并不能代表行情,市场没有发生根本转变。”事实上,更多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遭遇流拍或撤拍。

“资本架空了美好的艺术。”行家吴先生认为,有的评论人士用深奥的理论和逻辑来解释这些艺术,共同创造了“把垃圾塑造为艺术品”的奇迹,愚弄了真正的艺术品市场,“以至于现在学艺术的人,没几个能真正了解西方当代艺术,而流于道听途说。而且自2002年起,受当代艺术火爆的影响,青年艺术家们普遍认为打暴力、色情等‘擦边球’就是有个性。在这种思潮影响下,许多当代艺术作品情调灰暗、晦涩、充满负能量。艺术家失去自我,随大流,肯定走不远。”他同时表示,某些艺术品之所以在外界看来是无由来地暴涨,根本原因在于过剩的资本需要寻找出口,可近几年来,总体行情并不景气,投资市场的回报并不见得比股票、基金等好多少。“用惊爆价让更多人打消疑虑、停止观望、进场接盘?不可能。真正理性的投资应该是买自己喜欢且价钱合适的东西。另外从理念上看,这些文化符号早就过气了,令人审美疲劳。今天我们应呼唤和发掘一批新的当代艺术,把它们当成我们这一代人的精神需要,可这些屡创‘天价’的东西并未做到这一点。”

艺术品金融是把双刃剑

“拉高价炒作没有多大意义,其实市场中很多人都明了。”北京行家莫先生认为,许多市场参与者已经对这种方式疲劳,但奇怪的是,也总会有人吃这一套。“这些横空出世的高价可以完全被看为赤裸裸的资本运作,已经完全脱离书画收藏的范畴。现在艺术品金融化很火,有团队专门将拍高的艺术品拿去银行抵押、融资、贷款等。一幅画放进银行保险箱,白花花的银子就套出来了,而价值很可能是虚高的。”他表示,金融是把双刃剑,近几年它使艺术品拍卖行业的影响迅速扩大,但也吹出了不少泡沫。“在雄厚的资本面前,许多拍卖行也无法单纯地扮演传统中介的角色,反而是更紧密地跟资本手拉手,下一盘更大的棋。作为收藏者则一定要有自己的分析判断,更要量力而行,说到底,推得越高,摔得越狠。那些卖到五六十万元一平方尺的作品,在市场中的流通会健康吗?伤害了广大收藏者的积极性,终究会高处不胜寒。”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