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中国古代的宇宙理论

[作者:陈美东]  [2007/8/3]
到西汉末年,随着运动相对性原理的阐明,地动说得到了很大的进步。《春秋纬·运斗枢》指出:“地动则见于天象”,就是认为地动可以从有关天象的变化中反映出来,也就是把有关天象的变化看作是地动的结果。《河图·括地象》指出:“地右动起于毕”,这似乎只是尸佼的话的简单重复,其实不然,它已经屏弃了所谓天动的说法,把太阳在恒星间周年视运动完全归因于地动的结果。这些论述都隐含着关于运动相对性的重要观念。而对这一观念作了最精彩的论述的,要算《尚书纬·考灵曜》,它以具体形象的譬喻,“人在大舟中,闭牖而坐,舟行不觉也”,来说明为什么“地恒动不止,而人不知”的道理,为地动说提供了简明的思辨性说明。有趣的是,哥白尼在论证地球运动的理论时,也曾引用了和它相类似的比喻。

《尚书纬·考灵曜》还用地动的观点说明太阳在一周年中视高度变化的现象。它指出:“地有四游,冬至地上北而西三万里,夏至地上南而东三万里,春秋二分其中矣。”对这现象的另一种解释是以太阳本身在运动作为基本点的:冬至时,太阳走到极南,而后沿黄道日渐往北向东游动到黄赤道的交点春分;夏至时,太阳走到极北,此后沿黄道日渐往南向西移动到黄赤道的另一交点秋分。《考灵曜》正是从运动相对性的原理出发,认为冬至时地游到极北,而后日渐往南向西游动到“中”点春分;而夏至时地游到极南,此后日渐往北向东游到另一个“中”点秋分。这恰和传统的说法南北易位,东西反向。虽然《考灵曜》并未讲明从春分到夏至、从秋分到冬至地游的情况,但它已明言“地有四游”,所以在这两个区间的地游状况是不言而喻的。总的说来,它和日行黄道的传统看法相反,似乎隐含着地是沿黄道运动的思想,但终未点明,没有形成明确的概念。其中关于“三万里”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不过,它把一周年中太阳视高度的变化看作是“地有四游”的结果,这一思想是十分明确的,是十分可贵的。

关于恒星周日视运动和地球自转之间关系的明确无误的论述,见于宋代张载的《正蒙·参两篇》。他指出:“恒星所以为昼夜者,直以地气乘机左旋于中。”他把昼夜交替现象和恒星自东向西的右旋运动看作是地球自身从西向东左旋的直接结果。这是我国古代地动说最精辟的论述和最科学的应用之一。

地动说在我国古代为不少人所接受。虽然它的论证是思辨性的、初步的,但它比托勒玫的地心说关于地球在宇宙中心静止不动的观点要高明得多。
西汶艺术网
关于宇宙无限性的辩证论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早在战国时期,关于宇宙时空无限性的朴素观点,已经为社会上许多人所承认。尸佼曾说过:“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61                                                                                       (《尸子》)就是说“宇”是指东、南、西、北、上、下六个方向,“宙”包括过去、现在、将来的时间。但是尸佼的定义对时空是否存在界限、开端或终点的问题,没有作出明确的回答。而和尸佼同一时期出现的《墨经》的见解却进了一步。它认为“宇”包括所有不同的场所(“宇,弥异所也”),“宙”包括所有不同的时代(“久,弥异时也”,这里的“久”同“宙”),这样,宇宙就包括了所有不同的空间和时间,包含了无限时空的初步认识。《墨经》还指出,物体在空间移动(“宇域徙”),必定经历一定的空间和时间(“说在长宇久”),并且空间位置的变迁是和时间的流逝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宇徙久”)。这些论述把空间和时间统一于物质的运动之中,是时空之间辩证统一关系的精采论述。也就在战国时期出现的《庄子·逍遥游》中,记载着关于空间无限性的明确观念,认为天是“远而无所至极”的。在《庄子·齐物篇》里对于时间的无限性问题也有朴素的认识。从尸佼、《墨经》、《庄子》的有关论述可知,战国时期人们对于宇宙无限性的认识固然是可贵的,但是还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

关于空间无限性的思想,到东汉有了重大的发展。经王充(27—约97)、黄宪、郄萌(约公元一到二世纪)、张衡等人的探讨,逐步达到了那个时期认识的高峰。王充在《论衡》中认为“天去人高远,其气莽苍无端末”,明确提出了在无限的宇宙空间都有“气”的存在的思想,这和我们现今所认识的星际空间物质的存在有相似之处。黄宪在《天文》中认为日月星辰只是活动在有限空间里的天体,天却在这有限的空间之外(“天外也,日月内也”)。他又认为天也有一个边界(“外则以太虚为涯”),在这边界外面是一个虚无的无边无垠的空间(“同归于虚,虚则无涯”)。这就把整个宇宙同有一定边界的天区别开来。张衡在《灵宪》中也表达了相类似的思想,他认为天有一个椭圆形的边界,但是张衡并不认为这就是宇宙的边沿,相反,他认为“宇之表无极,宙之端无穷”,明确地表述了宇宙在空间和时间上都是无穷无尽的思想。然而,张衡给出的天球半径和日月星辰附丽于天球的看法,却妨碍人们对宇宙真正无限性的认识。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