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朝圣梅里——九千米高差转经路

[2007/8/1]
[img]uploadpic/20078/20078140870437.jpg[/img]

[img]uploadpic/20078/20078140876861.jpg[/img]
西汶艺术网
在梅里雪山脚下的升平镇、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的德钦县城内,你不时地可以看到这样一幅幅广告,天蓝色的底版背景下,圣洁的卡瓦格博峰头顶佛光,与日月争辉;左下角是一位年逾百岁的藏族老喇嘛手持转经筒,满脸密布的皱纹刻下的是百年岁月的苍桑,据说他以等身磕头的方式外转经梅里雪山已有数十次之多,其无比的虔诚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我向你走来,捧着一颗真心;我向你走来,带着一路的风尘;啊!真心,啊!风尘,芸芸众生…芸芸心…人人心中有真神!不是真神不显圣,只怕是半心半意的人!”是《朝圣之路》的歌声唤醒了我心中的真神,经过20个小时的“风尘”,我又来到了神山梅里面前。

“2003年,恰逢卡瓦格博峰十二年一轮六十年一遇的本命年,届时将有百万朝圣者和游客云集朝拜;雪山圣域,千年佛光,心灵净土,世纪盛会期待您的朝观。”(广告语)据说今年转山比往年更加功德无量,而且是六十年一遇的水羊年。在藏区,转山不叫转山,而叫转经。在梅里雪山转经有两种线路,一种是“内转”,另一种是“外转”。所谓内转,就是在梅里雪山的东坡,从德钦县城升平镇出发,顺时针经巨水、白转经塔、曲子水、巨达,跨过澜沧江再经尼农,翻过下那宗拉丫口到雨崩村,经过雨崩神瀑的洗礼后返回雨崩,翻越上那宗拉丫口到西当,经永宗到明永上莲花寺到规堆,最后从明永返回德钦。前后需要约5天的时间。而“外转”则是围着梅里雪山做360度的顺时针绕行,其中大半线路在西藏自治区的察隅县境内,徒步行程在250公里以上。

2003年6月1日 晴、多云

16:55分,中甸到德钦的班车终于徐徐驶进德钦县城。我又再一次来到梅里,住在德钦县城的德新藏家楼。店主汉名叫钟应生,藏族名字叫次仁定珠。该店在德钦小有名气,距汽车站不远,在升平镇南坪街86号。

从中甸到德钦的班车上,达娃(陇孝宣)的邻坐是一位昭通威信人,算是与他同乡,姓周,下车后与我们同住在这家旅店。据说他原在威信教书,后辞职,其妻是玉溪人,奉老婆之命前往拉萨找她老婆的哥哥——一位驻藏复转军人,现已在拉萨做生意。已是两岁孩子他爹的周,不善言谈甚至有点怯生,听他说话非常吃力。旅游者与淘生的人心境真是迥然不同啊!明天他就要背着他那个小包从滇藏线一站一站地搭车进去了。天啊!这也叫“进藏”,哪怕是去淘生。以前我已经习惯于把“进藏”赋予了更多的玩家含义。今晚天气突变,下起了小雨,虫草(张志辉)叹道:“老天总是‘眷顾’命苦之人!”。我们三人决定削发为誓,不管以后的路途如何艰辛,也要坚持走完外转之路。

6月2日 晴

昨夜不知何时雨停了。做了一宿乱七八糟的梦。拂晓6点多,虫草叫醒大家,哗!今天是个大晴天,天上只飘着几朵云彩。本来我们是想搭7:30分到查理通的班车,但当我到调度室时,值班员说今天可能没有到查理通的班车,最好马上去赶刚开走的那辆去维西的班车。我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追了出去,瑞士军刀都跑出了鞘。
西汶艺术网
6:48分,维西班车上路。梅里雪山经过昨夜一番梳洗,更加明净秀美、雄伟壮丽。面茨姆面缠一丝云彩,玉面娇羞,美丽无比;卡瓦格博丰朗神骏、伟岸雄壮。8:32分,车子到了海拔2175米的云岭乡。9点正,我们的目的地到了——海拔1905米的羊咱大桥。羊咱是康巴语的译音,“羊”是“山”,“咱”是“下”,意思就是“山脚下”。桥下就是水流湍急的澜沧江。从此我们将以我们的双脚丈量这条据说有700多年历史的转经路。

在中甸的一家商店里,我、达娃、虫草都称过自己的背包,分别是23、5公斤、21公斤和26公斤。背起背包踏上桥,就看见桥那一头有两位年轻女子在等待着我们,我先以为是要与我们结伴同行的汉族转山客,后来才知她们是香港中国探险协会的工作人员,专门在这里设站点救助那些需要帮助的转山人,并做有关资料的统计。在桥头的小木屋里,我意外地邂逅了云南省地理研究所副所长兼香港中国探险协会民族文化与自然保护中心主任的张帆老师。以前听过他的一堂课,他说他们在这里做今年转山人的调查统计工作,并为转山人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跟他聊了约20多分钟后,我们就启程上路了。9:35分,当我们沿桥的左侧行进时,张帆老师叫住了我,他告诉我转经的藏民一般是从右侧的山道走的,后来他怕我固执,又派了一名工作人员追上我们进一步明确转山的道路。为此我非常感激。后来知道从永支走也行得通,但藏民们都习惯于从羊咱的支信塘为转经的起始站。

天气炎热,走了半小时后,我们终于赶上了一队转山的藏族,一男三女,男的叫扎西平措,年轻女孩叫央宗卓玛,另一个叫斯那永追的是平措的妻子,在其身边的那个藏族妇女叫尼庸卓玛,她是央宗的姑妈。11:12分,我们到达了海拔2435米的永久村。“永”者公牛,“久”者跑失,永久是“公牛跑失”的意思。我们跟着平措走进一位叫百根的藏族大叔家,百根大叔用梅子酒、酥油茶、奶渣、粉丝肥肉和荞饼招待我们。12:10分告别百根大叔我们继续上路。13:10分,在一棵大野梨树下,我们又追上一大队转经的藏族,其中一个好象在哪里见过的藏族中年男子热情地与我打招呼,我本能地应声道:“喔!又是你。”后来仔细回想终于明白他是前不久我在昆明的一家户外用品店碰到的那个藏族,名字叫次仁龙布。他们这个转经队伍有21人,妇女居多。短暂的休息过后,藏民们又继续上路了,行进速度很快,而平措的那支小队伍早就没了踪影。

天气实在太热,让人担心这样负重爬山又无遮荫会不会中暑。14:35分,我和达娃到达一个两叉路口,海拔3125米,等待滞后的虫草。SUUNTO手表的气温读数是摄氏31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3 4 5 6 7 8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