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最美的雪山——梅里

[2007/8/1]
[img]uploadpic/20078/20078141257421.jpg[/img]

梅里雪山又称雪山太子,当地藏民视为“神山”,位于德钦县东北约10公里的横断山脉中段。最近一次的中国十大名山选拔结果中,梅里雪山也占了一席。每个去过的人回来都说,那里是让人心灵得到净化的地方。

昨日,香格里拉,青年旅行社一行七人,不期而遇,结伴同行。一路,舟车劳顿,到了西当村。清脆的铃铛声乘风飘来,隐隐约约,马帮来了。大家开心地叫着,找自己喜欢的马。正当大家迫不及待之时,马帮帮主制止住了大伙,掏出一沓纸片,每人一张,抽签选马,按号就骑。我骑的马叫金花,既听话,又乖巧,用不着马主的吆喝,走得稳稳当当。马主是位大嫂,叫卓玛永宗,卓玛在藏语中是“美丽”的意思。很多藏族姑娘真的很漂亮,她们的漂亮在于她们的眼睛,看人的眼神,定定的,一脸的信赖。于是,在定定的目光下,我们出发了,穿过原始森林,前往雨崩村。

眼下,是澜沧江,千迂百回,丝带一样,缠住了白马雪山。

马队停下了,他们只能送我们到“说拉拉卡丫口”,从丫口下去,就是雨崩村了。我买了壶酥油茶,大伙儿喝着,道声珍重,与马帮告了别。
西汶艺术网
不久,雨崩村到了。雨崩村分上、下两村。上村,有五六户人家,其中就有梅里客栈,10元一床位。下村也不大,十多户人家。私下建议驴友住雨崩上村,去神瀑或去大本营都方便,客栈会帮忙做饭,不像下村,要想吃顿饱饭,还得自己动手。

“来啦!尖椒腊肉!”很快就上来了一道菜。静闻,淡淡的烟香扑面而来,细嚼,香味越发浓郁了,在口腔里缓缓漫开,我就像一个才知道看事物的孩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紧了火腿。土鸡野菜汤上来了!打开盖,细闻香,香味冲过鼻孔,直奔脑门,口水早已失控。

清风轻,雪水净,一派歌舞升平。这里,梅里峰下,一切都是原生的,一切都是自然的,不施一分白,不添一分黛。云慢慢散了,梅里峰露出了大半个脸,洁白,明净。旁边,是五虎峰,梅里峰的五个随从。终于,梅里峰揭开了最后的面纱,阳光下,向我们展示了诱人的躯体,从容,平静。就这样,失魂于山前,迷失在雪径。

一路,大家相互扶着。雪,深可没膝,雪下又有暗流,融化的雪水汇成了溪,从雪底下暗暗穿过。终于,爬上了一座山坡。怎么下雨了?听见上头有人欢呼,高叫,原来,神瀑到了。

神瀑,乍一看,一点都不神奇,没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神采,更没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气韵。神瀑的神就在于,如果你做孽太多,在转圈的过程中,神瀑就会突然断流,一滴水也不流下,让你无法沐浴雨露的恩惠。一行人中,只有我穿了冲锋衣,冲锋裤,于是承担起汲水的任务。刚到山崖下,水就劈头盖脸地扑下来,打在身上啪啪地响,我心中一阵欣慰,还好,今生没做什么亏心事。

天有些暗了,一行人匆匆往回赶。想不到我的腿伤又犯了,前几天在大理,爬苍山冲顶时受的伤,膝盖里的经络和软组织受了损伤,双腿只能向上爬,不能往下走。宁,见我不行了,就一直伴着我。他身上背负了太多东西,无法再搀扶我了。大家走远了,天地下静了,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了我和宁。时间像是静止了,空气也是凝固了,只听见心在扑扑地跳,口在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我一步步往下挪,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坚持到家。天,全黑了,前面亮起了灯,七零八落的,啊,雨崩下村到了。我和宁坐在木桥上,静听着泉水声,歇着脚,心也平和了下来。一藏民,背着柴火,从旁经过,“辛苦了!”一声问候,一脸笑意。我忙起身,作个揖,答道:“多汽!”(藏语意为:辛苦了!)。征服太子峰,将太子峰踩在脚下,也许是某些人的梦寐以求,但在藏民眼里却是对整个梅里雪山的亵渎,所以他们非常痛恨人类去攀登梅里雪山,但藏民却乐意我们去参拜梅里峰下的神瀑,毕竟我们和藏民一样,也是一路的虔诚。还好,政府现在已明文规定,禁止攀登梅里雪山,于是雪山神圣依旧。

远处,灯火在晃动,有人在等我们。心一热,泪已流。都说,好男儿流血不流泪,在这寂静的夜里,我的眼泪幸福地流着,痛快淋漓。于是,脚步不再迷离,目光更加坚定,向着跃动的灯火前进。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