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写意画家上官超英访谈录

[来源:艺术中国]  [2014/5/8]
王平(以下简称“王”):看过你的画展,给我的印象是气势恢宏,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你一向致力于超大写意画的创作,请问其基点是什么?与大写意有哪些不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上官超英(以下简称“上官”) :中国是一个泱泱大国,大国的艺术应该有大国的风范。先人讲“我善养我浩然之气”。大气、大方、大气派是中华民族应有的内涵,如秦砖汉瓦表现了一种大气之美,霍去病墓前的雕塑体现了一种雄浑、恢宏之美,兵马俑再现了一种气势之美,这些都体现了中华民族宏大精神的美。艺术家要追求大美风格,方能感悟乾坤之气。超大写意画中的“超”是一种精神和意识的自我超越,是打破正常的物象空间,运用各种意象符号,点、线、体、块重新组合画面,是一种物象和心情的双重超越;“大”是一种大美的文化定位和审美追求;“写意”则是用意象的思维去表述、拓展艺术家的精神世界。超大写意不是超过大写意,而是在大写意的基础上追求结构性内涵更大、更丰富、更具强烈视觉冲击力的绘画样式。正如大写意代替不了小写意,小写意取代不了大写意一样。两者之间是一种承源关系,大写意强调简练概括的绘画语言,用的是减法;超大写意用的是加法,强调信息容量,强调物象的形式美和复杂的构成形式,以扩大中国画在现代空间环境中的展现效果和文化内涵。

王:花鸟画易于小情小趣,你追求大美风格,在具体创作中是如何把握的?

上官:我作画强调视觉的冲击力,即画面的张力,追求气韵雄浑的画面气象。气韵是中国画的基本特征,气韵本身包含着生动,而气又含有气流、生气、意气、神气、气象的意味,以及作画过程中的运气、通幅画面的气感,也含有画家的气质、素养、品格、灵气、天人合气等。雄浑是超大写意的基本品格。王仲先生在评价超大写意画时指出:“只有雄浑,才以超大。”雄浑出自唐代司空图二十四品诗,其风貌为:“大用外腓,真体内充。返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寰中,持之非强,来之无穷。”这里反映了诗人的宏大胸怀,所以追求雄浑、浑然,才能意象化境,纳小情小趣于宏大之中。

王:你的画以一种大势、复调式画面结构形成了作品的特色,这是形成视觉冲击力的一个方面吗?

上官:这是我努力追求的。我的构图强调大势布阵,大势即大气势也,布阵即画面的谋略。王羲之《题卫夫人‘笔阵图’后》曰:“夫纸者阵也,笔者鞘也,墨者鍪甲也,出入者号令也。”古人对书理、画理与兵理研究得非常到位。我的大幅作品,在大势布阵中强调画面复调结构,一种交响乐式结构,追求层叠起伏,场面浩大,色彩奇瑰。因此,作画时要巧妙利用多种辩证要素,多结构穿插,多符号组合,多法用笔,多色彩互补,如多器乐合奏,像现代舞台多角度立体式,变化丰富,整体和谐统一,这是时代的要求。

王:所谓多法用笔,我看到你作品中更多的是笔随心运,特别是有一些山水画的用笔、构成方式被你吸收到花鸟画中,这应该说是一个突破,你怎么看?

上官:说突破有些过誉。1997年我在中国美术馆办个展时,赵力忠、杜哲森二位老师在座谈会上就谈到我吸收了山水画用笔的问题。其实我是把花鸟画的物象融进山石的塑造中,比如,芭蕉叶子的结构其垂折处很像山石的结构,表现时有意向这方面夸张。画花时也用一些皱法,不仅拓展了花卉自身的意蕴,增加了厚重感,同时也增加了花的表现力。事实上一些花卉与大山和谐相融为一体,后来把它割裂开来,局部表现,脱离了原来的环境,就感气势不足,甚至不谐调。2000年在深入生活时,我来到海拔4500多米的西藏高原,发现那里的菊花为了生存,缩小自己的营养体,以放大其生命体,由此确保在恶劣的环境下生存。我感到这是一种生命意识的扩张,之后便运用到作品创作中。在创作《高原菊颂》时,我大胆地舍去叶子,夸大菊花,把花直接放在山上,让山的石纹像是菊的枝干,像藏族老人脸的皱纹,这种山石和枝花的结合扩大了花的内涵,形成新的语言符号。所以,我在画面中强调山的外形以增加花鸟画的气势感,把山的结构形式充实到花鸟画当中,《蕉山傲霜图》、《雪域归来》、《太行山菊天上来》等都是用这种方法表现的。

王:你比较注重理论研究和创作总结,我曾经看过你的一篇文章《以神写意,随心赋彩》,你当时是如何思考的?

上官:以神写意、随心赋彩是我多年思考的问题。随心赋彩是在“随类赋彩”基础上的一种心理的色彩升华过程,是根据画面所需进行超时空、超物象的一种色彩运用和表现方法,是一种经验性色彩到理念性色彩再到感性色彩的赋色过程。我所说的“以神写意”,其神是指画家的一种精神,有什么样的精神才能表现什么样的意境。这种神也是一种状态,《中国画论类编》中有段描述张作画的文字:“员外居中,箕坐鼓气,神机始发,其骇人也,若流电激空,惊风戾天。摧挫乾掣,为霍瞥列,毫飞墨喷,悴掌如裂,离合惝恍,忽生怪状,及其终也 ;则松鳞皴,石岩,水湛湛,云窥眇。投笔而起,为之四顾,若雷雨澄霁,见万物之性。观夫张公之艺,画也,真道也。当其有事,已知遗去机巧,意冥玄化,而物在灵府,不在耳目。”这里强调的是作画时包容天地和宇宙万物而忘乎一切的一种状态,这是中国写意画的高深境界。我去五台山,虽然山中无石,却感石之灵性;山中无树,而觉木之参天,那亦是山中有我,我中有山。这是一种意象的悟化过程,非神不意,有意乃神,这种崇高的心象之境是中国写意画的高难境象。那佛、那道、那禅、那心则是充满真人、真心的心象化境。我体会气韵雄浑,大势布阵,多法用笔,复调结构,以神写意,随心赋彩,这是我多年的创作心得。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