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收藏与鉴赏青铜兵器的意义和价值

[来源:艺术中国]  [2014/7/25]
我国古代的青铜文化艺术,以夏、商、周三代的铜器为代表,其种类之丰富,造型之雄伟,文饰之精美,铸造之精良,创意之高深,在人类青铜时代独具特色,它的光辉成就,对推动世界文明的演变和进步,有着划时代的功绩和贡献。世界各地博物馆和美术馆,无不把中国青铜器作为馆藏重器,历代收藏家更是把收藏青铜器作为镇宅之宝,世代相传。中国青铜器所达到的艺术境界,堪称空前绝后,佳妙至极。

我国青铜器不仅种类丰富,而且别具艺术特色,历来是中外收藏家注意搜藏的珍品。由于青铜礼器的造型最为多样,也最能体现青铜器的艺术特色,所以千百年来收藏家都重视鼎、彝、钟、簋、尊、爵、卣、豆等礼器方面的传统收藏,尤其是带铭文的礼器,更是追逐搜寻的重点。本来青铜礼器的传世量就不多,而需求者有增无减,所以青铜器历来价格昂贵,尤其是珍稀精品,只有王宫贵族和巨富商贾才玩得起。

2005年岁末,在上海崇源秋季拍卖会上,青铜器“周宜壶”以2640万元的价格成交,创下了内地青铜器拍卖的最高纪录。在海外中国青铜器最高的拍卖纪录是在2001年春天,美国纽约嘉士德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件漂泊海外近80年的中国商代青铜器,创下了中国青铜器在海外拍卖的最高价924万美元,这就是 “皿天全”方罍器身。

我们这里研讨的三代青铜古兵器则是中国青铜器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份,是近现代历史和考古学者与青铜器鉴藏家都十分重视的课题之一,三代青铜兵器数量很多,是我国兵器史研究的实物资料。反映了三代时期战争频繁的情况。三代时期主要的青铜兵器种类并不多,但各类兵器的变化式样却比较繁复。首先要研究的是各种兵器的变化式样。兵器的形制随着使用经验的丰富而逐渐有所改进,因而带来兵器形状的进化。研究青铜兵器各个时期的特点,探索各种兵器变化的序列,这个序列必然反映兵器改进的过程。商周时代的兵卒、武士、武官等兵器配备不完全相同,或根本不相同,但至今还缺乏全面的了解,如现在还不知道西周时代将兵的师氏、虎贲和徒御等整套的兵器装备情况。这一方面固然要靠地下发掘,另一方面也要靠对现有资料作深入的整理。东周时期诸侯征战,战争规模的扩大和战争方法的进步,要求兵器不断的改进、提高。各诸侯国的兵器,都有自己的特色,如吴越的剑、燕国的锯(有锯齿状胡的戈),流行于南方的多戈战,流行于北方的短剑等等。对于这一类资料,有的已经做了研究,有的还需作系统的整理。非华夏族边地各国的兵器,有些基本形态是仿造中原的,但又不完全照搬,各有自己的特点,有的则自成系统。对边远诸民族青铜兵器的研究是非常重要的,这从一个方面展示了边远地区和中原地区相互联系的状况,是对民族史研究的重要补充。兵器的另一项研究工作是成分分析,在这个问题上,它比之青铜礼器的研究具有特殊性。兵器是靠它的合金质地和式样完善来取胜的,尤其是春秋晚期和战国时代,各类兵器合金成分大有改进。当时将最新的、最先进的铸造方法用于兵器的铸造,其中有的是为提高兵器物理性能的,也有的是为了起到装饰的作用。这是较大的研究工程,这里保存了许多极为宝贵的铸造学中的遗产。从以上的研究任务中,我们不难发现青铜兵器在中国青铜文化史上具有相当高的地位。

在解放前,已经有古董商涉足三代兵器的交流了,如清末民国年间,北京着名文物鉴藏家黄浚,在北京琉璃厂开设有古玩铺,边经商,边着述,经眼过手之物极多,曾着有《尊古斋古兵精拓》一书,收录了古代青铜兵器拓片三百多幅,大部为商周之物。

当代的收藏大家中有专门收藏三代青铜兵器的,谈到商周青铜兵器和春秋战国青铜剑,就不能不谈台湾古越阁。古越阁藏品之精、之广,近年来频频见诸文博、考古类书籍、报刊与参考文献,引人瞩目、令人钦敬。 据资料介绍:古越阁主人王振华先生、王淑华女士伉俪,可谓是集藏古兵器的大家,在他们精选一百余件藏品出版的《商周青铜兵器》(1993年)一书中,不乏稀世珍品、绝品。该书图片印制精美,卷首有李学勤、马承源、张光裕、钟柏生等大陆和港台学者12人所写序文及题诗。图录中收录的兵器,以戈、剑、矛三类为主,其中尤以青铜剑最精。吴王夫差剑、越王州勾剑和错金几何云纹剑,被誉为古越阁藏商周青铜兵器“三宝”。另外为庆祝南京博物院七十周年院庆,南京博物院曾经举办过“台湾龚钦龙藏越王剑暨商周青铜兵器展”。此展以台湾收藏家龚钦龙所收藏的三十八件青铜兵器精品为主体。为配合该展,南京博物院特地从馆藏中取出吴国青铜矛、嵌宝石青铜戟及青铜剑三样珍品参展。此外,还向湖北省博物馆与浙江省博物馆分别借调了越王勾践剑、越王者旨于赐剑(者旨于赐为勾践之子)两柄稀世宝剑来宁助阵。来自台湾的龚钦龙珍藏的越王不寿之剑(不寿为勾践之孙)、越王州句复合剑(句音勾,州句为勾践曾孙),构成了自越王勾践始的四代越王佩剑系列。其中还有一把州句为太子时所用的越州句铁剑铜格也一并展出。一时传为美谈。

近年来我国民间热爱三代青铜器收藏的人日益增多,受传统习惯的影响,收藏者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在青铜礼器上,往往忽视其他门类青铜器的搜集和收藏。这就使青铜器市场时常出现某种畸形状态,即青铜礼器价位高,买主多,而其他青铜器却很少有人问津。纵观青铜器市场的发展趋势,有远见者,已开始悄悄把收藏重点向青铜兵器转移。兵器往往被收藏界所忽视,认为玩青铜兵器不够档次,且经济价值不高。殊不知先秦时期青铜兵器和青铜礼器同样被价位重视,有“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之说,即用于战争的兵器和用于祭祀的礼器,对国家同样重要,这完全是当时政治、经济形势决定的。从出土古代青铜兵器看,无论是攻击型兵器(戈、戟、矛、钺、刀、剑、匕首和弩机、矢镞等),还是防御型兵器(胄、甲等),不仅材质优、数量大,而且造型多样,装饰华美,有的还铸錾铭文,其鉴赏品味之高,收藏价值之大,足以和青铜礼器媲美。

对于青铜器鉴赏爱好者来说,三代青铜兵器以其存世量大,品种较多,铸造工艺精湛,个体价格相对较低,而得到一批爱好者的亲睐,在京、津两地的古玩市场地摊上,时常能碰见商周至秦汉时期的戈、矛、剑和匕首等青铜兵器,由于收藏者较少,因而价格相对不高,若干年前一把黑漆古青铜剑,才索价三两千元,一件战国戈只几百元即可买下。现在由于爱好者的增多,青铜兵器已渐成市场的热点,一把颇为普通的战国剑已经卖到了一两万了,可见其价值的涨幅,但相对于其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来说,还远远没有达到其应有的高度。谈论青铜兵器的市场价值,并没有定论,依照收藏惯例,和青铜礼器有些相似,即同种器物,年代早的优于年代晚的,尺寸大的优于尺寸小的,有纹饰的优于没纹饰的,罕见的优于多见的,由铭文的优于无铭文的,品相好的优于品相差的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