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集邮迷父亲留下邮票遗产引发家庭纷争

[来源:楚天都市报]  [2014/5/16]
本报记者袁黎 湖北日报大学生记者团龙文凤 通讯员刘嘉

父母相继离世,留下一笔特殊的遗产—40多本邮票。这些邮票,对4个子女而言,怎么分是个难题。因为,邮票不同于房子更不同于钞票,其价值难以估算,且是浮动的,不能简单按数量分,也不好按年份分。

为了分割这笔遗产,4名子女争执了9年,并闹上法庭。

记者昨日从武昌区人民法院获悉,今年4月30日,该院请来集邮协会的专家,现场对邮票进行估价并平分为4份,然后4名子女抓阄分割邮票。这样,这笔特殊的遗产分割案终于结案。

父母离世 留下40多本邮票

事情回到14年前。

2000年4月,武昌集邮迷蓝爹爹继老伴之后去世。蓝爹爹有3个儿子1个女儿(女儿是老幺),4个子女在清理遗产时,找到了蓝爹爹生前珍藏的40多本邮票,其中包括1995年邮票一本、1996年邮票一本、1997年邮票一本、1998年邮票三本、香港回归祖国邮票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票目录(1949-1980)等。

蓝爹爹没有留下任何遗嘱,这笔遗产4个子女都有份。但因为邮票是收藏品,子女们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分,考虑到邮票将来可能还会增值,大家通过协商达成默契—暂不分割邮票,继续将其保存在老父的房子里,作为对老父的一种纪念。

为分邮票 子女们对簿公堂

但是,2005年的一场意外,打破了这种默契。

2005年元月,58岁的老二蓝庆国(化名)回到老父的房子里查看时,发现邮票少了2本。而那2本正是他们兄妹公认为最值钱的。老大老三老四接到蓝庆国紧急通知后感到非常惊诧,匆匆从自家赶过来后,一致决定报警。

邮票离奇失窃,4人都怀疑是自家人偷的,相互猜疑指责,可彼此都否认,且都没有证据,由此产生矛盾。

大家认为,邮票放在父亲房子里已不保险(放心保)。蓝庆国建议当场把邮票分了,免得再生事端,但老大老三老四都不同意。之后经过商量,大家决定把剩下的邮票交由堂妹保管,于是再次清点剩余邮票,且每个人都在清单上签字确认。

转眼到了2007年,蓝庆国觉得长期将这么一大笔邮票放在他人家里不是个办法,且他始终对2年前的邮票失窃事件耿耿于怀,加上警方迟迟没有侦破该案,遂再次提出分割。可老大老三老四还是反对,并指责老二蓝庆国总是盯着邮票,别有用心。

无奈,蓝庆国将老大老三老四告上了武昌区法院,要求分割邮票。

价值难估 法院也不好分割

2007年,武昌区法院受理此案。

因担心邮票被转移或丢失,蓝庆国想在诉讼之前申请法院对邮票进行财产保全。可是,保全费用得根据被保全物品的价值来收取,而邮票的价值,谁也给不出个数,于是,保全只得作罢。

随着官司的开打,4人间的矛盾越发激烈。老二蓝庆国强烈要求分割,老大老三老四坚决不同意分,并提出邮票价值不好估算,按数量分显然不合适,如果没有权威的机构给个价,怎么分都不公平。

这一点,法院也认同。“目前,市场上没有有关邮票的鉴定机构,它不同于珠宝首饰甚至房子,比如房子可以找评估机构根据市价给个价格,然后折算分割。可邮票是一种收藏品,价值是隐性的、不断变化的,目前也只有行业机构能给一个参考性的价格,因此无法说服4个当事人。”法官说。

因老二要求分割的愿望强烈,法官建议4人协商解决,或者按照大概的价值进行分配,然后抓阄。但是,老大老三老四仍不同意。

没办法,武昌法院2008年只得判决这40多本邮票归4人共同所有,每个人都有四分之一的所有权,但不进行具体分割。期间,因4人矛盾激化,邮票受托保管人感觉压力大提出将邮票转给法院保管,被法院拒绝。

法院作出上述判决后,蓝庆国不服,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2年,武汉市中院维持一审判决。
西汶艺术网
争执9年 终靠抓阄解决问题

不甘心邮票就这么“悬而未决”,去年蓝庆国再次向武昌区法院起诉,要求分割作为共有物的邮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问题还是卡在了邮票的价值评定上,而其他三个兄妹依旧坚持不同意协商或抓阄解决。于是,去年底,法院驳回了蓝庆国的起诉。

今年元月,蓝庆国向武昌区法院申请执行2007年以来的判决,希望通过执行途径有效分割。“2012年,蓝庆国曾申请过执行,但是当时鉴于他们矛盾太激烈,我们希望给点时间让他们自己消化一下矛盾,然后再慢慢解决问题,也许自己就可以协商好,毕竟他们是亲兄妹。”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然而,法官的愿望没有实现。承办法官只得一遍遍告诉4兄妹,尤其是老大老三老四,邮票实现绝对的平均分配是不可能的,只能通过邮票行业协会的估算,大致进行公平分配。长达几个月的劝说后,老大老三老四态度有所缓和。

于是,4月30日,一场特殊的执行行动在武昌区法院数字法庭进行。“因为当事人相互防备和不信任,而数字法庭可以录音录像记录全程,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承办法官舒光明告诉记者。

法院邀请了公益组织居民调解网见证,邀来武汉市集邮协会的专家帮忙估算。当着众人的面,法院将封存好的装有邮票的木箱运至法庭,然后开箱清点,而后由集邮协会的专家按照价值相当的原则,将邮票分割成四份,并按份编号,这个时间花了3个多小时。4兄妹当场抓阄确定自己的那一份,领到后签名确认。至此,一场从2005年开始的继承纠纷终于结案。“其实,据集邮协会专家介绍,从目前的市场交易情况看,这40本邮票不是很值钱,总价不到2万元,当然也许未来会增值。4兄妹为之争来争去,争来了邮票,失掉了亲情,实在划不来!”法官叹道。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