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广义文献纪录片映展系列讲座开讲

[来源:艺术中国]  [2014/5/28]
2014年5月22日下午,内爆与危情:王广义文献纪录片映展暨实验艺术国际论坛在西南交通大学犀浦校区艺术与传播学院正式拉开序幕,与展览同期举行的还有《王广义谈艺术》、《中国80年代前卫艺术群体》等系列专题讲座活动。由著名艺术家王广义担当主讲的《王广义谈艺术》讲座于展览开幕仪式后在西南交大图书馆1号报告厅进行。艺术家王广义从北方艺术群体成立时期的创作谈起,将自己近30年来的创作历程进行了脉络性梳理,并与西南交通大学的热情学子们进行了深入的艺术交流,激烈而洋溢着欢笑的讨论气氛贯彻了整个讲座现场,王广义直言:“今天其实谈得算是我所有讲座中最好的一次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以下是《王广义谈艺术》讲座现场实录整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主讲人:王广义

主持人:洪毅

时间:2014年5月20日下午16:30

地点:西南交大图书馆1号报告厅

主持人:各位同学,嘉宾、老师,大家下午好,今天有幸请到王广义先生来到西南交通大学做一个艺术活动,刚刚从鲜花和掌声中已经感受到了大家对王广义先生的热情!现在我们来到图书馆报告厅,这里之前来过很多著名的艺术家,今天我们迎来了中国当代艺术大师——王广义先生!在这里我们再次表示感谢和欢迎!

王广义先生1957年出生于哈尔滨,1980年考入浙江美院即现在的中国美院,在85运动中起到了领军的作用。今天我站在这里看到各位同学我也有一个感受,那就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特别向往80年代,因为80年代是充满热情理想和奋斗精神的年代,和现在同学们生活完全不一样。我们特别想通过王广义先生这次讲座把我们拉回到那个时代,看看当时的艺术家是如何看待社会?如何搞艺术?如何在中国社会转型的这个重要的节点上进行艺术创作的。我认为对广大同学来讲这个意义特别重大,因为在座的同学有学艺术的,也有别的专业的同学,我认为在交大这样一个文化和艺术气氛比其他学校相对差一些,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提升大家的艺术修养和对艺术的鉴赏力。

王广义先生想跟大家多做一些互动,希望大家多提问,然后他再进行解答,展开他的话题,否则就像王广义先生自己讲的可能大家想知道的,想提问的时间就相对短了,应这个要求,我想大家现在可以一边听就一边思考一些问题,然后随时可以提问,这样一来我们参加这个讲座的收获就更大,下面欢迎王广义先生!

王广义:刚才洪毅老师介绍我说生于1957年,突然感觉把我拉回到那个时代了,感觉自己已经很老了。我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可能和在座的同学们同样的年龄,当时我27岁,因此看到这幅作品就想起了我的青春年华的时代,它表达的就是北方俄罗斯族在雪地上行走,它对我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复杂和特殊的含义,在这里放出来只是对我早年青春有一个回忆的意味。

这件作品对我艺术生涯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作品,1985年大学毕业之后,我和舒群、刘彦等等成立的一个艺术团体叫做北方艺术群体,这是我在那个时间段创作的作品,当时我们对艺术有一个疯狂的想象,按照舒群老师的说法就是——北方精神,而且舒群有另外一个解释就是叫做文化北移。我们在很单纯的文化想象之中以我们的艺术方式创作了很多作品,这个作品就是在这样的文化里创作的。

这是1988年开始创作的作品,这样一个时期我对古典艺术特别感兴趣,我称之为在我之前发生的众多的文化事实,很多的图象都对我产生了很有力的影响,在座的同学们如果是艺术系的,应该对艺术史非常了解,我们翻开艺术史就可以看到有很多让我们动心的图象,这样一个作品就是在那样一个状态下创造的。如果从学术的角度来说,当时我受贡布里希图书修正的说法,简单地说就是我以现在的态度如何看待古典和经典的图象,用我的方式对它进行修正、改编的一种做法。

这个作品如果转回来就是伟大的作品《蒙娜丽莎》,而我把这个作品叫做《后古典蒙娜丽莎之后》。

这是另一个作品叫做《黑色理性病理分析》当时我们经常讨论一些艺术问题,我们认为当时的情况下艺术有很多问题,我们反对那些很审美和洛可可式的艺术,所以我们用我们的方式将艺术呈现出另外一种处理的方式。

这件作品也叫《黑色理性病理分析》,虽然不是在北方艺术群体时期创作的,但是这个作品跟我那个时期和舒群他们一起讨论艺术问题所构成的影响相关,因为我们认为人类处于一种病态的状态,我们想象以艺术家这种,其实艺术家是无力的,而我们想象艺术家是有力的,我们想对人类某些问题进行分析,所以有了这样一个名字。

这件作品算是我的成名之作,因为这件作品很多人知道了我,它参加了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从历史的角度来说,这个展览是非常重要的。我创作这个作品的想法很简单,一方面是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毛泽东的光芒之下成长起来的,所以毛泽东对我而言有很深的记忆,既使是今天,我对毛泽东的判断也没有一个合理的判断,只是说毛泽东对我的青少年代而言是一个神话。我读过他的奋斗历史,早年的毛泽东甚至在他没有成为“皇帝”之前是很普通的,他的言行和爱好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后来毛泽对被人民疯狂热爱和崇拜把他变成了神话,我们甚至觉得他不是一个真实的人,我成长为艺术家之后,我想以这种方式在毛泽东画像上打上黑色的格子,学美术学的同学都理解,它在中国传统中称之为九宫格,在我看来它是民间的很朴素的和数学相关的范畴,通过九宫格可以将微小的事物无限放大,相反也可以将大的事物缩小。我在画这件作品的时候也是打格放大出来的,按照常理来说格子消失了,而我反过来又将这个格子很严肃地打出来,就是说它又将放大成神话的人还原成普通人。我的作品就是想表达这样一种想法。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