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政治宣传画中的性别与身体叙事

[来源:艺术中国]  [2014/11/20]
[img]uploadpic/201411/2014112033512603.jpg[/img]王伟戍《奋发图强,争取农业大丰收》 1964年

[img]uploadpic/201411/2014112033514747.jpg[/img]张汝济 《高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奋勇前进!》1964年

[img]uploadpic/201411/2014112033517595.jpg[/img]叶善绿《人人防疫,粉碎美帝国主义的细菌战!》 1952年人民美术出版社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慕白《人勤花香 》 1962年

高举红灯 前赴后继 作者未详
西汶艺术网
李公明  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宣传画中身体的审美表现空间比其他画种远为窄小,但是又因为宣传画的特殊需要而在某些方面被极端地放大和强化。宣传画中的女性身体特征的表现与隐匿。这是政治宣传画中的身体禁忌最突出的表现,是灵魂革命史与身体隐匿史的形象图解。

在中国现代政治文化语境中,“宣传画”( Propaganda poster)的核心内涵就是紧密配合形势、配合政权在各时期的工作任务和意识形态诉求,其特点是形象醒目、主题突出、风格明快、富有感召力。那么,在人物形象的性别与身体叙事方面必然有着严格制约,其身体的审美表现空间比其他画种远为窄小,但是又因为宣传画的特殊需要而在某些方面被极端地放大和强化。

在“图史互证”的基础上,研究宣传画中的“身体叙事”的辨识及其与政治叙事的真实关系,是身体史研究的前沿场域。在选择图像中,究竟哪些真正具有身体叙事的研究价值?客观依据与主观投射的探微与思辨如何获得合理的平衡?这是研究者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本文无论从研究的框架和微观方法上,都只是很粗浅的探索。在研究框架上,希望能够通过主题的梳理建立一种类型学的框架,而在微观方法上,应该把握宣传画中“身体叙事”的主要特征:身体语言的力量感(前进、响应、反对、批判),身体姿态的政治性(正面与反面,主体与对比),青春与健康的审美与政治正确性,生理特征的强化与弱化(隐匿),所有这些都有待“看图说话”,深入研究。

(一)1950年代初反美宣传画中的身体与政治。这个主题的关键词显然离不开反美、仇恨、打击、鲜血、力量等,而其创作的思想依据则是抗美援朝宣传运动中的“三视”教育(仇视、鄙视、蔑视)。宣传画中的身体语言就是要体现出这“三视”。叶善绿的《人人防疫,粉碎美帝国主义的细菌战!》(1952年),通过青年农民的典型形象,尤其是他叉腰挽袖的动态和极为结实健壮的手臂肌肉,以及位于下方的美帝形象,有力地表现了“三视”的力量内涵。从历史背景来看,关于“美帝国主义的细菌战”是否属实问题,可参见吴之理(志愿军卫生部部长)的《 1952年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载《炎黄春秋》杂志2013年第11期)。

(二)宣传画中的工农联盟与性别意识。

在中国的政治宣传画中,在工、农或工、农、兵的组合群像中,代表农民的形象基本上都是女性。在传统的中国农民文化中,农民只能以男性形象为代表,但是在新的意识形态中对传统男性形象的颠覆正好具有象征性的意义;但是这种颠覆并非是从反抗传统着眼,而是有其作为国家政治制度的象征性的需要。关于国家的政治主体力量和工人与农民在国家中的地位,最权威的表述无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所讲的“以工人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由此而决定了在视觉图像和所有文艺创作中必须突出工人和农民的代表性形象作为工农联盟的图腾形象。通常所见的这种形象都是以男性为工人、女性为农民的代表形象,这种性别形象的固定组合从政治的角度来讲并没有非如此不可的意识形态逻辑,妇女解放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在那个历史年代也尚未达到追求性别政治的正确性的阶段,但是从男女形象的搭配来看,似乎更符合工农一家人的隐喻。而且既然工人和士兵只能是男性,代表农民的就只能是女性,否则的话无论是从图像艺术或是性别政治的角度来看都会显得不合理。另外,从中国农村实现人民公社化以后的现实来看,妇女参加农业生产变得非常普遍了,在有些地区甚至是超过男性的主力军,因此在艺术中以女性形象作为农民的代表形象也是合理的。一般来说,宣传画中的农民形象的性别之分对政治性问题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但是在审美与性别的关系上却是革命文艺中的重要问题之一。虽然女性的性别特征在宣传画中已经变得比较暧昧,女性形象的性别魅力基本上不允许有所流露,在革命英雄主义的审美规范中的女性必须向以力量和阳刚为主体的审美效果靠拢,但是在女社员、女知青中的形象还是具有某种审美上的特殊魅力,在一个还是以男权为主的社会视觉系统中受到特别的关注和欣赏。

(三)生产劳动宣传画中的身体叙事。王伟戍创作的 《奋发图强,争取农业大丰收》(1964年)可以看作是这种类型的代表作。一位青年农民在收割场上把手伸进如瀑布般飞落的稻流之中,这已经是在联合收割机的时代了(在画面上,稻谷背后露出了联合收割机的一角),但是那极为健壮有力的手臂、紧握木耙的拳头仍然突出了一种生命的力量感;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黝黑的肤色与闪亮的双眼和明显突出的雪白的牙齿产生有力的对比。

在这种身体叙事的背后,该图的标语中“奋发图强”就是政治叙事主题。在1960年代前期,“自力更生、奋发图强”成为重要的政治口号。1963年9月,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工作会议上提出了“自力更生,奋发图强,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口号。另外,从时代的背景来看,在“图强”的概念中还包含有针对中苏关系破裂之后提高民族自尊心的意识形态诉求。农民的身体形象的力量感,成为政治性主题的一种身体仪式。到“文革”宣传画中就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到处都是粗胳膊、大拳头的身体暴力美学。而且,工人与农民在宣传画中的身体语言也有区别,一般来说,因为工作服是工人阶级的服饰符号,因此工人的身体力量通常只是以卷得高高的袖子为限,只能突出地描绘前臂与拳头。而农民的形象则多有穿背心的,健壮的肌肉从肩、 胸到整个胳膊都是力量的象征。

(四)宣传画中的女性身体特征的表现与隐匿。这是政治宣传画中的身体禁忌最突出的表现,是灵魂革命史与身体隐匿史的形象图解。且不说在1950年代出去还能看到一些上海老月份牌的美人图,即便从1960年代到70年代的宣传画也可以明显看出身体禁忌的变化。从花房到高举红灯的革命征途,女性身体特征的隐匿正是灵魂爆发革命的合理要求。■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