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科举制下湖南士人的生活和精神状态

[作者:易惠莉]  [来源:《学术月刊》2006年5期]  [2007/8/1]
63、《坦园日记》第98页。

64、《坦园日记》第99—100页。

65、该诗以“我生苦孱弱,身若囊中处,未与鞬役,徒结烟霞侣”,表达对当年未投身湘军事业的遗憾之意。另外同治五年夏,恩寿赞誉左宗棠、郭嵩焘“二公皆为今之正人,洵疆吏中不数觏者”,并对二氏交恶事件甚感痛惜,反映了他对湘军集团保持政治影响力的善意期待。同治六年冬虽经乡试失利,但面对民间非议湘军衣锦还乡之事,恩寿还是表明了维护曾国藩声誉的立场。见《坦园日记》第102、177、244—245页。

66、《坦园日记》第103页。

67、王先谦始终是恩寿自我反省的榜样。如同治五年秋恩寿《寄怀王益吾》诗谓:“众谤频年集一身,王郎无事不惊人;如何自向天门跃,似觉神龙性渐驯”。见《坦园日记》第112、130、181、323—324页。

68、当时恩寿“得友人书,所谋未谐,殊败人意”,他不得已作接受时澧州知州魏式曾聘入幕府的打算,同时又谓“吾始意原决然不再作依人计,今既一无所遇,潦倒飘零,舍此别无生路,终不免作下车冯妇耳”。该说不无矫情,因当时恩寿既不具备任官资格,其“所谋”之事就不可能出作幕客的范围。恩寿当时不能如愿者,当不能在长沙谋事而已。见《坦园日记》第174、175页。

69、《郭嵩焘诗文集》第299—300页。另外,咸同年间湖南办湘军饷务的其他重要人物如黄冕(?—1871,号南坡)以及李仲云(1824—1881)、李桓(号黼堂)(1827—1891)兄弟,也在同治六年后的恩寿社交圈内。

70、《郭嵩焘诗文集》第300页;《湘绮楼诗文集》第2008、2024页。
西汶艺术网
71、恩寿以“兄”称宇恬、岳舲,并曾分别请宇恬为自己及母亲看病。见《坦园日记》第218、257页。

72、《郭嵩焘诗文集》第404—406页;《坦园日记》第206、211—212页。

73、张自牧去世,王闿运挽其:“壮岁相逢意气欢,尔时才识无双,官职声名俱入手;三致千金隐沦晚,独恨经纶未展,鼓角歌钟两寂寥”(《湘绮楼诗文集》第2020页)。光绪初年,张自牧以主张“西学中源“说的《瀛海篇》名扬洋务学界。同时,他又投资“盐引”获利。郭嵩焘称:“笠臣于经营事理,均能洞悉原委,精微透辟,委曲周至,于时罕见其比”。见《郭嵩焘日记》(四)第162页。

74、《坦园日记》第174、205页。黄彭年(1823—1891)字子寿,贵州贵筑人(原籍湖南醴陵),同治十二年受李鸿章邀赴保定主持编纂《畿辅通志》,光绪朝中期历官江苏、湖北布政使。见《郭嵩焘日记》(二)第468—479页。

75、恩寿在广西北流期间精心删订誊录完成的个人诗稿,在同治六年后的长沙上层社交宴席上递呈于名流之间。见《坦园日记》第174、205页。
西汶艺术网
76、《坦园日记》221、235页。

77、《坦园日记》第215页。

78、恩寿称:“余自甲子年(同治三年)后,屏弃笔墨,不事帖括者几三年矣。兹复从事于此,不独所读之经书强半遗忘,即时墨烂套,亦不记忆”。见《坦园日记》第224、225、226页。

79、《坦园日记》第228页。

80、《坦园日记》第240、260、262页。

81、张亮基,字石卿,江苏铜山人,咸丰二年在湖南巡抚任上对长沙城避免太平军侵扰有贡献。见《坦园日记》第263页;《王文韶日记》,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201页。

82、郭松林,湘潭人,原湘军曾国荃部属,后为李鸿章创淮军骨干。同治九年李鸿章率淮军赴陕平捻,郭松林滞留湖南不归营,次年春清廷“以省亲不先请旨饬部议处”。见《坦园日记》第313、361页;《王文韶日记》第136、254页。

83、同治七年春,王先谦赴京,催恩寿尽早“入都”,但恩寿显然已无此愿。见《坦园日记》第242、272页。

84、时澧州知州魏式曾力邀恩寿“主讲澧阳书院”,并辅导其二子仲仪、叔云从事科举。同治二年恩寿子侄中有绍曾、绍弓两位习儒。同治七年则仅三侄绍曾一位继续从事科举,并于八年入学。据光绪十一年王闿运函言及绍曾当时在四川谋官情况。见《坦园日记》第263—264、265、295页;《湘绮楼诗文集》第989—990页。

85、《坦园日记》第257、264页。裴荫森,字樾岑,江苏阜宁人,同治二年进士。其在湖南政界高层的地位,与同期在湖南候补的陈宝箴相仿,二氏同在《湖南通志》“监修提调”之列。光绪九年裴氏由辰沅永靖道迁福建按察使。

86、同治七年闰四月,恩寿曾“奉札委襄办常德厘金”,九月黄润昌率军援黔聘其“同去办文案”,他均以“家有老亲”婉拒。见《坦园日记》第275、293页。

87、湖南士人竞相请托入志局而不能,令郭嵩焘承受很大的舆论压力,他称其间言者“直谓志局用费由张力臣经营,曾沅甫承认一切,而我(郭嵩焘)一力把持,阻寒士生计”。见《郭嵩焘日记》(二)第506、511、566、538、541、542、553页。

88、同治九年夏,张自牧总办援黔捐输局,恩寿受命办文案,“因捐务较忙,不能兼办”而“辞志局差使”。见《坦园日记》第300、316、328、360页。

89、《坦园日记》第300、301页。

90、杜瑞联,字棣云、聚五,号鹤田。山西太谷人,恩寿日记载:“壬子(咸丰二年)翰林,戊午(咸丰八年)典试湖南,前年出守宝庆,现调署长沙,今午来拜,得见,订余习书记”(见《坦园日记》第308页)。光绪元年,杜瑞联以湖南辰沅永靖道迁四川按察时,光绪二年秋迁云南布政使。

91、恩寿的三侄在该次府试中“取进府学第六名”,获秀才功名。见《坦园日记》第28页。

92、七月下旬,恩寿以参加所谓“现任教职及京外职官”的“录科”考试,入选当年乡试(《坦园日记》第361、366页)。时王文韶以湖南布政使主持该届乡试组织事务,他于乡试前四日因“学院录送至今尚未截数”致其不能“造册”,而对湖南“录科”泛滥甚有烦言。谓“求录之风亦复相延成习,百出其奇,实为各省所未见”,并称“本日函托跪求者尚纷纷不绝,真恶习也”(《王文韶日记》第214—215页)。可见,此年湖南的“录科”试似有隐情。另外,同治九年乡试前后恰是天津教案事发及曾国藩在天津艰难地处理教案之时,湖南上层士绅于此虽均甚表关心,但《坦园日记》毫无涉及。

93、同治九年十二月,郭嵩焘曾“交杨朋海带投合肥相国一信”,表明恩寿本有次年赴京会试打算。恩寿母亲去世,张自牧及时函告郭嵩焘,后湖南巡抚王文韶亲赴杨宅致吊。这是杨氏家庭在长沙社会地位的体现,不应单纯作恩寿中举所致理解。见《郭嵩焘日记》(二)第641、649页;《王文韶日记》第245页。

94、王先谦赞恩寿的从幕能力:“调停不枘鑿,信子夙所长”。另据同诗知,同治十三年,时云贵总督刘嶽昭(字荩臣,湖南湘乡人)有意招恩寿入幕,而王先谦劝恩寿赴云南(《虚受堂诗存》卷9页5—6)。不过恩寿是否曾入刘嶽昭幕待考,因刘氏当时不在任所,且光绪元年即遭革。恩寿居云南似当与其前幕主杜瑞联相关。光绪元年杜氏迁四川按察使,又二年迁云南按察使任,并直至云南巡抚。据光绪二年李榕函可知,恩寿不在杜氏任川臬幕;据王闿运光绪六年函可知,时仍在云南的恩寿有意往湖北候补官职,但王氏劝其打消此念。见《李申夫(榕)先生全集》卷5页5;《湘绮楼诗文集》第988页。

95、《郭嵩焘日记》(四)第389页。

96、《王文韶日记》第774、775页。
西汶艺术网
97、当年冬,恩寿作咏梅诗:“花好原宜冷处看,萧萧风雪晓凭阑。三春桃李誇繁艳,谁抱冰心耐岁寒”。该诗以“高处不胜寒,我欲乘风归去”的意境,表达其自甘沉沦的思想。见《坦园日记》第267、299页。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98、《校邠庐抗议》,上海书店2002年版,第37页。称士子参试“若探筹”,表明冯桂芬认为取士效能的下降成为科举队伍恶性膨胀重要原因,因此他主张加大考试难度作为控制考试规模的措施。   
页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