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古民艺新传承:翻手为刀剑覆手为茶具

[来源:四川日报]  [2014/7/19]
翻手为刀剑覆手为茶具

2009年开始,李永开和龚剑,这两个四川男人,因为遵循古法,铸造古代名剑而扬名收藏界。时隔5年,如今他们尝试着将古民艺用于现代生活,寻找传承新路。
西汶艺术网
8月,央视纪录频道《新传承》摄制组将到成都拍摄他们“用古代技艺制作现代生活器物”的故事。而他们古法铸剑的故事也被记录在央视拍摄的6集纪录片《汉》中,近期即将播出。

□本报记者 朱雪黎

不停“试错”

 

因古法铸剑精通古民艺

【镜头】7月5日,成都宽窄巷子一栋小楼里,推开一扇厚重木门,10余把古代名刀剑的复制品便陈列眼前:金刚杵法剑、唐金银平脱横刀、汉环首刀、永乐剑……“2009年开始,我们手工复制了17把。”龚剑说,这些名刀剑的真身,如今大多散存在国外各大博物馆。

为何会想到复制古刀剑?李永开和龚剑笑言是被“古装剧气的”:清代的大片刀穿越到汉代;唐朝的程咬金拿着宋代的宣花斧;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4个古代用于墓葬,代表方位的神兽,也经常出现在侠客们的刀剑纹饰中。

然而,真要动手古法铸剑,对李永开和龚剑来说也非易事。他俩一个学习绘画10余年,从事设计工作;一个学的是自动化仪器仪表,后来做古董生意。“我们只能从史载资料中学习。”但几番搜寻下来,他们非常失望。“中国古书文字精炼、抽象、高度概括,不长于记载具体方法。”而战国漆鞘铁剑、汉环首刀、唐金银平脱横刀……这些顶级刀剑的原物,大多早已流失海外。于是,两人开始全球各地搜罗资料。

唐代一把金银平脱横刀,现被保存在日本正仓院博物馆。“此刀是目前全世界唯一一把使用唐代金银平脱技术的刀剑。”龚剑告诉记者,金银平脱技术已于唐代晚期失传,他们只在一些唐代铜镜上看到过此古技法。为了复原这一工艺,他们通过日本书商,花费近3万元人民币,买回日本正仓院1952年至2012年间出版的有关此刀的所有书籍。

接下来,对照图片和文字描述,不停“试错”。据载,金银平脱工艺,是采用金、银薄片,刻制成各种纹样,用胶漆粘贴,然后髹漆数重,后细加研磨,使金银片纹脱露出。“复制中,最难控制的是金箔的厚度,厚一丝不能与刀鞘紧密贴合,薄一丝刻画图案又会导致金箔破损。”龚剑已经记不清做了多少报废品才复制成功一把金银平脱横刀。

“古代技艺其实并不复杂,难就难在愿意费时费工,坚持纯手工实践。”锻造、淬火、研磨、铸模、金属雕刻、错金银、髤漆、木工、制革、宝石镶嵌……到2012年,他们摸索出铸造刀剑的一整套传统技艺。

寻找关联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让古民艺走近现代生活
西汶艺术网
【镜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掌握各种铸造刀剑的古技艺后,李永开和龚剑有些失落:古代刀剑离现代人的生活太远了。如何让古民艺更贴近现代人的生活?2012年至今,两人开始尝试将古民艺用于制作现代日常器物。

铁质茶壶,是龚剑想到的第一个关联物。“铁质茶壶,在中国宋代时流传到日本,如今日本依然流行,造型也可以借鉴。”依葫芦画瓢做了几只后,他们很快发现问题,“太日本风了,没有中国古代特色。”龚剑认为,日本的茶器稍显拘谨,不够大气。此外,他们买到的铁,不再是古代木炭冶炼的铁,而是工业铁,担心有可能存在安全隐患。

于是,他们放弃铁质选择银质。龚剑说:“中国古代对茶器材质的排名就是‘金银陶铁’。”如今,他们的银壶,把柄不再是日式的弓形,而是中国传统的如意符号。提柄的弧度如何使用起来最舒适,也是他们一点一点试出来的。

漆器也是他们新传承的载体之一。犀皮漆工艺,相传最早产生于战国时期,近代已失传。铸剑漆剑鞘时,龚剑曾从明代的漆工名匠黄成编著的漆器专著《髹饰录》中,了解到这种技法。著名文物专家王世襄曾研究考证认为,制作犀皮必须先用调色漆灰堆出一颗颗或者一条条高起的地子,那是“底”;在底上再刷不同颜色的漆,刷到一定的厚度,那是“中”和“面”了;干透了再磨平抛光,光滑的表面于是浮现细密和多层次的色漆斑纹。“这项工艺需要反复漆十几次,才能成形。”龚剑将这一工艺用在竹胎上制作毛笔杆、臂搁、笔架山、笔筒等文房用具。如今,他还在尝试依据此工艺,在木胎上制作浴室台盆、大画案等。“犀皮漆制成的砚盒、笔筒、笔杆、花瓶、扇柄等,雅致耐看,古时就是贡品。”龚剑说,漆器在中国已有6000多年的历史,不但美观,还防水、防火、防酸碱,十分实用。

如今,他们还尝试着将古代铁雕、错金银、鎏金、治玉等工艺用于制作皮带扣、香拖、茶刀等生活器物,经常在朋友圈里试售。

图文传播

 

希望更多人重拾传统技艺

【镜头】龚剑和李永开即将开始一个新计划:将复制古剑过程中统计的数据、绘制的图样都整理出来,出套丛书,将那些即将失传的传统工艺文本化,以免它们消逝。

“未来,也许有人也会和我们一样,愿意去重拾传统技艺。”龚剑希望通过他们的努力,他人可以少走弯路,将有限的精力用到更多亟须抢救复原的传统文化领域。

整理出书、图文注释,这一可行性,源自近乎苛刻的复原过程。“我们复原一把剑,最终都会产生20余张矢量图。”其中包括剑身的平面图、立面图、剖面图,分拆后各种零件的平面图、立面图、剖面图。

在他们复制的刀剑中,永乐剑是最得意之作。永乐剑原为明永乐皇帝御赐西藏帕莫竹巴家族之物,目前唯一一把保存在英国利兹皇家军械博物馆。

龚剑说,这把剑的资料国内基本没有。两人从英国利兹皇家军械博物馆用600英镑购得原物的清晰照片后,放大绘图,研究剑身的线条和阴影,仅画图就耗时半年有余。

最终,他们绘制近百张图纸,成功复制了3把。其中1把还被中国藏族文化博物馆永久收藏。

如今,他们的工作室已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伦敦利兹博物馆、成都博物院等多家博物馆展开合作,修复、复制馆藏文物和文创产品开发。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带领更多现代人沉下心来,重拾传统文化。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