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古琴的收藏与投资

[2014/5/6]
[img]uploadpic/20145/2014050657957333.jpg[/img]
西汶艺术网
益王琴 霜天铃铎 仲尼式 明 香港保利2014春拍拍品

事物的发展就是这样——物极必反。清末民国初,以杨时百、王心葵为代表的老一辈琴家大力提倡古琴,掀起了历史上少有的古琴普及热潮。这股热潮持续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査阜西为代表的琴家,在整理琴学文献、收藏保护老琴等方面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此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传统沦丧的大背景下,传统琴学自难幸免,销声匿迹了20多年。今天的“古琴热”,大致始于10年前昆曲古琴共同作为文明古国的第一项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前些年有一段子:“京城流行四大俗:学古琴、喝普洱、玩香道、练瑜珈。”这个“俗”挺准确地点出“古琴热”的两个特点:一是古琴大大普及,爱好者、习琴、弹琴的人和琴馆、雅集越来越多,这个“俗”是通俗的俗;二是列入“非遗”以来的古琴热,有很浓的商业味,确实也带来了很大的商业机会,基本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路子,不但谈不上琴学繁荣发展,反而有鱼目混珠、泥水俱下的感觉,这个“俗”是庸俗的俗。对古琴、琴学来说,热终究比冷好。“古琴热”肯定也会伴随传统文化的复兴而持续下去。古琴收藏与投资自然也是这个热潮的一个方面。古琴是文玩之首蓄琴是文人雅事,因为,古琴是文玩类艺术品之首,历史最悠久,地位最重要,也最富人文气息。

古琴的发明,依古代文献,有伏羲说、神农说、炎帝说、黄帝说、虞舜说等。这些说法目前尚缺少考古实物、文字学一类的证据。但是,古琴发明于上古时期,最初是作为巫的通神之乐器,大致是可信的。《尚书·皋陶谟》记载:“夔曰:‘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祖考来格。虞宾在位。群后德让。下管鼗鼓。合止祝柷。笙镛以间。鸟兽跄跄。萧韶九成,鳳凰来仪。’”大致是上古时期古琴用途的客观写照。到了“郁郁乎文哉”的西周,雅乐已经系统化,礼乐之治成为后世楷模。古琴颇为流行,已经见诸《诗经》的很多诗篇了,如“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关睢》;“椅桐梓漆,爰伐琴瑟”——《定之方中》;“琴瑟在御,莫不静好”——《鸡鸣》;“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鹿鸣》;“鼓瑟鼓琴,笙磬同音”——《鼓钟》等等。《史记·孔子世家》载:“(诗)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战国策·齐策》记载:“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

礼崩乐坏之后建立的秦汉,一方面古琴在庙堂雅乐中成为核心,一方面在民间广泛流行。“八音之中,唯弦为最,而琴为之首”(见桓谭《新论·琴道篇》)。而应劭则说:“雅琴者,乐之统也,与八音并行。然君子长御者,琴最亲密,不离于身,非必陈设于宗庙乡党,非若钟鼓罗列于虡悬,虽在穷阎陋巷,深山幽谷,犹不失琴”(《风俗通义》)。魏晋南北朝时,“琴书”并提,成为文化、身份的象征,表达文人情怀。如陶渊明说:“少学琴书,偶爱闲静,开卷有得,便欣然忘食”;“乐琴书以忘忧”。此时的正史、笔记,提及望族名士,也多是写某某“谈琴书愈妙”,“善琴书”,“好书史,善弹琴”,“好琴书”等,成为一时风尚。北朝后期的名著《颜氏家训》则称:“‘君子无故不徹琴瑟。’古来名士,多所爱好。洎于梁初,衣冠子孙,不知琴者,号有所阙。”据扬之水先生《“琴棋书画”图演变小史》考证,琴成为雅文化的代表,“琴棋书画”四事并称之风肇始于北宋宫廷。“某一阶段的‘雅’,一旦被‘俗’所接受,便因‘俗’化而不再成为‘雅’,……古代文化本来就是在雅俗交汇与分流的过程中‘层累’而成。”宋元以降“琴棋书画”由雅而俗,琴成了“四大俗”之首,数百年前就已经发生过一回了啊!不管怎样,对士人来说,“君子无故不徹琴瑟”的圣训总是要贯彻的。欧阳修在其《六一居士传》中说道:“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因此自号“六一居士”。读书治学、抚琴饮酒,表达了欧阳修文人生活的主要内容,也可以说是一种普遍的文人理想。到了明代高濂那里,理想的书房,书房文玩多是要旧的、古的,“壁间挂古琴一”自然是题中应有之意。书房有琴,琴书不分,可以说是士人上千年的传统。书房之中,琴可不是第一文玩么?!

郑珉中先生曾引用明朝抄严嵩家的清单《天水冰山录》来印证古琴在当时人眼中的重要地位:“在清单中,古琴,包括新的‘时琴’在内,都与古籍、书画一样,逐件开列名单上缴朝廷,而其他乐器筝、琶之属,则写明共若干件,折合银两若干,通通给作价处理了。”当代收藏,王世襄是公认的大家,其藏品极受收藏界追捧。王老文玩类收藏发表为《自珍集》一册,而第一项即是古琴。他是深知古琴在文玩收藏中传统与地位的。

古琴的市场与行情
西汶艺术网
查阜西先生1954年的一篇文章中对当时老琴存世状况做过一个估计:“古琴遍地皆是,沪上及成都二地,琴家藏琴数逾五十者在十人以上,汪惕予有千金百古琴,京、沪、苏、杭文玩商所收可数者百张以上,抗日期中杨新论在广州得古琴一卡车,王华德言成都解放后二年中地摊亦常见古琴。则古琴流散之数不及万亦可逾千……”经历“破四旧”、“文革”,粗略估算民国以前斫制老琴在2000张左右。以杨景涵先生访琴的数据推算,唐、宋两代老琴约440张。唐、宋琴多名器,访琴往往首选,这是个乐观的估计。经郑珉中先生亲见鉴定的唐琴约18张。这样看来,古琴作为一个收藏门类,其存世数量远远低于同一朝代的字画、瓷器玉器等其他门类艺术品。

老琴的行情可以从拍卖市场和场外市场两个部分来看。一般来说,拍卖是个公开的竞价过程,能比较准确地反映“市场”价格。而场外交易,是买卖双方的非公开的博弈过程,价格随意性比较大,波动也相对大些。但是,老琴却似乎是个例外,拍卖的价格表面看是逐年上升,以“质”论价,却是波动极大。场外交易长期以来是相对平稳,稳中有升。其中原因,还是鉴赏、断代水平所致。拍卖场上,水平参差不齐,竞拍者的构成、目的差别较大,价格分歧也较大,容易忽高忽低。近年以来,明琴标为宋琴,成交价有上千万的;宋琴标为明琴,成交价有刚过百万的,也有极好宋琴300多万流拍的。一场拍卖有2张以上的老琴,成交价格极少打破拍卖公司的估价级次。拍卖公司断代不准,往往造成以质论价的极大波动。拍卖公司断代不准,而成交价相对合理的,宋镜涵先生旧藏“凤势”琴算是唯一的例外。“凤势”琴,当为宋琴,2010年11月拍卖时定为清琴,估价50~80万元,终以336万元成交。断代不准,品质评定见仁见智,拍卖中老琴的价格其实是存在较大波动的。
西汶艺术网
场外交易多有琴人参与,水平相对整齐,以质论价,还是稳中有升。2009年之前,普通明琴在20~40万元,宋琴基本在百万元左右。受2009至2011年拍卖行情影响,场外交易活跃,价格曾迅速攀升。明琴基本在100~300万元,宋琴则500万元上下。近年来,清琴价格基本是数十万元,明琴在150万元上下,宋琴在300万元上下。遇到传承有序的名琴、名家名斫、品相特别好的,另当别论,价格翻番也是常有的事。横向比较看,古琴还是文玩中的价值洼地。如王世襄旧藏宋代“朱晦翁藏仲尼式”古琴。2003年嘉德秋拍以220万元成交。2010年匡时春拍以1120万元成交。而王世襄旧藏的“崇祯壬午冬月青来监造”款冲天耳金片三足炉, 2003年的成交价166.1万元,2010年匡时秋拍成交价为1512万元。同是王世襄先生旧藏“明周制鱼龙海兽紫檀笔筒”, 2003年嘉德成交价209万元,2012年的嘉德春拍成交价为5520万元。这基本上可以反映出:古琴虽然是文玩第一大项收藏,可是涨幅却是相对较小的。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