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父亲张守成画坛六十年沉浮

[来源:艺术中国]  [2014/8/30]
上海郊区莘庄镇北三里西河浜有位清末的秀才张虞畊,曾撰《西河草堂诗集》,其子张铭西年纪轻轻发迹为在莘庄拥有三千亩田及在市区拥有几整条弄堂房产的富翁,他与浦东陈行镇名族、明初秦裕伯(即上海县城隍)嫡系秦砚畦的小女儿秦纫蕙联姻。戊午年三月十七日卯时(1918年春)张铭西的第二个男孩诞生了,幼名競新,在競新四岁时张铭西不幸于夏日得虎列拉时疫去世(现称为霍乱病)。競新童年时十分顽皮,爬树、捉知了、溜竹竿、从破墙里挖野蜜蜂拉掉尾部吃腹内的蜜、夏日午后在牛车盘上睡午觉是常事。競新四、五岁时除了爱爬竹竿外,还将掉下的竹叶放平在纸上用毛笔勾出竹叶的形状。为了读书,七岁时競新与母亲、姑母、兄弟搬到莘庄镇新盖的大房子里,他的祖父母仍住在老家西河浜,祖父每天清晨上镇喝茶后到新房子看看他们。競新一有机会就要去那个他特别喜欢的乡下玩一下。当时家里请了一位从松江师范学校毕业的聂姓女先生,教各种小学课本,她能教新式的数学和外文也教古文观止和画图。有一天祖父从小书摊买回一部缩小的《芥子园画谱》,他每天课后和晚上在煤油灯下印着用毛笔勾描。后来祖父又买了一部新出版的《马骀画谱》,他曾用其中一图名“五道眉鼠”的,放大成六尺高三尺宽,将鼠画得和兔子一般大,洋洋得意地糊在一个木屏风上。1931年競新十一岁,考入上海大南门外的民立中学。由于自幼对家乡的动植物特别喜爱,在学校的图画课成绩一直是第一名。图画老师对他说:“你的画画得太好了,但我只能给九十九分,因为艺术是无止境的,再好也不会一百分。”这句话他一生牢记在心。二十多年后,競新即是1956年成立上海中国画院的首批画师,我的父亲张守成先生。

渐涉画坛

競新高中毕业后考进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他进入美专时要求只上绘画课,于是成为了特选生。初进西画系学素描、静物、人体,后也到图案系、国画系听课。在国画系认识了同学孙更贯,从他那里学到许多国画知识。由孙更贯介绍认识了当时已在国画系任教的陆抑非(原名陆一飞,与上海中国画院后来的陆一飞分别为大陆一飞与小陆一飞),一年后春季开学,競新转入国画系,向陆抑非学画。当时教国画另有张天奇、谢公展、诸乐三、顾坤伯、汪声远等画家,就这样他开始走上正轨学习中国画的道路。1938年由陆抑非先生介绍,与大陆一飞、徐邦达、朱梅邨、陆沁范、邹仁渊、俞绍爵、潘志云八人同日拜师入室吴湖帆“梅景书屋”,吴湖帆先生赐名陆一飞为“抑非”、俞绍爵为“子才”、张守成为“子靖”,自此有更多机会观摩和临摹古代名作。

陆抑非的父亲陆章甫上世纪五十年代已是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他的四弟陆荫怀中年时夫妇早逝,陆章甫带领陆抑非一家迁入四弟在淡水路217号的家,帮助料理后事,管理一切家务及四个孤儿的教育培养等事宜。陆荫怀的独生女儿陆秀平比堂哥陆抑非小十五岁,日后由陆抑非延请常熟同乡、“梅景书屋”同门潘志云为媒,赵叔孺、吴湖帆为证婚人,促成我父母的婚事。当时我父亲的证婚人是他母舅秦伯未(著名中医,曾任卫生部顾问),1939年9月在福州路大鸿运酒楼举行婚礼,家父与陆抑非由师生关系先转为同门又成为妻舅,这是一段佳话。

这个时期是古书画买卖最活跃的时候,各古董商、掮客频繁出入于吴湖帆先生家,去时大捆小捆的往往一天几十幅,主要是请吴先生鉴定。据说当年吴湖帆先生所藏元代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前段(现藏浙江省博物馆)就是从掮客吴宾臣处以二元钱买来的,而吴宾臣是从一个换糖与破布的小贩处以几毛钱买进的。那时家父与俞子才先生几乎天天到“梅景书屋”,看到大量好的、坏的书画作品,日久就学到鉴别真伪的技术。吴湖帆先生有不少朋友是大收藏家,他常常带着门生一起去观赏,收藏家庞莱臣家藏有宋、元、明、清各大家书画,去时先由吴湖帆先生提出看什么、看几件,庞就吩咐男佣去取来后,男佣回身垂手立在门旁远远的等待,主人一有吩咐就垂手应声“喳”!观画时可以随你看多久,但是一收起来就不能再看,看册页是每张看多长时间亦无妨,但翻过去后就不能再翻回重看。另一位大收藏家魏停云也藏有很多精品,每次去看画,他必安排宴席,尽观者口、目之福。书画鉴定遇到相近时代的高手作假是十分棘手的事了,家父在收藏家孙伯渊处看到一幅元代黄公望的《九峰雪霁图》绢本,水平甚高,许多鉴赏家都定其为真迹无疑。后此画由收藏家王仲明购去,但是隔几年之后,又出现一幅《九峰雪霁图》,同样旧的素绢,连笔墨章法都一样画得精彩,上面多了一个同时代人题款,两幅之间哪一幅是真或是假,真是无从鉴定,同时也不可能有机会将两幅画放在一起检验。后来王仲明只能出重价买进另一幅画,命书斋为“黄黄楼”,家父还藏有这两幅画的照片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当时收藏家还有孙伯渊弟兄、孙邦瑞弟兄等,家父与俞子才先生等算是小小收藏家。1947年家父和俞子才、孙邦瑞作为代表,同带其他部分收藏家藏品到南京参加“历代书画展”,后来又携带这批作品到台北博物馆参加“中国历代书画展”,当时由徐森玉带队,另增加沈剑知、蒋谷琛、王己千同往,由台湾省省长魏道明招待,住台北草山阳明山庄的教育部招待所,并游览全台湾计一个月。

家父在1939年成家后,先后从赵主教路(今五原路)柳林邨9号搬迁至康脑脱路(今康定路)康邨3号、威海卫路198号、大华路(今南汇路)静华新邨、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中南新村9号、姚主教路(今天平路)252号,说明当时以画为生的生活并不安定。那时画家都有润笔单放在笺扇庄,由他们介绍卖画,买卖成交后他们提去二成,再从顾客处加二成手续费。当时笺扇庄较大的有荣宝斋、朵云轩、九华堂、王星记、舒莲记、五云堂等,各大裱画店及旧书店、掮客也兼做此买卖。家父曾为梅兰芳画一丈四尺大的堂幔及上、下场门帘,是挂在舞台中央的,内容为老梅、流泉、山石、兰花,上、下门为一正面开屏的白孔雀。由他们送到苏州根据画刺绣,梅先生每次演出都送戏票给我家。九十年代家父在纽约遇梅葆玖,他说此幔现在北京梅兰芳纪念馆。家父也为收藏家修补接笔过很多古画,著名的是元代赵孟頫《洞庭东山图》、《竹石图》、明代边景昭《四喜图》等。

檀香扇事件

解放初一段时期基本无人买画,家父接受新亚书店的动植物挂图及科学连环画,当时一起画挂图的有陆俨少、俞子才、孙祖勃等画家,因我家住房宽敞而成了大家画挂图的绘画室。1953年春文化局办了国画工作者政治学习班,在学习中认真学了为人民服务、实事求是等新名词新道理,家父觉悟到新政府的伟大,觉得新中国的前途光明。又学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觉得句句都是真理,他如饥似渴地学习、记笔记、热烈讨论,三个月的学习,使他由一个沉默寡言内向的人变为能在陌生人前讲话的人。之后,文化局与美协组织国画家去常熟虞山写生,为全国美展作准备。家父与俞子才合作一张丈二匹金碧山水《雁荡灵峰》,又与陆抑非、张大壮合作了丈二匹《百花齐放》。1953年底文化局筹备上海国画工作者互助组,主要是组织国画家画檀香扇,找家父与另几位画家商量。当时既无经费又无办公地,家父找到初中时老同学杨永基,免费用他在北京东路与宁波路之间的顾家弄小屋内办公,工作人员都是没有薪金的义务劳动。由于无人购买中国画,很多中国画家都急需解决生计问题,当时来报名参加的组员画家有张大壮、来楚生,江寒汀、陆抑非、朱文侯、朱梅邨、徐子鹤等等。扇面由中国土产公司上海分公司分批发给,由国画互助组根据组员的能力、家庭经济情况分发给小组长,六个小组长是按居住地区划分后由组员自己选出的。但画扇的任务时多时少,急的时候要通宵赶画,扇子的品种繁多、画价有高有低,这盘棋子也真是很难下好的。后来上海土产公司又将此业务转交苏州土产公司,家父是义务工作的大组长,经常为到苏州取货、交货、取支票受尽刁难,还要带笔墨颜料利用中午及晚上就地为收货被剔出的扇子修改,常以面包、糕点充饥。然而,即使如此,苏州土产公司又先后三次提出降低工缴价百分之二十。当时组员意见越来越大,部分生产力低的画家生活困难,经向文化局反映后个别人得到一些紧急补助,但仍有不少人生活无保障,更有少数人兴风作浪无事生非,惊动了国画家中的人民代表胡伯翔。他下组调查,家父与同事将各种资料、报表、账册全部呈上,希望能设法帮助解决国画家的困难。胡伯翔看了全部材料,佩服家父与同事们的大公无私尽职尽力,即向上反映具体情况,使苏州土产公司提高了一些工缴价。家父此时辞别了这个投入三年全部精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上海国画工作者互助组,于1956年9月去上海中国画院筹备会报到,任画院专职画师兼创作秘书。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