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管窥文物回流:艺术资本市场的爱国主义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4/5/16]
回流文物的价值与拍卖价格名实难副

然而,文物的回流还需要一定的甄别力。譬如大英博物馆收藏的《女史箴图》唐代摹本与敦煌经卷;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夜照白图》,云冈、龙门石窟佛教造像,这些文物具有很高的历史与艺术价值。但同样有大量的文物并不具备很高的价值,有相当一部分文物以正常渠道流通海外,这些文物充当了文化艺术传播的重要媒介,无需回流。

回流文物面临的真伪问题也成为了艺术市场的吊诡之处,具体表现在文物与拍卖价格之间名实难副。2010年,北宋黄庭坚的《砥柱铭》拍卖价格为3.9亿元,被质疑为明代赝品;2013年9月19日,刘益谦以5000余万在纽约苏富比拍得北宋苏轼的《功甫帖》,被上博学者单国霖、钟银兰、凌利中质疑为晚清摹本。虽然这些回流文物的真伪仍有待进一步鉴别,但其回流的资本动力却一目了然。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东方主义视角下的中国文物

回流文物在中国当代的热炒热卖,多少反映出艺术市场的无序化与国民审美能力的缺失,也正是东方主义在21世纪新的表现方式。自19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日本艺术一度从欧洲的个人收藏而转向为一种如火如荼的时尚,“日本热”风行一时,从皇家伍斯特瓷器到巴黎儿童的扇子,日本艺术充斥欧洲。而到了20世纪初,欧洲则将兴趣的焦点转向了中国,1911年,法国批评家纪尧姆·阿波利奈尔声称:“与相仿的中国比较,日本只是艺术的侏儒,而中国艺术则高贵而无与伦比。”以文物为代表的中国早期艺术出现在西方人的视野中,并冲击着西方的艺术观,在此时期,许多中国的艺术展览在欧美举办,如1935年伦敦伯灵顿宫的中国艺术国际博览会,其中展出了新石器时代到18世纪的3000多件文物作品。

虽然中国与日本的艺术在近代史中成为西方同情与欣赏的对象,但无法掩盖一个基本事实,即这种欣赏的基本前提是基于东方主义的视角。中国与日本都是在遭受侵略、在被动的门户开放中流失了大量文物,斯坦因、伯希和、卜士礼、大维德等人都是在东西方不平等的社会语境中充当了中国文物艺术的鉴赏收藏家。可以想象,从第二次鸦片战争到19世纪末叶,愈多的西方人进入中国腹地进行探险与科考,该时期也成为中国古代文物流失海外最集中的时期。从客观影响上看,文物流失进一步扩大了中国艺术的世界影响,促使西方学者对中国艺术给予了更多的关注与研究,也为后世中国文物的回流埋下了伏笔。但是,陈设与收藏中国文物更多反映出西方在文化霸权上的优越感,非西方文化只是新奇而边缘的呈现。
西汶艺术网
回流文物的真正目标有待正名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是西方眼中的危险与威胁。英国作家萨克斯·洛默尔虚构了一个著名的东方恶棍———傅满洲博士,作为中国的拟人化代表,他是蒙古星球的皇帝与邪恶的天才,威胁要毁灭地球。傅满洲一心想统治世界并毁灭西方,他被描述为“又高又瘦,高耸肩膀,眉毛像莎士比亚,面容如同撒旦,其头颅光滑,有一只眼睛狭长具备魔力的绿猫”,傅满洲被赋予了东方人种的狡猾与智慧,他被视作“黄祸”的化身。很显然,中国流失文物所代表的中国艺术也处于东西方二元对立的沟壑中,西方通过殖民掠夺与政治压迫的手段获得了文化艺术上的话语权,中国的流失文物更多被视为西方为中心的文明装饰与补充。

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资本成为制约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流失文物的回归可以被看作是在资本驱动下进行的,也反映出文物价值的模糊定位。流失文物属于过去的中国艺术,但回流文物的真正目标应该是未来的艺术中国,即培养国民的高尚情操与健全人格。“回流文物”的天价拍卖,是东方主义的另一种延续,还是中国艺术对市场的合理诉求?一切都有待于“正名”。在文明的余晖处,千年莫高窟辉映着荒寂的王道士圆寂塔,而20世纪80年代以来,无数被盗空掘毁的陵墓依然重复着历史的悲剧,当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价格在一槌间定格,它成为文物流失与文物回流的见证,书写着文物与文明的历史、现在与未来。

2014年4月8日上午,收藏家刘益谦以2.5亿港元在香港苏富比拍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创下了中国瓷器拍卖价格的新纪录,如此之高的价格源于它被冠以的文物价值。斗彩鸡缸杯掌腕大小,于明成化年间(1465-1487)烧制而成,造型精美、图绘生动,因杯壁上画有公母鸡而得名。目前,存世的斗彩鸡缸杯仅有19只。而2014年4月7日在保利香港春拍会上,崔如琢手卷《丹枫白雪》的拍卖价格高达1.6亿,相当于香港嘉德全场青铜器、珠宝以及潘玉良、吴冠中等名家作品的价格总和。如此拍卖不由得让人质疑艺术品的价值标准,回头再比较斗彩鸡缸杯的拍卖,无论是文物还是当代艺术,拍卖价格是否可以真正衡量这些艺术品的内在价值?中国艺术市场是艺术的繁荣还是资本的泡沫?从文物回流的追溯中,或许能发现一些启示。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