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走近艺术家王清州的写意水墨世界

[来源:艺术中国]  [2014/5/1]
[img]uploadpic/20145/2014050125536767.jpg[/img]王清州在苏格兰爱丁堡

[img]uploadpic/20145/2014050125538637.jpg[/img]下午茶交流现场

[img]uploadpic/20145/2014050125540485.jpg[/img]艺术家王清州为嘉宾题字

2014年4月27日下午16:00,“怡红快绿胜收雅韵——艺术家王清州自在下午茶” 活动将在惠风和煦的缤纷春日里举办,百纳艺术传播力邀十余家媒体及重要嘉宾做客艺术家王清州位于798艺术区的“椰石斋”艺术工作室畅谈交流。

艺术家王清州是与百纳艺术传播合作的重要艺术家,此次的“自在下午茶”活动,均由百纳艺术传播温情策划,在轻松的艺术私享时光中,感受艺术家王清州的写意水墨世界。

王清州,1974年出生于安徽省宿州市砀山县,现居北京,为798艺术区独立艺术家。他幼年时代就在其祖父王瑞西先生的严格督促下学习书画。曾先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中国人民大学画院,并多次游学于欧洲。其作品先后付梓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王清州花鸟画集》、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怡红快绿王清州画集》,并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和艺术联展。

在本次“自在下午茶”活动的现场,艺术家王清州将与朋友们一起分享自己近期的一些绘画和书法作品,同时也将畅谈一些自己在艺术创作中的独特感受与想法,将他独特的艺术世界展现在大家面前。

晚明赵宦光说过“夫物有格调。文章以体制为格,音响为调。文字以体法为格,锋势为调。”而细赏王清州的绘画艺术,观者感受到的是他色彩写意的当代水墨格调。从书法、篆刻、花鸟画到油画、综合材料等的运用,艺术家王清州有着丰富的艺术实践与艺术积累。在传统水墨到当代水墨转变的过程中,王清州在继承和传习传统水墨之要义的同时,拒绝水墨创作中程式化的呆板表现,将内心的情感与所观的物象融合呼应,从而创作出一种有情感的写意水墨艺术。王清州的写意水墨强调色彩的对比运用,同时在线条的处理上又尽显传统水墨的气韵生动。王镛先生认为“这种画法难以归类,既不是传统的没骨,又不是西画的水彩”,因此将其称之为“怡红快绿的色彩写意”。

对于艺术,王清州似乎有一种革命精神,他的绘画在审美理念上否定了传统绘画的具象图式语言,以形式美作为载体,努力挖掘绘画内在的精神力度,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他的绘画有一种视觉的冲击力,这是表面化的东西。当我们透过这些写意式的意象,会发现这种表现手法背后是王清州“出于法而无法,出于形而无形”的意境。在形象的塑造上,王清州打破了传统的“似”与“不似”的理念,通过一种写意式的剪辑与拼接,舍弃了形象的“形”,而把形象的境界升华为一种哲学意识。他的绘画诚然不是脱胎于严谨的法度和造型,他的画以清幽闲雅的意境,天真烂漫的用笔和奇而不怪的图式打动了我们的审美情感。

王清州在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得益于他对自己的严谨要求,王清州认为,在创作中,好的作品应该满足这样六个要素:一、要气韵生动,有惊心动魄,或神闲意恬,均可一望而知,不要工而无韵;二、没有为了更美而不能破坏的规则,用笔要讲究书写性;三、画面构图时讲究黄金分割,计白当黑,各色或各元素大小不可等分,要注意宾和主,大和小,繁和简,轻和重,疏和密,虚和实,偃和仰等的关系处理;四、讲究墨色并用,随心赋彩、彩随心用,用墨讲究焦、浓、重、淡、清;五、适意造形而不求具象,正如苏东坡所说:“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临”,所以创作以“赏心者为上,悦目者为下。”;六、艺术家应有关注社会的悲悯之心,创作要有喜怒哀乐的情感表达,作品应该承载着对人文精神上的关怀。就如王羲之以愉悦心情撰写的《兰亭序》和颜真卿在悲恸气愤的情绪中写的《祭侄稿》,这一喜一悲的情感宣泄,使艺术作品达到了神逸层面的高度,让观者感受到自然的气贯神通之美。

所谓“画法贵得韵致而境界因之,全在纵横挥洒,脱尽画家习气为妙”。王清州的写意水墨,借助多元的色彩、无穷变化的线条,在笔色挥洒中所阐释出的是自然的灵韵之美,这种自然、气韵的特质,可以看到王清州对色彩的灵活运用和对自然的真挚刻画。在对于自然的艺术表达上,王清州认为“自然是他艺术创作的灵感发掘地,他喜欢写生,写生就如同是一场与自然的艺术对话,在这场对话中,他如痴如醉,他觉得笔下的色彩都不能够完全地表现出大自然的逸美灵韵。”王清州是一位注重写生的艺术家,他的写生过程不仅仅是对于自然物象的感悟,更主要的是对人文的采风,像在西藏的写生中,他就直接住在了藏民的家里,与藏民进行深切的交流,在这种深入的接触与交流中,王清州对西藏的美有了自己的理解与感受。于是,观者在作品《布达拉宫写生》系列中看到了隐匿在写意色彩背后的巍峨山峰和肃穆的布达拉宫,感受到笔肆纵横的意境之中融聚了王清州的悲喜真情。

王清州的写生不是机械地记录自然事物的外部形态,他的写生重在理解,“写生之道,贵在意到情适,非拘于形似之间者”。写生是清州绘画创作过程中由形象通往意象的桥梁,他在千变万化的具象之中提炼出事物规律性的基因,并将其转化,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诗意的、心化的自然。在对自然景物的笔墨的处理上,他坚持“用笔、用色不沾染矫饰,干脆利落”,从而使得画面表现就如同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所叙述的一样:“用笔草草,近视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灿然”。然而,令人惊喜的是,这一种逸笔草草的简率意象,带来的却是是一种与自然不期而遇的惊喜和美感。尚扬先生评价王清州的绘画时说:“王清州的绘画深入大自然,与自然现象息息相关,超乎形象之表。用笔天真灿烂。画面草木丰茂、斑斓浓郁。对中国的传统绘画有自己独特的心得与感悟,并能化古为今,绘画介乎抽象、具象之间。其色彩与意象之美促进了东方水墨艺术的发展。”

有时候,绘画就如同诗歌一样,不仅要“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而且还要“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对于王清州艺术创作来说,他的作品处处充满着诗意,从色彩的诗意到笔墨的诗意再到意象的诗意,这种诗意的绘画传递给观者的是一种诗意的视觉享受。《坐看红山不知远》、《好雨尽千妆》、《熏投喜人千里梦》、《猿鸣三声泪沾裳》、《酥风绕清溪》……欣赏王清州的作品,就如同在品读大自然的诗歌。

用锤炼的写意水墨语言,表现自己心灵和自我历史的情感表达,这是王清州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在如今这个复杂的时代当中,艺术家王清州不为一切浮华、焦躁所困扰,在艺术创作的世界中坚守自己的那份洒脱、诗意与挚真,他注重“象外之意”与“神韵”的传达,推崇萧散简远、闲和严静,忽视形似的刻画,主张率易为之、遗身忘我、天工清新。

品读他的艺术,你会感受到有一股“超以象外”的自由之气,动之为风、散之为云,凝练出“大风起兮云飞扬”的浑然逸韵;你会发现那一种“平淡天真”的清新之意,敛之为春、舒之为秋,纵横“秋月春风等闲度”的怡情心境。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